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长安沈铉全集小说_《重生一世长安》完结版阅读

小说《重生一世长安》作者:盛世清歌,主角卫长安沈铉情绪饱满。章节试读:卫长安握紧了手指,她甚至感觉到指甲嵌进肉里的那种疼痛感,才勉强把心底的杀意压制下去。就在刚刚心脏剧痛的那一刻,她几乎可以认定,她身上的玲珑心爆发了。那个被太医描述得极其玄乎的剧毒,原来痛起来的时候,竟然是那种感觉。

一壶冷茶水泼了过来,卫长娇总算是醒了。她察觉到身上的衣裳都被弄湿了,张口就想骂人,忽然又闭上了嘴巴。

她四处看了看,才察觉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怎样危险的境地。看着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卫长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你想干什么?我娘院子里的下人都知道我来你的院子里了,你如果对我做了什么,她不会放过你的!”她咽了咽口水,强装着镇定。

“卫长娇,你应该期盼我有个好下场。从我回来的时候起,我就发誓,就算我这辈子注定过得不好,甚至是不得好死,那么死之前我也一定先送你上路。你今晚来我这里发疯,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已经不想追究了。为了不惹起别人的怀疑,你最好闭上你那长舌妇的嘴巴!”

卫长安握紧了手指,她甚至感觉到指甲嵌进肉里的那种疼痛感,才勉强把心底的杀意压制下去。

就在刚刚心脏剧痛的那一刻,她几乎可以认定,她身上的玲珑心爆发了。那个被太医描述得极其玄乎的剧毒,原来痛起来的时候,竟然是那种感觉。

“青兰,拿药膏替大姑娘把脖子擦擦,免得露出什么痕迹来,让三婶连病中都不安稳!”

卫长安的话音刚落,青兰就找出一个精巧的玉盒子,刚一打开,一股淡淡的花香就传了过来,显然这药膏极其珍贵。

冰凉的药膏抹上了卫长娇的脖子,她不由得抖了一下,不知道是被猛然间凉到了,还是被卫长安的话给吓到了。

“大姑娘,这膏药是宫里头的贵人赏下来的,看我们公子有多疼你。你以后不要再耍小脾性,惹他不高兴了!”青兰小心翼翼地替她抹着药膏,生怕弄疼她,说话的语气也是压低的。

只是那话语里头的意思,却不如表面听起来那般恭顺,相反还带着几分奚落的意思。

卫长娇也只是愣愣地坐在地上,根本没了平日里嚣张的神态。

等她被青兰和青菊搀扶着出去的时候,卫长安的眼睛轻轻眯起,视线一直专注地盯在她的手上。

卫长娇的指甲上,不知什么时候带着一点子绿,像是刚抓过青苔似的,在指甲尖上异常明显。

她进门之前,手指还是非常干净的,结果临走时却变成了绿的。卫长安知道她并不是抓了苔藓,只是抓了她这个中了玲珑心的人而已。

“公子,你没事儿吧?”青梅几个人又凑了过来。

卫长安彻底放松下来,才发觉她的身体僵直的时间太久了,猛然弯着腰,竟然觉得骨头里都泛着疼痛感。

“公子,你怎么一下子就掐大姑娘的脖子?吓死奴婢了,即使真要对她做什么,那也有旁的千般手段对付她,您何必冒这么大的险?”青梅见她气色好了很多,放下心的同时,又忍不住唠叨起来。

再怎么说,卫长安在外宅,想要折腾一个内宅的姑娘,还是可以想出无数手段的。光一条毁了卫长娇的名誉,那兴许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听她提起这个,卫长安的面色一下子变得又难看起来,甚至心底被压制下去的杀意,再次涌了上来。

她为何要那么恨卫长娇,恨不得一只手掐死她。就是因为卫长娇是她前世转折成悲惨命运的,她的女儿身是被卫长娇发现的,卫长娇的手帕交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因为施粥的事情被千夫所指的周玉玲。

周玉玲得知了京都闻名的长安公子,竟然是女儿身,就把消息告诉了宁全峰。这才有了后面的纠葛,宁全峰把卫长安骗到手,谋取了卫侯府的势力,帮助宁国公府压倒辽国公府,成为了苍国的第一世家。

为此周玉玲和宁全峰两个人,从偷情到昭告天下,只用了几年,就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一切。就连卫长娇,也因告密有功成为了六王妃,六皇子落败,成为政权下的傀儡。

“她的报应很快就到了!”卫长安被搀扶着躺到了床上,看着帐顶上繁复的花纹,不由得低声冷笑了一句。

卫长娇既然能下毒害她,那么是否跟六皇子前世中了蛊毒一样,都是出自卫长娇之手呢?

卫长安几乎不能想象,卫长娇那种猪脑子似的人物,竟然会用毒,而且还是这样高深的毒物,甚至连蛊毒都会!

