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万年是你白景思容凌全章节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小说名叫《一眼万年是你》,是白景思容凌为主角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一眼万年是你》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剧情引人入胜。简介:赛车道的尽头,是万丈悬崖,车根本停不下来。 “不要再加速了,你这样下去,会死的!”他冲着她咆哮:“住手,住手,快停下来……” 可一旁的白景思,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仿佛变成了冰冷的机器。 生理性的泪水从他的眼角溢了出来。

《一眼万年是你》精彩试读:

这个老女人,根本不是来赛车的,她就是来带着自己自杀的。

她这是在报复他让她离婚!

很快,他连胡思乱想的心思都没有了,只听到自己的车子“哐哐当当”要散架的声音,还有烧焦的味道,烟味……

然后,他只觉自己的身体跟着车子巅震起来,五脏六腑也搅动了起来,胃里翻江倒海,头昏耳鸣……

众人只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公路上飞驰,因为速度太快,拉出一道道重影,还冒着黑烟。

正在监测比赛的人目瞪口呆,喃喃自语。

“这车是失控了吧?”

“好像要自燃起来了。”

“这条魔鬼车道上,又将多两个魂。”

“……”

小吴爷已经在终点等着了。

他将车停在一旁,打亮车灯,为那个女人照亮。

夜晚,这种路段,视野太重要了,一个盲视,就有极大的可能会要人命。

他抬腕,看了下手表,突然听到“呜呜”的一声音,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到那辆半旧的跑车已经来了。

比他预想的要早。

可下一秒,他的表情从诧异变成了惊骇,人也不自觉地车盖上站了起来。

那是一辆失控的,崩坏的,冒着烟雾的跑车,正以在这个路段上,他从未见过的高速冲来。

他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车子出事故了。

他想做点什么,但时间太短,一切发生得太快,他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车子已经从他旁边的车道上飞了出去,直向悬岸外。

车内,傅嘉逸只觉一切都静止了,他只看到车窗外,一轮圆月高高地挂在前方的天空上。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砰!”

“哐当!”

“……”

一阵撞击,他的身体也跟着一颤,却见白景思冲着他一笑。

这一笑,带着几分讥诮,却璀璨艳丽,夺人心魄。

下一秒,只见她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这才反应过来,车子没有飞出悬崖。

小吴爷站在原地,看着车头超出悬岸的车上,一个光着脚的女人下车来,酒红色的裙裾纷飞,风吹乱她的齐肩长发,车灯照在她白皙的面孔上,她的双眸宛如夜空星辰。

这一幕,一直铭刻在他的脑海,成为他这一生里,最惊艳的记忆。

他的目光,由震惊,渐渐转为崇拜。

他输了。

白景思跑完全程的时间,比他短五十多秒,但距离,却比多了五十多公分,那是车子超出悬崖的部分。

做到她这样,还活在这个世上的赛车手,他知道的,只剩她了。

她不仅车技胜他一筹,勇气,更是远胜于他。

她敢拿命去拼,而他,不敢。

“哐当!”

车门推开,傅嘉逸从车上摔下来,一阵呕吐,眼泪都出来了。

这时,四五辆车开来,纷纷停下。

大家看看停在悬崖上的车,又看看女人,看看小吴爷,看看傅嘉逸。

“我输了!”小吴爷开口承认,心服口服。

他看了眼傅嘉逸,向白景思:“我说话算话。”不会再找傅嘉逸的麻烦。

“嗯。”她向他点点头。

他上了车,开着车离开。

他的那些朋友们,也都纷纷上了车,开着车跟上他。

等他们走了,剩下了三五人拥了过来,围着白景思和傅嘉逸,欢呼雀跃。

“姐姐,你好厉害,我太崇拜你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攀云峰的车神了。”

“最美的车神,唯一的女车神!”

“……”

这些人都是傅嘉逸的朋友,十八九岁,最大的,也才刚刚二十,她对着这群小朋友笑笑。

傅嘉逸已经缓过来,心情复杂地看着她,更多的是感激。

“我没想到,你为了我,会这么拼命……”他可是逼着她离婚的小混蛋啊。

他坐在车上,很清楚她是用怎样亡命的方式在赛车的。

“拼命?”她嫣然一笑。

是了。

她能够胜过那个小吴爷,的确是因为现在的她,不怕死,因为她本来就要死了。

她的笑容里藏着一抹苦涩无奈。

这一场,她拼命赢了。

可她的人生,无论她怎么拼命,终究,无能为力。

她眼睫轻眨,掩去神色间的酸涩:“不是要庆祝生日吗?走啊!”

众人欢呼着,要去好好床祝一番。

凌容半夜才回到家里,第一时间就是去卧室找人,见床上空荡荡的,心里倏地一空。

他里里外外找了个遍,没有看到人,心里烦躁汹涌。

疲劳了一天,他竟然一点睡意都没了,点了只烟,坐在沙发上抽着。

白景思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她推开门,就看到容凌坐在沙发上,客厅里只开了照明壁灯,一片昏暗,他穿着黑衬衫,大半身影掩在昏暗里,周围烟雾缭绕,更显得昏暗阴郁。

她愣了一下,进门,换鞋。

容凌起身,转过身来,看着玄关处的女人,心下松了一口气,脸上的怒意却不减。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她一向都准点回家,以前工作很忙,都是带到家里来加班的。

“朋友聚会,结束得比较晚。”她简单地解释了下。

他的薄唇一下子抿紧,又动了动,想要问“什么朋友?”

但没有问出来。

他知道,她的生活里只有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有了大半夜都要陪着欢聚的“朋友”?

白景思今天累极了,见他没说话,拖着疲惫的身体,从他身边走过,往卧室去。

他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夹杂着烟味,伴着香水味,有些浓烈。

他想说点什么,却觉得有些无法开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进了卧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