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给我按头谈恋爱谢垣朗季葶小说全文全章节阅读

季葶一路走到目的地,明明没有淋雨,身上却有些迷蒙的湿润之意,绸缎似的长发被水汽熏软了几分,柔软的趴在肩头,勾勒着她秀气温婉的侧颜。

苏湘阁是百年老店,这儿的月影桂花糕和青莲茶心酥最为出名,也是外来客最喜点的两样,季葶是金陵人士,这种甜酥的糕点自小便吃到大,没什么出奇,不像姑姑常年奔赴海外,甚少回乡,故而对这些江南特产极为的惦念。

今日的天气不好,时候也还尚早,来的客人不多,收银台前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哥正在为客人打包着最后一份的糕点,动作细致而又周到,她不好出声打扰就在店里随便逛了逛。

可能是为了映衬江南水乡的这份宁静淡泊的诗意,又或者是想从侧面传达出一份历史悠久的史韵,糕点铺是典型的水乡建筑。

外面远看白墙青瓦,雕栏玉栋,内里亦是古风古韵,盛放糕点的具用了木质的托盘,有几个店内的招牌还用蒸笼似的雕花六角盘托着,放在了较为突兀的地方,隔挡的玻璃不知用什么手艺,统一在右上角花了各个糕点的简笔画,小巧而又精致,看着就让人觉得稀奇。

不光是玻璃上刻下了印记,就连内阁间的帷帐上也印了彩色的图案,招牌的糕点花样和店名铺陈了大半个地方,颜色鲜艳而又浓烈,是这间铺子里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帷帐不长,从门框上方垂落,不过掩住了二分之一的景致,墙边还挂着“闲人免进”的竹木牌,隐约可以听到里面的脚步声,季葶猜测应当是糕点师傅在忙碌着,能够屹立百年的老店必然有自己的独特工艺,轻易不会示给外人,出于尊重她没有继续窥探。

门前的铃铛发出叮铃当啷的细响,最后一位客人也已经转身离开,季葶的步子一顿,然后转了方向走回来。

“您好,我来取季悯女士昨日在这预定的糕点。”

收银台的小哥本在低头发送着信息,乍然听到她的话有些没反应过来,眼神有些迷茫的想了片刻,方才“唔~”了一声,“你是季女士的侄女?”

季葶点了点头,翻出手机里的订单截图给他。

男孩有些倦怠的掀了掀眼皮,轻扫了一眼,他的眼底下有点些微发青,好似昨晚睡得有些不大好,就连说话声都有些有气无力的,平添了许多乳糯的意味。

“稍等一下。”他轻声说着,推开身侧的木制挡板,走了出去。

因为经常有老顾客来预定糕点,店内专门腾出一个木架,用来放这些需要按时来取的订单,就在收银台的后侧方。

男子在架子上一排排翻找,季葶也不着急,默默的等着。

这个看店的小哥看着年纪不大,也就十八九岁的光景,脸上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声音也是清洌洌的,听着很是干净。

他穿着浅灰色的中式店服,衣襟处却用墨线勾勒,衣角整洁却不大服贴,好似偷穿了大人的衣服,有些松松垮垮,腰间的黑带束缚之下露出明显的褶皱,再配上那张瓷白困倦的脸,单薄的少年感扑面而来。

她今日的运气好似格外的好,遇见的男子都是气质不凡,嗓音独特之人。

回去若是同夏梓柯细说,那个声控怕是要后悔没出来了……

季葶暗暗的想着,桌上的手机震动声起,在静谧的空气中显得尤其突兀,季葶下意识将视线移落其上。

谢……

“看这天气……我再给你找个袋子装下吧……”

少年不知何时已经转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纸袋轻悄悄的放在了桌上,位置贴着一旁的电脑,恰好掩住了夹在其中的手机屏幕。