是谁教她的?

卫长安越想心里面越不舒服,她一方面不想打草惊蛇,希望顺着卫长娇这根藤摸到后面隐藏的瓜。另一方面又怕卫长娇这样性格蠢笨又冲动的人物在,到时候一个不如意给谁下了毒,那么到时候倒霉的只有可能是大房。

不怕聪明的人会用毒,就怕蠢人也会。聪明的人至少还有顾虑,但是愚蠢的人谁都猜不到她哪天发神经,比如今儿晚上的卫长娇,明显就是准备来弄死她的!

卫长娇早就出了院子,被冷风一吹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她身边搀扶的丫头,也早就变成了自己身边伺候的。

想起刚才出来时候,她那副凄惨悲凉的模样,她猛地甩开了两个丫头的手,甚至还泄愤似的甩了其中一个丫头一耳光。

“我带你们过去有什么用,都快被折腾死了,都不见你们的人影!”她这时候倒是胆子大起来,中气十足地吼道。

卫长安没有再去三夫人的院子,而是回了自己的闺房。对于方才的事情,她根本不敢声张,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自己的手心冒汗,她是真的想要杀死卫长安的,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卫长安竟然一点儿差错都没有。

难道是卫长安是百毒不侵的体质?还是因为自己首次下这种毒,弄得糊涂了?

——

这天晚上,卫侯府的大公子和大姑娘都没睡好,两个人心里都盘算着如何置对方于死地。

第二日起,卫长娇就忙碌起来了,她跑去求了老夫人,想要让自己舅舅的亲生女儿来小住几日,就是她的表姐。

“祖母,母亲大病在床上躺着,二哥又远离我身边,父亲也顾不到后宅。孙女实在是心里乱得很,外祖父家也很是忧心我母亲的病情,恳请祖母能同意表姐来这里住几日,孙女保证她一定不会添乱的!”卫长娇跪在地上,几乎是痛哭流涕地哀求道。

这回她明显是学聪明了,没有像之前那样胡搅蛮缠,也没有撒泼耍恨,只是殷殷切切地哭着,把那种晚辈受了委屈想找长辈撒娇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老夫人坐在主位上,并没有吱声,只是手捧着一盏茶悠哉地喝着。

现在明显是大房处于有利的地位,老夫人一向最喜欢攀附于有势力的一房,所以哪怕卫长娇的姿态放得再怎么低,她都不会轻易松口。

她冲着一旁的嬷嬷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去搀扶着卫长娇,准备让她起来。

“娇儿这是哪里话,三儿媳病了,正是要静养的时候,怎么能让外人来打扰!你这傻丫头,莫要光顾着贪玩儿!”老夫人这话不可谓不诛心,即使不少人都猜到了,卫长娇让她的表妹上门,肯定不单是为了三夫人,但是老夫人这几句话直接就说卫长娇不孝,只顾着贪玩儿,可谓直接打脸了。

卫长娇微微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老夫人会这么绝情,她脸上的神色变得异常难看。

一旁的嬷嬷再次接收到老夫人的眼神示意,这回她搀扶卫长娇的力道明显加大了许多,似乎是要硬把她拖起来一样。

“伯娘,您可怜可怜我!娇儿真的知错了,娇儿只是想让表姐陪着说说话,她跟我一般大,我们俩有很多话可以说,我娘也很疼她……”卫长娇脸一转,就跪倒在许氏面前,哭得越发可怜。

一直没有说话的卫长安,见她转移了哭诉的对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看样子卫长娇这次真的是准备充分了,竟然想起来向许氏求情。

“长留那小丫头性子开朗,属于小话唠,如果你寂寞的话,可以让她陪你说话,保管你的身边一直很热闹。而且表姐哪里有堂妹亲!”卫长安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卫长娇一听这话,立刻吓得哭嚎得更加凄惨:“伯娘,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娘吧!让她见见我表姐吧!”

“快起来,别哭了,这孩子也怪可怜的。要不就让你舅舅送表姑娘来吧!”许氏一下子就心软了,让旁边的丫头递上去一块手帕给她擦眼泪。

卫长安没有继续留下来看卫长娇的表演,她直接出府了。

当天下午,卫长娇心心念念的表姐林妍就已经入府了。这速度让不少人咋舌,要知道三夫人的娘家不在京都,属于相对偏远的地方官员,乘马车最起码要七八日,但是林妍却在卫长娇求情的当日就到了,足以见得这先斩后奏的效率有多高。

“姑娘,这侯府里的下人就是仗势欺人,我们虽然是从小城里出来的,但您好歹是娇养大的嫡姑娘,怎么能被一个下人作威作福地欺负到头上!”一道娇斥声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一对主仆迎面走来。

“快别说了,这里不是林府!”一位美人蹙着眉头,语气里带着几分娇嗔的意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