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世间妄图第17章无删减免费在线txt资源 他是世间妄图小说全文

嗯?

四年前,尉迟和她,男未婚女未嫁,他大可以直接娶回家,何必藏着掖着?鸢也说。

顾久理所当然地道:自然是因为尉家不接纳她,白清卿家世虽然清白,但和尉迟差太多了,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童话里好吧?

这么解释也合理,鸢也沉默片刻,然后嘲弄一笑:明知道家里不肯,还执意养着她,甚至让她生下孩子,果然是真爱。

那么真爱,尉迟为什么就是不肯同意离婚?非要她看着他们恩爱,他才觉得过瘾是吗?

胸口一阵缺氧的窒闷,鸢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吸入混了酒味烟味香水味的空气,越发不***,胸口闷闷的,有些想吐。

其实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忧虑,你和白清卿,尉家肯定选择你,据我推断,将来大概率是去母留子。顾久漫不经心地说。

鸢也默然,她想过这个可能性。

私生子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怎么说那都是尉迟的儿子,尉家的血脉,哪怕是喜欢她的尉父尉母,若是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也会动容的。

顾久眸光明亮,一针见血:那孩子给你养,你愿意吗?

我不知道。鸢也叹气,前几天对尉迟言辞凿凿地说绝不会帮别人养孩子,是气话居多,现在从现实出发,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她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青城人,顾久琢磨道,你外祖家不就是青城的,你可以让你外祖家帮你打听,他们肯定能挖出白清卿那四年去哪儿?

嫌我不够丢人吗?还惊动我外祖家。鸢也哧笑,起身。

顾久不乐意了:你怎么又要走?主题还开始呢?

鸢也挥挥手:去一趟医院,最近总闹恶心。

顾久眉毛高高挑起:别是怀孕了吧?那可太棒了,可以和白清卿正面刚了。

鸢也随手拿起一包纸巾丢向他:去你的。

去宁城之前鸢也就想去医院做个检查,怀疑是肠胃不好,要不然怎么会又犯恶心又腹部作痛?

只是没想到,刚进医院,就有人喊住了她:鸢也。

鸢也回头,看到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朝她走来。

当先的女人相貌清丽,面带微笑,长发在身后编成一根鱼骨辫,耳边各留一小缕微卷的发丝,打扮简单,不过很时尚,在枯闷的医院里倒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鸢也说:是你啊。

她关心地问:你来医院做什么?是身体有哪里不***吗?

我没事,鸢也态度淡淡,你还在上班吧?去忙吧,不用管我。

说着鸢也就要走,她却拉住她的手: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快告诉我你哪里不***,我带你去科室,我有熟人。

鸢也其实有点烦看到她,她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她看着更烦,更别提她现在的心情算不上多好,懒得跟她做戏,直接甩开手:我说了没事。

她身边的同事看不下去了:你怎么这样?鸯锦是关心你,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动手啊?

鸯锦拉住同事的手,示意她不要说了,但双眉微皱,瞧着好像是多么难过鸢也不领她的情。

同事当即为她打抱不平:当了尉家少夫人就是了不起,也不想想,要不是鸯锦让着你,你能嫁给尉大少吗?

鸢也本是不想跟她们在大庭广众下多说什么,抬步要走,可听到这句,她脚步一顿,微微偏头:她让着我?

这话是从何说起?

别的话她可以当成一阵风吹过就算,但是这件事

鸢也走到鸯锦面前,似笑非笑问:你跟你朋友说,尉迟原本要娶的人是你,你不要让给我,所以我才能嫁进尉家?

鸯锦脸色有些不自然,避开鸢也的眼神,推了推同事:瑞兰,科室里还忙,你快回去工作吧。

鸢也抬手一拦,不准她把人支开,唇边一晒:我刚下飞机是有些晕乎乎,但也没到意识不清的地步——我没记岔的话,你是姓宋吧?

宋鸯锦倏地抬起头,眼睛一闪而过一道锐利的光。

她们三个人围在医院大厅,其中两个相貌还十分出色,多少引起了一些路过的人的侧目。

尉迟走下电动扶梯时,看到的就是鸢也眉毛扬起,神情微诮,整个人写着桀骜不驯四个大字的样子。

虽然我叫鸢也,你叫鸯锦,名字听起来像姐妹,但姜家确确实实只有我一个女儿,当初尉家要娶的就是姜家大小姐,这件事跟你一个姓宋的有什么关系?

