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帝后玄旭蜀绣完结版小说全章节阅读

《契约帝后》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玄旭蜀绣,《契约帝后》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之后两个多月,玄旭和蜀绣像是约好了似得,谁也不理谁。玄旭再也没踏入过皖秀宫,却一有时间都往玉芙宫跑,虽从不留宿,却也每次都很晚才走。蜀绣也忙着研究清安方丈给的玉石和怀化大将军给的玉简,根本没空理他。

《契约帝后》精彩试读:

宫人都议论纷纷,都在传容贵嫔是彻底失宠了,就连茶茗在过了一段胆战心惊的日子之后发现自己的哥哥根本没有入宫,渐渐放下心来之后开始替她着急起来。

蜀绣却无动于衷,她与宫中的那些女人不同。对玄旭来讲,她是个极好的合作伙伴,只要还有利用价值,就不怕所谓的失宠,只是这段时间,穿越回现代的事情和给林闵怀犯案的事情让她纠结不已。

不知道是该先回云苍山找师父还是留在宫里把事情办了。

“娘娘,馨妃的禁足被解了。”正当她又在纠结的时候,沈嬷嬷突然来报。

“嗯?”蜀绣揉揉眉心,“三个月到了吗?算算时间不应该还差几日。”

“馨妃的胞兄,在前线立了战功,前几日回京受了封赏,陛下就顺便将馨妃的禁足提前几日解了。”沈嬷嬷道。

“胞兄?”她怎么没听过这一号人物。

“是的,名唤贺荣,之前一直在镇北军中历练,这次立了宫,就被召回京中,之后应该是不回去了。”沈嬷嬷道。

“他们赫家,倒是一个个都很有出息。”蜀绣的笑意,并没有渗入眼底。

“应该是镇国大将军与妾氏寒秋的子女,都很有出息。”沈嬷嬷道。

“此话何意。”

“镇国大将军自小与馨妃之母—韩秋,青梅竹马。”沈嬷嬷道,“可是韩秋身份低贱,是奴籍。赫老妇人生前以死相逼,才让镇国大将军取了太傅嫡女为夫人,韩秋为妾氏。”

“太傅嫡女?”蜀绣皱眉,“本宫怎么没听人说起过此人。”

“太傅嫡女本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女,说起来,以镇国大将军当时的身份,还是高攀了她。”沈嬷嬷摇摇头,像是极为惋惜,“起初还好,可惜赫老妇人死后,大将军和韩秋愈发过分,硬生生气的她大病一场,没多久就去了。”

“啊。”蜀绣有些惊讶,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害人这事果然也需要遗传。

“之后,赫桐想将韩秋扶为正妻,太傅在大殿上当场触柱,幸而太医将其救了回来,却也大病一场,告老还乡。”沈嬷嬷继续说道。

“可此事引得文官群起而怒之,静坐午门,许多将军也觉得多有不妥,之后大将军再没提过此事,可也不曾娶妻纳妾,偌大的将军府,只有韩秋一个妾氏。”

“呵,这赫桐对这韩秋还真是情深义重。”蜀绣冷笑,本应该是感人的爱情故事,可加上太傅嫡女这一条人命,却只能让人作呕。

“之后韩秋生下贺荣,又有了馨妃,地位愈加稳固,再将军府,除了名分,与嫡妻毫无二致。”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蜀绣摇摇头,不知道是在可惜谁。

“娘娘,你都闷了好几日了,如今天渐渐凉了,不如出去走走。”茶茗道,这段时间小姐不是和谨妃她们打麻将就是一个人看看书,很少出去走动,她都怕小姐把自己闷坏了。

“也好。”一眨眼,都快中秋了,时间过得真快,“走吧,碧荷亭坐坐。”

“好嘞。”见她愿意出门,茶茗连连点头。

如今夏末初秋,天气不再炎热了之后果然连心情都没有那么烦闷了。

“娘娘,听说过几日中秋节,帝都有中秋灯会,可热闹了。”茶茗充满了向往,她还是第一次不在云苍山上过中秋呢。

“那中秋我批你一日假,让叶丛带你出去转转。”蜀绣道。

“娘娘,你不一起去吗。”茶茗的手指搅啊搅的。

“不去,更何况没有陛下陪同,我怎么说也是后宫妃嫔,怎么能随意出宫。”蜀绣摇摇头,不过每年中秋她都会想起现代的日子,无所寄托的感觉会更加强烈,对她来说,不出宫也罢。

只是茶茗听了她这话,满脸纠结,显然是在中秋灯会和蜀绣中间摇摆不定。

最终握了握小手,有些大义凛然的道:“那我也不去了,这是第一次只有我们两人的中秋,我要陪着娘娘。”

蜀绣也不去劝她,反正中秋那日直接让叶丛来把她带出宫就行,只是心里依旧是暖暖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让她割舍不下,不放心的,就是茶茗了吧。