季葶眼睛一眨,目光已然落在了糕点上。

包装很是精美,里面的糕点分明别类,摆放整齐,外侧的包装袋子如同礼盒,正面还用艺术字绘出“苏湘阁”的字样,简单而又大气。

唯一不好的可能就是纸制的外盒遇水则皱,容易浸染到里面的糕点,少年显然也想到这一点,从柜中又抽出一个塑料袋子,认真的套上之后还细心的打了个结。

“欢迎下次光临。”他笑着说着客套话。

季葶眼睛一弯,露出个礼貌的笑来,“谢谢,有空会来的。”

外面的雨仍是在缠绵悱恻的下着,季葶推门离开之时,眼光扫过一侧的格子折伞。

明明刚才还见过个一模一样的,怎得刚才环视一圈,都没看到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

季葶心里滑过一丝狐疑,只当是个巧合,拎着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

店里又恢复了宁静,少年人将方才新收的零钱放好,眼睛淡淡的瞥到一旁屏幕仍在发亮的手机界面上,已是懒得拿起来打字,直接对着里间喊道,“垣朗哥,东西还没找到吗?”

里间并没有人回话,好似没有听到他的问话,少年等了片刻,正想着要不要进去帮忙之时,帷帐被人倏然掀起,露出一张润玉温和的脸来。

“你哥哥把东西倒是藏得紧。”话语中带着打趣,声音却是清凉无波,淡淡的,好似殿中的糕点,看着朴实无华,细品却齿间留香,多了丝缱绻之意。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巴掌一般的大,颜色又是低调的绛紫色,放在稍暗的地方就会显得极为不显眼,也难怪他找了半天。

少年笑了笑,有些不大好意思解释道,“店里人来人往的,放在前台不安全,我就藏的隐蔽了些。”

谢垣朗不置可否,将东西放在了口袋里,慢慢的走了过来,“刚才店里来了人?”

少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门外一眼,门庭空落,已不见佳人踪影。

他的语气不由带了些惋惜,“还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呢~可惜你没看到。”

谢垣朗被他的语气给逗笑了,“看到了又能如何?”

“搭讪,问姓名,要微信,谈天说地,日久生情。”少年的话说的极快,简直如同一条龙服务似的,把步骤安排的明明白白。

谢垣朗知道他在开玩笑,倒也不当真,只是看着他困倦的都变成双眼皮的眉眼,问道,“昨日熬夜了?”

说到这个问题,齐钰神色就有些恹,“之前忙着军训,也没时间录音,昨晚趁着回家的功夫,紧赶慢赶的把干音交了上去,睡觉的时候都凌晨三点了……”

话刚说完,就又困倦的打了个呵欠。

“这么着急?”谢垣朗有些意外,“后期那边催你了?”

齐钰摇摇头,神色又是疲累又是欣喜的,两种表情交织在一起,颇有些奇怪。

“这倒没有,不过快到娓娓幻音的十周年庆了,社团在筹备新剧回馈粉丝,我就想着把之前落下的剧赶尽配完,省的堆在一起累心。”

谢垣朗的神色有些恍然,眼前有种白驹过隙的流逝感,“十周年了……倒也是快。”

齐钰似想到了什么,眼神晶亮了起来,兴奋道,“垣朗哥,这么有意义的日子,你不如回来撑下场子?你若是接新,得让多少粉丝激动到尖叫,场面一定很热闹!”

谢垣朗想到自己已经两年未登的账号,“镇场子可以,接新就算了。”

“为什么?”齐钰有些想不明白,“你之前退圈的理由都被解决了,如今也算有了些空闲,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说要就不要,你这也太随心所欲,淡泊名利了吧。”

齐钰有些不忿,他年纪小,如今刚上大一,当初入圈就是受谢垣朗影响,心里一直把他的声音当神一样的存在,可是两年前谢垣朗说退圈后,就直接拖泥不带水的无影无踪,齐钰虽然知晓内情,却难免感到惋惜。

如今看他解决了一直以来的棘手事,自然是想撺掇着让他再回声优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