鸢也知道她跟她妈都属于脸皮比城墙厚的,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说得出尉家的婚事是她让给她这种话。

简直叹为观止。

宋鸯锦抿紧嘴唇,她是姓宋,但她最不愿意承认的也是自己姓宋,平时自我介绍时,总会故意忽略宋字,甚至浑水摸鱼说自己姓姜,所以大家都以为她是姜家大小姐,鸢也是姜家二小姐,鸢也能嫁尉迟,是她这个姜家大小姐让给她。

结果现在,鸢也当着她的同事的面,直接点出她的本姓,戳穿这一切。

鸢也其实知道她的心思,平时懒得跟她计较,谁叫她今天非要撞她的枪口。

姜鸢也,宋鸯锦不加上个姓,不明真相的人还真会以为她们是姐妹,都是姜家的女儿,可她凭什么让人这样误会?

她不管她是谁的女儿,将来会不会从宋鸯锦变成姜鸯锦,但她妈妈就只生了她一个,什么姐姐妹妹,她不认。

说起来我也应该叫你一声表姐,毕竟你妈是我爸的,鸢也盯着她的脸,慢慢吐出最后两个字,姐、姐。

宋鸯锦挤出个笑说:鸢也,我从来没有说过,你能嫁进尉家是我让着你

鸢也直接打断:那是当然,我能嫁给尉迟,是我妈妈和尉迟的妈妈的交情,这桩婚事是自我们小时候就早定下的。

宋鸯锦崩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讥讽道:是啊,姜家只有你一个女儿,宋家也只有我一个女儿,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本来可以有个弟弟的。

鸢也眸光一凝。

你有个好妈妈,临终前帮你把婚事定好,高嫁尉家,才让你这个杀人犯逃过罪责,也怪我没本事,非但保护不了我妈,还让我妈受那么大委屈,你但凡有一点人性,也不应该这么得意那可是血淋淋的一条人命!

杀人犯三个字,直接窜进鸢也心口,她那团火噗的一声直接烧到她的天灵盖,她猛地往前一步,将要说话,却有一双手将她的腰一揽,拥她入怀。

男人低下头看着她,温声问:怎么来医院?哪里不***?

鸢也有点诧异地看着尉迟,他怎么会在这里?

很快她想起来,那个孩子几天前就说身体不好,估计是住院了,他是来看他的。

但也太巧了,晋城那么多家医院,他们偏偏都选了同一家。

尉迟抬头看向宋鸯锦,语气倒还温和:你是鸢鸢的表姐,我也应该随她喊你一声表姐,鸢也有些任性,都是被我惯坏的,言语有冒犯的地方,我代她致歉,表姐别跟她一般计较。

宋鸯锦在尉迟面前哪敢说什么话?正要挤出个大度的笑说没什么,鸢也也是我妹妹,尉迟语气突然淡了许多:但是‘杀人犯’三个字,她是担不得的,也请表姐慎言。

宋鸯锦神情僵硬,垂在身侧的手倏地捏紧。

尉迟不再看她,低头对鸢也说:我们走吧。

鸢也被他搂着出了医院,心情有些形容不出的复杂。

要不是尉迟及时出现,就冲那三个字,她当场就会跟宋鸯锦彻底撕破脸。

以前发生类似的事情,她都是一个人面对,这是第一次,有人把她护在身后,替她说话。

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尉迟放开她的腰,转身往停车场而去。

鸢也忽然抓住他的手,抿了下唇,说:谢谢。

尉迟看着她,只觉得刚才气焰嚣张的小狮子突然间变成了可可怜怜的小猫,微风吹乱她的长发,几缕碎发散在她脸上,他伸手想帮她将头发掠好,但到半空,却转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答应过你,在那件事情上,我会护着你。

尉迟去开车,鸢也站在人行道边,被风吹得有些乱的思绪随着他那句我会护着你的余音,飘去了两年前一个雨夜。

她从姜家逃出来,手上还沾着血,跌跌撞撞跑到尉公馆门口,想见尉迟,但是尉迟没有见她,管家说他在开一个跨国会议,没时间见客,让她回去。

那时候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固执地站在公馆门口,任由大雨倾盆,把她全身都淋湿。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雨一直没停过,她又冷又累,整个人摇摇欲坠,终于等到公馆的门再次打开,他穿着黑色的衬衣站在屋檐下平静地看着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