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薄酒醉奴心南奴薄清寒-浅尝薄酒醉奴心小说免费阅读

《浅尝薄酒醉奴心》是作者六月小微创作的一部古代虐恋言情小说,主角是南奴薄清寒,讲述了,她在等,等他的八台大轿,却等的是他迎娶她人的八台大轿,一封薄情书信,她为他筹谋一切,满心欢喜,以为是苦尽甘来,到头来,他的一句他的薄情话语,‘一个失身贱奴,也配本王八台大轿’,让她心如死灰。

浅尝薄酒醉奴心精彩章节

南奴醒了,是被耳边的嘈杂声给吵醒的,她躺在冰冷的地上,四肢被铁链栓住,微微一动,身上的骨头都痛,特别是肩上的伤就刺痛无比。

‘咯吱’

门被推开,云夏胸前的伤,仅两天时间,竟可以下床走动,面色红润,根本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可见薄清寒用了多少好药,却舍不得给她上一点止血药,真是薄情至深。

呵呵,她错了,他不是薄情,只是用情者不是她而已。

云夏身后的丫鬟手中呈着一个玉碗,晶莹剔透的玉碗里,隐约可以看到有一条虫子在涌动。

看着逼近的云夏,她眸中腥红怨恨,挣扎着:“云夏,你费劲心思想我死,可我终究还活着,而你,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两年前,从第一眼看到云夏,她就知道,这辈子,她跟这个女人是势不两立,一直以来,云夏都装柔弱,无数次陷害她,甚至连她最好的姐妹都陷害杀死,这笔帐,她总要清算的。

云夏却咯咯的笑出声来,她缓缓蹲下:“南奴,你如今这样子,可不是我的手笔,是清寒要你死。”

随着她低吟声,丫鬟将玉碗呈到她的面前,她轻声细语,好像在和南奴话家常般,话却狠毒至极。

她说:“南奴,这是情丝蛊,大夫说我体弱,以情丝蛊为引的血大补,清寒说,你的血最为适合养这情丝蛊。”

南奴讽刺:“呵呵,云夏,你千算万算,算错一件,情丝蛊分为公母两种蛊,若要存活,公蛊必须提前养在体内两年。”

情丝蛊,丝丝入骨,发作起来疼痛无比,若动情者,百倍之痛。

云夏似乎并不惊讶,她小手勾着南奴的下巴,她笑着说:“你怎知你体内没有公蛊呢?两年前,清寒已经在你体内中下了公蛊。”

“不……不可能?”她不相信,两年前,云夏才出现在薄清寒身边,他就为她如此谋划,当真情深啊。

云夏很是满意南奴这痛苦的样子,她将情丝母蛊放在云夏伤口上,瞬间母蛊遇血沸腾,而体内的公蛊感受到了母蛊的存在,在南奴身体里乱窜着,那气血翻腾,痛得南奴惨白着脸。

此时,两个小厮已将南奴拽起身来,云夏凑近南奴,红唇微启,娇柔的眸子皆是恨意:“还有,林森是清寒的人,而我,是云家仅剩的后人,我跟清寒哥哥十年前就相识了,我出生身体后赢弱,被父亲送到清寒哥哥恩师府中修养,灭你南家只为替我报仇,如今,可全都明白。”

南奴四肢无力,五脏六腑都痛得厉害,她额头上冒着细汗,震惊着狂怒:“哈哈,薄清寒,你骗得我好苦,难怪南家奉旨清除云家叛国嫌疑两天后夜晚,我南家就被灭门,原来这一切,只是你为替云夏为云家报仇,薄清寒,我恨你,我恨你。”

这么多年,她居然为仇人谋划,她怎么对得起南家三百口冤魂。

她着实替南家不平,她怒吼着:“云夏,是你云家叛国,我南家只是依命查办,我南家满门何其冤。”

云夏心中也是怨恨,她掐住南奴的脸,眸中阴暗:“什么证据?是你南家故意陷害,你南家与我云家政见一直不和,便想除掉我们云家,诬陷我云家,你们云家没一个好东西。”

“胡说八道。”南奴根本不相信云夏的话,父亲根本不是那种人,这是诬陷。

愤怒间,她气急攻心,嘴角溢出鲜血,不顾身体的伤,她用尽全身力气,双脚踢在云夏身上。

云夏未躲开,则勾唇一笑,惊呼出声:“啊。”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