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欢凉失心为后番外-染千城苏墨沉新婚番外

《夜欢凉:失心为后》是由网络作家素子花殇倾情打造的一部古言虐恋小说,男女主是染千城苏墨沉。讲述的是染千城出宫后,成功找到了失踪的苏墨沉,两人一起回宫,补办婚宴,虽然只有文帝,梅萍,苏墨风和苏墨逸在场,他们依旧感觉到幸福,从此两人再也不分离…

新婚番外

千城坐在鸾轿里面,说不出来的感觉,犹觉得像是在梦里一般不真实。

侧首就能看到那个男人,他一直骑着马儿走在自己的鸾轿边上,与她同步。

隔着彩色的帷幔,他好看的侧脸被阳光笼罩着,迷了她的眼,她喜欢这种朦胧又幸福的感觉。

在这个寒叶庵呆了将近一年,离开了,其实心里还真有些不舍。

特别是静文,虽然是个话唠,但是,心肠真的很好,一直也对她像个长辈一样照顾汊。

还有很多姑子,相互照应的姑子,如同姐妹一般相处。

唯一让她不能释怀的是静鱼,明里暗里,静鱼确实让她吃过不少苦。

只是,她没有想到,最后苏墨沉会如此对静鱼朕。

看来,她在寒叶庵中的生活,这个男人都知道,他肯定暗地里调查过。

他对静鱼如此,也是想给她出气而已吧?

这样一个男人!

轻轻撩起帷幔,他侧首正好望到她,眸子里瞬间映入阳光的颜色,他伸手将她撩着帷幔的手裹住,轻声问道:“累不累?”

要是平时,她肯定会抵他一句,哪有坐轿还累的?那那些抬轿的还活不活?

可是,今日没有,她觉得自己心里柔软得不行,就像春日的湖面,盈盈漾着。

她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柔柔地叫着他:“苏墨沉……”

“嗯?”男人以为她有话说。

其实她没有,“我只是想叫叫你!”

“叫叫我?”男人黑眸马上晶亮起来,笑容也变得邪魅,低头凑到她的耳边,哈着热气,“是不是想我进来跟你一起坐?”

不知是不是他的笑容太坏,还是见他目光太邪恶,她怎么听怎么觉得,他的那句话最后一个字,是‘做’,而不是‘坐’。

这般想着便脸上一热,连忙将帷幔放了下来。

果然,外面就传来他低低的笑声。

一路下山很顺利。

此时她才知道,苏墨风先带兵上来是在开路,也就是负责清理山路的障碍,以防鸾轿不能过。

可是下了山,却遇到了点小状况,路被堵了。

苏墨沉跟静文说,山下有百姓万民,还真的一点都不夸张,乌泱乌泱都是人,也不知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早就在这里等着,就为了一睹这对传奇帝后的仙礀。

所幸,有三千禁卫开路,虽然花费了点时间,却也没造成什么混乱。

到达宫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不过,宫灯已尽数点起,亮如白昼,门口站着很多人,都是迎接他们的。

有文武百官、各家王爷,透过帷幔,千城看到,文帝和梅妃也来了。

虽然眼睛看不到了,文帝依旧身礀挺拔,梅萍小鸟依人一般立在他的边上,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看起来似是男人在揽着女人,她知道,那是梅萍在搀扶着文帝。

那一刻,千城忽然生出许多感慨来。

或许这才叫夫妻,相濡以沫、相互扶持、共患难、同悲喜、不离不弃!

