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乖巧第14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躺着看书的缺点就是容易昏昏欲睡,明粲看书看久了,难免开始犯迷糊。

手臂有点累,她不再选择平躺着看书,而是侧躺着,把书脊抵在被子上,呼吸渐渐趋于缓慢。

一室安静。

在针落可闻的环境里忽然传来一道细微的开门声,便能瞬间拨动明粲的神经。

今天黎渊回来的有点晚。

明粲强打精神坐起来,把书放在床头柜上,像只小动物一样温顺乖巧地唤黎渊:“先生。”

黎渊并没有过多回应,只微不可查地颔首。

明粲看着他进浴室冲澡,再换好衣服出来,始终没有要搭理她的样子,总觉得有哪儿又开始不对。

要是说之前的黎渊就像是她的监护人那样的存在,那现在的黎渊就像个阴晴不定的君王,她努力想要揣摩他的心思,可却怎么也抓不住。

待到黎渊掀开被子,明粲顺势也钻***,像往常一样,十分自然的往黎渊的怀里钻,乖巧得要命。

黎渊向旁边移开一点,背过身子避开她的动作,顺手关掉台灯。

明粲动作一滞。

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黎渊的拒绝。

她蜷在被窝里,手指在胸前交叉一会儿再放开,思前想后了一阵,抬手再次环上了黎渊的腰际。

明粲身子往前挪了挪,语气轻软又迟疑,尽力削弱疑问的感觉:“先生,您今晚……”

手忽地被黎渊抓住。

黎渊缓慢又不容拒绝地将明粲的手指一点一点掰开,示意她缩回去。

明粲不敢拒绝,压抑住心底疯狂滋长的不安感,乖乖把手屈在了枕边。

黑暗里,黎渊背对着她,语调微沉:“夭夭,我很累。”

明粲能感受到他抑制不住的疲惫感,和过分的冷静平稳。

说完这句,黎渊便不再开口。

明粲甚至能感觉到空气里近乎窒息的压抑感,她睁着眼,努力辨认黎渊的背影轮廓,直到眼睛发酸,她才悄无声息地也转过身去,背对着黎渊闭上了眼。

这真的太不对劲了。

起床时明粲已经习惯了黎渊的提早离开,她一如往常一样洗漱完下楼。

早饭是鱼片粥,没有黎渊同桌吃饭时她也不顾及那么多形象,单腿跷在桌上,吃一口嘴里就咬着勺子,空出手来看一会儿手机。

鱼片爽滑,入口温度刚好,温温热热熨帖着胃,明粲顺手打开微博,一下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名字挂在热搜上。

秀气的柳眉皱了皱,她点***时,相关博文密密麻麻看得她眼花缭乱。

昨夜因为那张照片热度实在太高,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发酵,已经有了不少人蠢蠢欲动地开始扒起她的相关信息。

零碎的照片被有心人整理成大长条,明粲随便点***翻了翻,发现几乎把她扒了个底朝天。

大概是为了赚取眼球,除了在学校的几张模糊的图,照片里有近乎一半都是在“蓝岛”的偷拍,这些陈年老照片不知是由哪些有心人提供,再经由他人的手加工,最后就给人了“从小开始不学无术,欠下巨债后攀上黎渊做金主”一类的观感。

【现实版霸总灰姑娘石锤了,帮她还债、送她去上学,还那么宠她,嘤嘤嘤这样的好男人给我来一打!】

【只有我觉得这个妹妹像是捞女吗?小小年纪这么有心机……】

【楼上加一,我也有这种感觉,小妹妹还挺有手段的,也不知道是凭什么把男人迷得三迷五道的。】

……

明粲对这些倒是没什么感觉,她向来对流言蜚语不甚在意,网络上骂声再多与她而言都不过是无关痛痒的东西。

这些骂声总比她当年在蓝岛听过的温和多了。

更何况井思媚当年训人的时候,她总会呆在旁边,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那句经典口头禅——

“做我们这一行的,就得不要脸皮,你要脸别人可不要,来我们这儿的你以为会是什么好人?”

所以在明粲的认知里,她不是好人。

应该说她从来不会是什么好人。

所以,对于眼前密密麻麻的难听字眼,她欣然接受。

再刷新热搜页面的时候,关于她的词条热度已经被压下去了一大截。

明粲觉得自己那些东西的散播多少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但她也不想深究。

弹窗消息就跟潮水一样一阵一阵的,明粲不用猜都知道熟的不熟的都来找她问近况了,干脆卸载软件。

感觉到碗里的粥温度降下来了,她这才放下手机,加快了喝粥速度。

也不知道是温度原因还是心理原因,这粥她感觉越喝越没味,匆匆喝完之后就钻回自己房间找书看。

黎渊那面的书她看不懂,她房间里的书柜上倒还有几本能看。

她一边踮脚踩在凳子上找书,一边盘算放几本去黎渊的书架上,这样晚上等他的时候就不至于多无聊。

手指点到某本的书脊,她正打算把书拿出来,就听见了身后有脚步停在她房间门口的声音。

她回头,看见管家站在门口。

“小姐。”管家唤她,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明粲收回手,冲管家笑笑:“刘叔,可以帮我拿几本书去放在先生房间里吗?我……”

“……小姐。”管家看着明粲温软乖巧的笑容,心软得不忍开口,但还是出声提醒。

当他看清明粲眼里泛起的疑惑后,这才叹了口气,“您先下来。”

继黎渊的情绪变得奇怪了后,管家的态度似乎也变得不太一样了。

明粲“嗯?”了一声,直觉会发生什么事,于是听话地跳下椅子,走过去。

“刘叔,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管家神色又敛起了几分,不忍与明粲那双潋滟盈光的眸子相对,不着痕迹地移开了点视线。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叹气:“先生走前告诉我,小姐您以后还是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吧,不用去他那里了。”

管家话音未落,明粲原本含笑的唇角有一瞬间的绷紧。

她无意识地咬住下唇,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先生有说过原因吗?是因为太忙了吗?”

观察到明粲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后,管家更是不敢再说下去:“具体原因先生没有与我说过,但我想应该是最近很忙吧。”

虽然嘴上这样安抚,但是他心知肚明,这不仅是黎渊在冷落明粲,也是明粲失宠的前兆。

于是说完后,他不想停留,朝明粲再点了个头,便很快离开。

明粲在房间门口安静地站了会儿,带着讶异的眼神慢慢平静下来。

她面无表情地关上门。

刚才管家那番话直接让她的心情降到了谷底。

结合昨晚的冷淡,明粲再傻也能猜出黎渊的心思。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切缥缈的线索和迹象都指向她的问题,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踢掉拖鞋,木质地板的冰凉让她能稍微冷静一点,她重新踩上凳子,去书架上拿刚遗落在那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有四五条未接来电,都来自一个人,她刚才开了静音,没听见。

来电备注是陈宇树。

已经很久没有过联系,明粲挑眉,觉得他应该不会是看到了热搜而来多管闲事的性格。

陈宇树几回电话没打通后,又换了短信。

短信来的同时明粲刚好点开,里面只有一句话——

“原来蓝岛的***过两天要开个新酒吧,你去凑个热闹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