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春光慕锦徐阿蛮-让春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慕锦和徐阿蛮是小说《让春光》中的男女主角,小说的作者是这碗粥。徐阿蛮家境贫困,她十岁时被卖进大户人家当苦力。后来几年,这家卖,那家买,辗转到慕家时,到了十六岁的年纪。本是慕家三小姐看她手巧,收了当贴身丫鬟。谁料,某夜慕锦醉酒,占了徐阿蛮的清白。依他的身份,占了也就占了。还是慕三小姐起了怜悯之心,央着二公子把徐阿蛮收了。于是徐阿蛮被二公子赋予代号二十,生活在掩日楼里。

让春光全文免费阅读

慕锦气定神闲,扣紧二十的细腰。

二十木然,眼睛盯紧了前方的亭柱。这对夫妻的恩怨,她能躲就躲。

苏燕箐眯了眯眼睛,在银杏和肖嬷嬷忍不住脾气的时候,苏燕箐忽地换上了温柔的姿态,凝眸看着慕锦,“相公,我先退下了。”至于心中是如何咬牙切齿,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美人的喜怒哀乐,比风景更胜。慕锦这才露出了欣赏的微笑:“夫人请。”

苏燕箐记住了二十。临走时,她留下一个莫测高深的眼神。

十五见状,起了忧心。

比赛完了,她紧紧跟着二十。

回来掩日楼,十五进了二十的房间,关上门才说:“二夫人今天来者不善,你一定要当心。当初姓苏的污蔑我盗她首饰,命令中年嬷嬷搜我身子。这丑妇力气大得很,握住我的手臂,我就挣不开。她手指暗藏几枚细针,把我的腰刺了好多下,我如何求饶都不肯放过我。这些主仆不是个东西。”

二十心惊。当初只听十五咒骂,却不知苏燕箐耍了这等阴险手段。

对比二夫人,花苑和掩日楼的女人的争宠,只是逞口舌之快罢了。就连爱打架的十四,也从来没有使用过伤人的暗器。

二十莫名产生了一种战前紧迫感。

—-

过了两天。

二十的肩伤痊愈了。接骨之后,疼痛减轻许多,不过这几日抬手不太方便。今日终于无碍。

十一去花园摘了杏花回来。她哼着歌谣,将银白花瓣晾在台上。在她眼里,掩日楼的院落,很久没有这般明艳过。

二十推门出来,见到十一的侧影。在这个瞬间,她忽然明白,为何掩日楼没有花植。住在这里的女人,比花美、比花艳。

二公子挑人的眼光,当是出色。就是酒醉之时,失了水准。

“二十。”十一转过脸来,笑颜如画,“待杏花晒干了,可以制成香缨。你啊,别只绣绢帕。香缨、荷包,这些也是姑娘家喜欢的东西。”

二十点头。

十一拿出了自制的香缨,递给二十。“喏,这个送你。”顿了顿,她掩嘴一笑:“我的手艺不如你,别见怪。”

十一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声音常有上扬的语调,焕发新的生机。

二十没见过十一这样鲜眉亮眼的模样。她进掩日楼的那年,十一已经失宠了。

二十欣喜地接过香缨,然后上前陪十一摊晒。

寸奔已在楼外站了片刻。他无声无息,看着里面的女人。

二十挽起了袖子,露出一截比杏花白净的手腕。

寸奔抬眼看日天,唤道:“二十姑娘。”

指尖捻着杏花,二十抬起了头。

寸奔一身玄色劲装,神清骨秀。他常年跟在慕锦身边,却未沾染半分轻浮。这般干净的少年模样,府里多少丫鬟芳心暗许。

他的目光几乎没有重量,停在她的脸上,说:“二公子有请。”

十一怔了下,二十受宠的程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十一放下自己的花篮,接过二十的那个,说:“去吧,剩下的我来就好。”

二十转向寸奔,拉拉衣裳,做了一个穿衣的动作。她正想,如果寸奔不理解她的话,她该再做什么手势。

寸奔意会过来,说:“二公子今天要出门,你换一件吧。”

她笑着回房换衣。

她虽然现在是个哑巴,和别人的交流依然顺利。从前的二十是一个倾听者。少了话语,也不妨碍别人跟她诉苦。所以,女人们没有因为二十的失声而孤立她。

二十跟着寸奔走,和他保持三尺距离。

去的不是崩山居的方向。

寸奔没有解释。他习武多年,放慢步子也比常人走得快。

二十小跑才能勉强追上。

他察觉到了,索性停住脚步。

二十忘了收脚,险些撞上他的背。她连连后退两步。

寸奔回身:“抱歉。”

她摇摇头。

寸奔寡言,二十无声。两人静默地出了府。

见到门前的马车,二十有了不祥之兆。应该说,只要见到慕锦,就有灾祸降临。他与她,大约八字犯冲。

“二十姑娘。”寸奔说:“二公子在里面等你。”

她回了神。

慕锦爱笑,寸奔冷峻。这对主仆都是一个表情阅遍山水。她看不出所以然。

她踩上马凳,掀开帘子。

迎面劈过来的,是慕锦的一句话:“掩日楼过来几步路,你走了一刻钟。”

二十疾步跟着寸奔过来,其实只花了半刻钟。

慕锦奚落着:“让你放风筝,你躲到树下偷懒,让你踢蹴鞠,你也在一边凉快。床上就更别说了,跟木头一样。杀了你,是不是更痛快些?”