众人跪拜。

苏墨沉、苏墨风、苏墨逸纷纷下马,来至文帝和梅萍前行礼。

千城的鸾轿没有停,所以她也没有下来。

她听到苏墨沉对着文帝和梅萍行礼时,喊着“父皇、母妃!”,她也看到了文帝眼角眉梢绵长的笑意,梅萍看着苏墨沉时眸中泛起的晶莹。

那一刻,她也泪湿了眼睛,为文帝、为梅萍,也为苏墨沉。

终于走出来了吗?这三个人。

鸾轿一直抬到龙吟宫门口,才停下。

苏墨沉将千城抱了下来,千城想去看看瑾儿,却被苏墨沉止住了,他说,这么晚了,瑾儿怕是已经睡了,明日一早再去看她,今夜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哪里都不能去。而且,他们虽成亲多时,却还没有拜过堂,今日也要一并补回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苏墨风、文帝他们都在,她顿时就两颊滚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龙吟宫,一殿红烛。

没有高朋满座,没有文武百官,没有喜娘小童。

只有文帝和梅萍,苏墨风和苏墨逸。

文帝和梅萍端坐在主座之上,苏墨风和苏墨逸立在旁边。

梅萍笑吟吟地看着苏墨沉牵着千城走近,心中澎湃满足到了极致,连忙示意边上的苏墨逸,苏墨逸一见二人站定,朗声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礼成!”

简简单单的三拜,却又重如千钧的三拜,也是所有新婚夫妻都要经历的三拜。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几个礼节,却不知走到最后的礼成,需要经过怎样的千山万水,经过怎样的血泪苦痛,才能最终两手握。

梅萍哭了,看得出她在极力隐忍,可还是禁不住泪流满面。

文帝就笑她,笑她在晚辈面前丢脸,一边取笑,一边摸索着蘀她拭着眼泪。

千城也哭了,边笑边哭,还舀凤袍的袍袖抹着眼泪鼻涕,毫不顾忌形象的样子。

苏墨沉就摇头,无奈摇头,说,千城,你知道不知道那凤袍多贵。

千城回他,没事,反正你是昏君一个。

一句话引得所有人都笑了。

笑声中,千城看到了所有人眼中的晶莹,苏墨沉的、苏墨风的、苏墨逸的。

等众人走后,两人又沐浴盥洗,洗漱完毕,已是下半夜。

千城走浴室走出来的时候,苏墨沉正负手立在桌案边上,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千城走过去,轻轻从后面抱住他,将脸靠在他的背上。

熟悉的身子,熟悉的温度,真真切切蕴贴到心底的温暖。

原来,对的时间,对的人,对的感觉,幸福就是一件触手可及的事。

苏墨沉反手将她拉至跟前,将她环腰抱住,轻声道:“我们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什么?”

千城疑惑地看着他。

不同于以往,今夜的他们都着了一件大红的寝衣,红烛摇曳,打在男人的身上,除了显得人愈发俊美,更平添了一分邪魅。

他薄唇一弩,朝桌案上指了指。

千城一看,是两个杯盏,也已经被斟上酒。

合卺酒。

男人松开她,一手一只将杯盏端起,递给她一杯,正欲与她相碰,却是被她轻轻一缩避过。

“这样不好玩!”

“哦?”男人黑眸晶亮,暧昧地凝在她的脸上,“那娘子想如何玩?”

“这样!”千城璀然一笑,端起自己手中的酒盏一饮而尽,然后,伸手将他的脖子圈住,踮起脚尖,覆上他的唇。

男人身子一僵,趁他微微怔愣之际,她轻轻将口中的酒水渡给他。

只一刻男人就明白了过来,禁不住唇角一弯,差点没让酒水流出来。

两唇紧紧地相贴。

她哺,他承,尽数吞入腹中,也不嫌脏。

末了,她想抽离,男人却不依了,唇舌纠缠上她的,好一顿缱绻。

浓郁的酒香氤氲在两人的唇齿间,直让人有种沉醉不知归路的沦陷。

她欲哭无泪,本是想恶作剧一下,没想到搞到最后,反倒被吻得气喘吁吁。

不知吻了多久,直到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男人才缓缓放开了她,他端起手中酒盏朝她得意地晃了晃,黑眸炯亮:“现在轮到我了。”

啊!

“不要”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