撩男神我是专业的小说沐泽凯金小屋目录阅读

就这样?他原以为她会趁机敲诈一笔横财了,要么是名分要么是底盘,可是才这么一点条件,她确定她知道他的底细?他可是窦家的太子爷!

就这样,如果你想送我一盒棒棒糖,我不会介意的,顺便跟你说一声,我喜欢草莓味的。她说着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开始上电池和记忆卡,好几千块钱买的了。

送你一箱草莓味的都行。不过是**,他在心里加上这几个字,突然觉得这丫头有点意思。

那赶紧赔钱吧!

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两三千塞给她:酒钱还有装潢应该都够了,照片可以删掉了吗?

放心,我出门就删掉。留着,她也没用啊!男人,看她们家娇娇就够了。

他点头,算是暂时相信她,走出门时,他突然回了一下头说:忘了告诉你,我叫窦亦繁,我还会再来的。

小屋怕他?一句:欢迎下次光临。把人打发掉了。

赵先生看到她拿着钱走出来,有些惊讶:大小姐,你是怎么解决的?

秘密,还有我们家没有二小姐,所以不用叫我大小姐,这会给我一种,我有个挂掉的妹妹的感觉。她下巴微扬,拍人裸照这种事说出来就没人崇拜她了,她喜欢被人崇拜的感觉,嗷嗷嗷!

赵先生瀑布汗:那叫什么?

小屋姐姐。她甜甜一笑。

小屋姐姐?赵先生吐血不止,一个小屁孩居然让他叫姐姐。

乖!好好干,姐先走了,想念姐吧!姐不是个传说。小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把钱塞过去,迈开步子很快走了出去,她不喜欢如此嘈杂的地方。

赵先生:

累了一天,终于回到了家,兴冲冲的往楼上跑去,拍着沐泽凯的门喊:娇娇,我回来了!

沐妈妈听到声音,从旁边的一间房里走出来,对小屋道:你哥哥回来后,换了件衣服就出去了,说是出门约会了,晚上不在家吃饭。

妈,您知道是哪间餐厅不?

说在什么豪餐厅。她上楼时碰见沐泽凯正在打电话,隐约听见了这么一句。

一定是鲜豪餐厅,妈我也不在家吃饭了啊!小屋说完进自己屋里去拿了一点东西放在包里后,也跑了出去。

望着小屋的背影,沐妈妈慈爱的笑了笑:这孩子,这么大的还粘她哥哥。

事实上她倒是乐见其成的,如果小屋能嫁给泽凯,那三黄街交给小屋就没有问题了,要是小屋不能嫁进沐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切还有很多未知之数。

落地窗前,沐泽凯正和一美女坐在桌前手拉手,他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美女:有没有人说过你长的像林志玲一样漂亮。特别是这双眼睛,大而有神,这世上怎么有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了?

女孩腼腆的微微红了脸:泽凯,你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你真可爱。沐泽凯笑了笑。

远远的小屋站在远处,看着他明朗的笑容,他笑了,可是沐泽凯从来就没对她金小屋笑过,他对其他女人都是大方的,优雅温柔或者嘴甜如蜜,可是每每对着她金小屋,他有的永远只是纸张臭脸。

她喜欢他的笑容,但不喜欢他为别人笑。

所以她要破坏掉这个笑容,小屋走进厕所,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睡衣,迅速开始做准备,脱掉自己身上的小背心和小热裤,卷成一团绑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后套上一件宽松的睡衣,长发放下来,这个样子还不错,小屋扶着肚子除了厕所,成效不是一般的好,餐厅里不远是员工还是客人,只要是正在走路的,以上她都自动让开,谁都怕撞到孕妇啊!

小屋笑眯眯的走到桌边,望着正在聊天的那对情侣道:小姐不好意思,你手里牵着的是我的老公。

沐泽凯下一秒笑不出了,他很怨念的看向小屋:你来做什么?

来看我老公偷人啊!小屋夺过他手里的叉子,叉了一点他盘里的牛排来吃,眉目舒张开来:味道不错,七分熟的牛排,比你三年前带我来的时候好吃。

你那个美女听见她的话,小脸顿时白成一片,指着小屋的大肚子责问沐泽凯:你老婆都有孩子了,你还来找我?

沐泽凯连忙站起身来解释:亲爱的,别听她瞎说,她脑子有病。整天幻想自己是我老婆,她就是我们家的养女。

是么?一句养女想推得干干净净,小屋一把拉过他的脸来,倾斜着身子就吻了上去,他的嘴唇很湿润,因为刚刚喝了酒的关系,还残留着葡萄酒的香味。真甜了,她忍不住的撬开他的牙关与之翻搅在一起。

沐泽凯一惊之下本来想推开的,可是她的双手纠缠上了他的脖子,死死的抱住就是不放开,而且她那毫无技巧的吻发青涩的竟然叫人难以抵抗,再加上她热情如火,沐泽凯一不小心就被她给吻的七荤八素了,呼吸声也随着她大胆的亲吻而变得浑浊起来,等他们两终于能分开,他身边的那个美女早就不知踪影了,而她该死了的又坏了他的好事,看着面前因为刚刚的吻而变得面色红润,嘴唇饱满欲滴的小女子,他气急败坏的轻轻推开她:你满意了?

娇娇,承认你刚才也很享受有什么关系了?她撅着小嘴,那摸样像一只刚刚偷腥成功的小猫。

沐泽凯的脸微微红了起来,他避开脸,语气也跟着冷下来:以后别玩这样的把戏了,再有下次,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赶出沐家。

是吗?可是你爸妈答应以后让我嫁给你的。说着她用手做了一个开枪的表情,直指他的心口,她要是有一只枪,里面不要放子弹,而是放进她满满的爱,然后射进他的心窝,她有时候真的想把他的心扒开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做的,如此冷血。

休想,对了你的肚子,下次装孕妇时把肚子绑结实些,里头的东西快掉下来了。他说完,徒留肚子上的那包衣服已经快要掉到大腿上的傻妞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面无表情的直接走掉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