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王无道心难愈齐蓝沁牧亭煜小说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而此时的齐蓝沁举步维艰,却没放弃,一路走出王府。

王府外并不属于夜市,街道格外冷清。

夜色浓的似化不开的墨,上弦月也在飘荡的云层里时隐时现,地上逶迤的影子叠在血痕上,若有似无。

几个小混混从后面盯上了齐蓝沁,远远瞧着身量像是一个小娘子,他们色眯眯地上前拦住了她。

“你们是?”

“鬼啊!”她抬起头的瞬间,月亮刚好出现,清冷的月光打到她脸上,只能看清一团森森血肉,吓得小混混们撒腿就跑。

齐蓝沁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已无悲无喜。

抬眼看见不远处门口挂着灯笼的齐记商铺,她强打起精神快走几步,上前拍门。

小伙计骂骂咧咧地过来开门,看见她这个样子也吓了一跳,骂道:“哪里来的叫花子,快滚!”

她跻身上前挡住了他关门的动作,虚弱地道:“是我,二小姐……”

说完,天昏地暗。

王府内,烛火高燃,一众人却噤若寒蝉。

牧亭煜拿着从齐蓝沁房里找出的药丸,太医方才已经查验,确有解毒的功效。他还是有些不敢给自己的儿子吃,生怕这个女人留了一手害人。

斟酌了半晌,屋内有人喊说世子又吐血了,他这才下定决心,掰下一块打算自己尝尝。

孟兰雨见状忙劝:“王爷不要,万一那女人在里面下了毒,您岂不是被害了!”

牧亭煜捏着手里的一小块药丸,心下一沉:“无妨。”说着就吃了进去。

这味道……

他睁大双眼,不信邪,又掰了一块放进口中。

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骤然间,他神思清明,应和了心中猜想,将药丸塞到太医手上:“喂给世子!”然后自己站起身来,往门口跑去。

府门口把守的家丁不解地看着他跑来,待他张口问王妃去哪儿了,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王妃?”

牧亭煜紧了紧双拳,压抑着不安,又道:“就是刚才,浑身是血的那个女人。”

两人讷讷地指了指东边,见自家王爷像一阵旋风般离开,才相视一眼:“原来刚才那个是王妃啊……”

她的娘家,齐记的商铺就在城东。

牧亭煜一心想要找到齐蓝沁,却忘记骑马出府,路上也没有牵马的人,他只能一路狂奔。

跑到齐记商铺,他挥着拳头砸门,小伙计不耐烦,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街,隔着门喊:“打烊了打烊了!”

“开门!!”他狂声怒吼,如一头雄狮。

小伙计这下更不想给他开门了,转身回去睡觉了。

他拳打脚踢了半晌,见果真无人开门,气急败坏地原路返回,打算带着府兵来要人。

待王府兵士团团围住齐记商铺的时候,牧亭煜一声令下,众人强行闯开了大门。

齐蓝沁顾不得痛,连连摇头,泪眼婆娑:“不是的,妾身属实冤枉!欢儿是妾身的外甥,姐姐在时我便视他如己出,而今我嫁入王府,就是为了继承姐姐的遗愿,将欢儿照顾成人啊……王爷明鉴!”

牧亭煜想到她在当初总是被亡妻接到府中陪小世子玩,她那种关心不像是假的。可毕竟也不是她自己的亲生骨肉,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个女人的心肠究竟有多狠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