二公子嘴上把二十杀了不下一百遍,光说不练。

二十低头听着。反正她是哑巴,二公子说的再多,她也无需回答。这样一想,这哑巴当的就舒服自在了。

马车走了一阵,马车里静默了一阵。

慕锦这才道出今日之行的目的。他穿了件茶白宽袖长袍,金线绣有几朵云纹。噙一抹笑意,撞几分风流。“带你上浮绒香,学几招伺候人的本事。不指望你生龙活虎,至少也该楚楚动人。”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又没有质疑的余地。她恭敬地坐在边上。

他懒洋洋地说:“过来捶背。”

二十弯腰上前,跪坐到他的侧边,闻到了淡淡的薰香。

以前他多用清凉平静的檀香。薰香更适合目空一切的二公子。

“大力。”慕锦不满意她的动作,“你是哄睡,还是捶背?”

二十发力,狠狠地捶打他的背脊。

他舒服地叹了一声:“你到府里多久了?”

“……”

“哦,忘了你是哑巴。”

片刻过后。

“早知当初。”慕锦没头没尾地说:“就不给你毒药了。”光他一人说话,无聊。

—-

民间传,当今太子萧展,成年礼的那一晚留宿在了浮绒香。

多少人仿佛站在太子床边围观过,将这晚成人礼一五一十道出,没有放过任何细微末节。

为何太子放着宫里众多美女,选这民间青楼完成成人礼,老百姓不做深究。皇家的风月,可作的文章太多太多,真伪难辨。老百姓图个嘴皮乐呵,安慰自己,皇城不过如此。

浮绒香是京城第一花楼。

十五是慕锦从青楼赎回的女人。她不愿再回去,抱住慕家这块浮木不放。也正因为十五从小就在青楼长大,若二十要学风月技巧,何必出府?

说到底,又是这位爷折腾人的招数罢了。

马车停下。

寸奔低沉的声音传来,“二公子,到了。”

“嗯。”慕锦睁开眼,和二十说:“捶背捶得我能睡着的,只有你了。你这也是一项保命的技能。想到你还有这用处,我自然留你一命。”

二十恨不得直接拿把铁锤,捶死他算了。

浮绒香小楼建在万碧湖边,岸边柳绿割破了纯白的晴天。湖边停有几艘画舫,甲板上竖着鲜艳的花旗。

二十不曾见过这等阵仗。

慕锦潇洒地展开折扇,说:“这个月有花魁赛。”

二十拖着步子,走得慢,故意和慕锦拉远了距离。她此时离寸奔更近。因此,慕锦的解释她没有入耳。

二十转眼看见,寸奔一路驾马车而来,额上余几滴汗水,几缕碎发粘在他的脸上。

慕锦利落地合上扇子,浅浅一笑,问:“寸奔,你上回相中了哪位姑娘?”

二十收回了目光,开始东张西望。

寸奔低首:“回二公子,没有。”

浮绒香楼前,一位大花紫裙的鸨娘,眼里亮如黄金白银,她挥着一条桃红绣帕,热络道:“慕公子!”

那一条绣帕,二十有些眼熟。

“慕公子,欢迎欢迎。”珍娘是浮绒香的鸨娘,年过三十,风韵犹存。脸上涂有养颜粉,阳光下闪着细碎的珠光。“你可终于来了。”

慕锦直接问:“盈盈呢?”

“得知你要过来,她已经准备好了。”绣帕在珍娘的指间翻飞。

二十目不转睛,认出了这是她的绣品。

“嗯。”慕锦看向牡丹花旗的那艘画舫,“盈盈在船上?”

珍娘应声:“是,是。”

慕锦转身走去。

二十跟上。

“哎……”珍娘上前拦住二十,刻薄的眼睛将二十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慕公子,这位是……”

鱼龙混杂的青楼,无奇不有。珍娘见过有男人带女人来逛浮绒香,但这事,发生在慕锦身上,就格外出奇。

“她是我府上的……”慕锦想了想,说:“丫鬟。”

“哎?”珍娘还以为,二公子这是给她送女儿来了。“她要跟着进去吗?”

“嗯。”慕锦上了画舫。

寸奔止步在湖边,抱剑坐在树上。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