“娘娘,是馨妃和端嫔。”沈嬷嬷原本一直静静的跟在她身后,突然出声道。

“还真是。”茶茗一看,碧荷亭那边坐着的两人,道,“没想到禁足刚结束,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出来了。”

“她胞兄立下战功,受到封赏,正是得意的时候,当然要出来给满宫的人瞧瞧,她有多得意。”沈嬷嬷愤愤道。

“走吧,换个地方。”蜀绣见状扭头就要走。

只可惜,总有人跟狗鼻子一样,远远就发现了她,遣了宫人过来。

“容贵嫔,馨妃娘娘有请。”声音不大,语气却格外坚定。

蜀绣勾唇一笑,她今日本没心情对付她,但人家都送上门来了,她还没反应的话,就不是她的风格了。

“参见容贵嫔。”端嫔见她过来,虽然心不过情不愿,可还是向她行礼。

蜀绣素来与端嫔虽说不上有多好,但总归也没撕破脸皮,闻言笑笑道:“姐姐快起来。”

“妹妹今日怎么有心情来御花园散心,本宫可是听说你许久不曾出来了。”馨妃笑道。

蜀绣笑的比她还灿烂,道:“姐姐不也是三个月没出过宫门吗,妹妹比姐姐稍好一些,有时候想出来逛逛,也就出来了。”

馨妃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僵在那边,声音变得极为冷淡:“容贵嫔这是在嘲笑本宫?”

瞧瞧瞧瞧,蜀绣心里暗笑,刚刚还姐姐妹妹,这就容贵嫔了。

“姐姐这说的哪里话,您胞兄立下战功被陛下封赏,年方二十五就官拜正五品下宁远将军,前途不可限量,不知道羡煞多少人。”蜀绣这话倒是说的真心实意,如此年纪便封正五品,便是青洛开国以来也是少见。

“哼。”馨妃听见这话,面色稍霁,想着你就算是宰相嫡女不也照样要屈服在我家权势之下。

“不过……”蜀绣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馨妃道。

“盛极必衰,娘娘还是自己小心的好。”蜀绣笑的温和善良,还真心实意的带着一丝担忧,反倒搞得馨妃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她。

“哦对了,娘娘,这个丫头倒是机灵,不过甚是眼生,是顶了采菊的位置吧。”蜀绣不等她反应,继续道。

馨妃这次是真的气到浑身都在抖,采菊和奶娘的死对她来说是绕不过去的伤心事。旁人提都不敢提,她到好,句句都在往自己身上戳。

“你敢。”馨妃伸出一只纤纤玉指指着蜀绣,上面染了凤凰花汁,更显得白皙精致。

“娘娘息怒,小心气坏了身子。”端嫔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之前就劝馨妃不要把蜀绣招过来,可行她死活不听劝,说是要好好嘲笑她一番,这下可好,反被人家说的哑口无言。

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在今日陪馨妃出来,白白的遇上这种糟心事。

“娘娘,端嫔说的有理,您还是注意调养身子,不然您看您跟在陛下身边多年,怎么肚子都没个动静,肯定是气大伤身啊。”

馨妃真是恨毒了蜀绣,可偏偏越生气就越是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本就郁气结心,当场竟吐了一口血出来,身子摇摇欲坠,端嫔连忙去扶她一把。

这下子连蜀绣都被吓到了,自己才说了这几句,她就吐血了,怎么抗压能力那么差。完全没想到自己说的话对馨妃来说有多扎心。

“太医,快去宣太医。”端嫔急急的喊道,若是馨妃今日真的出了什么事,就怕大将军怪下来牵连自己。

“茶茗,你去给她瞧瞧。”蜀绣看着那些跑去找太医的宫人,皱了皱眉,这碧荷亭离太医院甚远,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想着若是因为自己害的馨妃出事,怕是赫桐会反应激烈,也是一桩麻烦事。

“是。”茶茗虽然千万个不愿意,但也知道事情轻重缓急。

谁知端嫔瞧她过来,皱眉呵斥道:“你干嘛。”

“茶茗精通医术,你若是今日不馨妃出事,就让她瞧瞧。”蜀绣皱眉。

“不用,自有太医。”端嫔断然拒绝。

“太医院离这里有多远你不是不清楚,等太医到了,馨妃是个什么情况,你敢担保吗。”蜀绣心里已经有了不耐烦,自己难得好心,端嫔竟然还推三阻四,完全没有想到如果没有她馨妃也不会吐血。

端嫔听到这话一愣,茶茗看准时机上去握住馨妃的手臂开始把脉。

不曾想,原本还虚弱至极的馨妃,竟然一只手猛地反握住茶茗的手臂,另一只手拔出头上的簪子狠狠的往她脸上划去。

这一变故谁都没有想到,便是蜀绣也被她刚刚的演技骗到了,等反应过来,茶茗的脸上已经是一片鲜血淋漓,上面皮肉向外翻起,馨妃这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