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晓曦傅宇辰傅少的蜜爱计划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柔软的大床上,男人的指尖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她不自然地哼了一声。突然,她的身体被男人翻转了过去,似曾相识的画面一下子从脑海里闪过,

不,不要,快停下来

许晓曦恐惧的用手拦住男人更进一步的动作,这被人摆布的无力感觉,更加剧了她内心不安的情绪。

她抖了一下,熟悉的无助绝望在心底放大,喃喃自语的声音脱口而出:

不,不要了,求你放过我,男人伸手拉了下她,许晓曦害怕了,不住地挥开男人的手,别碰我,别碰我!

恐惧使她忍不住抬手给了男人一耳光,这意外的一幕也将男人的火焰彻底扇灭了。

今天是他们两人的新婚夜,为了这个女人,他做足各样前戏,即将冲破最后一道防线时,却遇到了拦阻。

男人俊朗的面容霎时变得阴暗,内心的怒火迅速被点燃:

许晓曦!别忘了,你是我妻子,别搞得好像我要强你一样!

强暴?这个词好像是炸弹一样在许晓曦脑子里裂开了。

是的,她的第一次不属于傅宇辰,这让她怎么能说出口?许晓曦哀求道:

宇辰,能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行吗?

刚刚结婚,她到底要干什么!还是说!

时间?好,我给你时间。许晓曦你听好了,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

话毕,愤怒的傅宇辰离开了房间,只听到重重的碰的一声,她的心都被震得粉碎。

她看着天花板,潋滟的水眸打湿了被子,也打湿了她的心。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刚那一幕,让她想起了曾经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被强暴的画面。

唯一不同的是:她现在可以控制身体,可以在自己不要的时候,筑起了防线,但却给了自己老公一次绝命地反击。

如果没有遇到一个月之前的事情,她一定能给傅宇辰一个温柔又缠绵的一夜,让他好好享受做丈夫的感觉。

可杯子碎了,即使用世上最好的胶水粘合,依然会有破裂过的痕迹留下来。而这种感觉,只有许晓曦能体会到。

如果能够回到那天,改变一切就好了。可时间能倒流吗?

一个月前,许晓曦抱着刚做好的策划案离开公司,准备送去花间酒吧888房间交给客户。

没办法,客户的要的急,何况是一个大客户,许晓曦更不敢怠慢。

可有些事情,越赶时间,时间就过的越快。

许晓曦已在路边消磨了半天,依旧见不到一辆停下来。

阳光炙热,许晓曦的脸上已微微渗出汗珠。制式西服裹在娇躯上,尽显出女性的曲线,到膝的短裙露出黑色的丝袜,白净的面容让人只想到一词:制服妖娆。

算了。

她一咬牙,脚踩着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迈向花间酒吧的方向。

888房间的门虚掩着,许晓曦推开了一条缝,里面有微弱的亮光,看不见人影,只能听见里面播放的歌曲。

她大着胆子推门走了进去。

包间里烟雾弥漫,浓郁的烟草味道扑鼻而来。液晶屏正播放着林俊杰的歌曲可惜没有如果,桌子上散乱地扔着几个酒杯和两瓶威士忌。除了这些,再无其他。

正在纳闷间,一名男服务员从门外走了进来:您好,你是许晓曦吗?有位先生说让您稍等片刻,他一会就回来。话毕,服务员把茶水送到许晓曦的手上,关上门便离开了。

茶水是温热的,抿上一口,沁人心脾。

许晓曦穿着高跟鞋走了一路,确实渴了。她一饮而尽,茶杯在手中把玩着,心情大好。

没想到还不错,我应该能早些完成任务,然后逛个街,吃个饭,再看个电影

许晓曦憧憬着自己的闲暇时光,不自觉也跟着哼唱起那首《可惜没有如果》。看着歌词,视线却越来越模糊,她忍不住用手揉了揉眼睛,身体却突然感到一阵苏软,提不起力气。

我感冒了?没有吧,刚刚人还挺清醒的啊,没有不舒服啊,许晓曦疑惑地想着,晕沉感却越来越多,她用力甩了甩头,一起身,脚下莫名一软,跌倒在了地上。努力想爬起来。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走向了许晓曦,许晓曦感觉到自己被那个人抱了起来,放到了沙发上,接着那人扶起她的身体。

但,好像哪里有不对劲,片刻她就感觉到自己背靠着一个硬实的胸膛,她无力地坐在了那人的怀里,以女性的直觉,她知道,那是一个男人。

男人?她的心猛的一沉,意识到自己身上将要发生什么事了。

许晓曦慌了,她用吃奶的力气想推开那个男人,却怎么也推不开,她感觉已经用尽了此生以来最大的力气,其实那只是错觉。

怎么办,怎么回事?许晓曦恐惧极了,是谁?怎么回事?

一定是那杯茶!

男人的手肆无忌惮的来回游走。每过一处,她都像是触电般惊慌,又一次拼劲全身的力气,也无法站起,反而软软地靠在了男人身上。

恐惧像是黑洞,将她整个人都吞噬了。许晓曦的黑眸望着前方的液晶屏,期盼着里面的歌曲可以快点结束,这样就有人能够听见包间里的呼喊,或是有人能够进来解救她。

猝然,许晓曦的疼痛得以消除。难道是呼喊起作用了?还是这个男人感到害怕,知难而退?然而事实证明,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想象罢了。

男人按下重播键,又用遥控器将音量调到了最大。

随后,又来到她的面前,毫不费力的将她整个人提起,拨开桌子上的玻璃杯,将她按在上面。

巨大的音乐掩盖住了杯子掉落摔碎的声音、男人粗重的喘息,以及她绝望的哭喊。

她多么希望这是一个梦,从一进门的那一刻,喝到那杯茶的时候,就是一个幻觉。

可越来越强烈的疼痛感,分明是在告诉她这是真实的。

男人拿起剩下的威士忌,倒在了许晓曦的头上。酒精顺着她的头发,流过脸颊、脖子,灌进她衣衫不整的领口里。

许晓曦瞪大了眼睛,恐惧、痛苦。已经没人能阻止男人的疯狂举动了。她应该早就清楚,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

许晓曦彻底绝望了。

可惜没如果 只剩下结果

包房里回响着美妙的歌声。正如歌词那样,她此刻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有多痛,未来,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是,她的第一次被野兽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