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狂婿秦言柳梦雪-上门狂婿一朵奇葩花免费阅读

《上门狂婿》是一部由作者一朵奇葩花创作的赘婿小说,秦言柳梦雪是小说主角,全文讲述了:作为柳家的上门女婿,秦言在柳家的地位低下。当时因为柳家老太爷的撮合,让他和美女柳梦雪完婚,可不久后老太爷撒手人寰,而秦言和柳梦雪的婚姻,则导致整个柳家成为了济城上流家族中的笑柄。秦言不甘成为众人口中的废物,于是他强势崛起,走上了逆袭之路。

精彩章节

老太太愤怒之下,大厅里顿时寂静一片,没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柳家那些人目光不善的看着秦言,本来宴会好好的,都是因为这个混蛋。

柳伟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得意,只有让秦言遭受辱骂才能消减他一丝丝的愤恨。

江琴怨怪的看着柳梦雪,更是恨不得一耳光狠狠扇在秦言脸上,都是因为你,让我们跟着受责骂的废物!

柳梦雪瞥了一眼,就算站在那里也默默给自己细心剥掉核桃皮的男人,哀求着说道,“奶奶,秦言没什么本事,但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孙女婿,既然来了就让他留下吧,以后我会注意的。”

老太太再也难以忍耐,手杖狠狠砸在宴桌上,“好啊,梦雪你都敢顶嘴了,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

哐啷一声巨响,柳梦雪被吓得身子一缩,看着就砸在她身边不远的手杖,脸色变的一片煞白。

原本默不作声的秦言看到梦雪惊恐的样子,瞳孔猛然收缩,刷的一声站了出来,把柳梦雪拉到身后,双眼紧紧盯着老太太。

老太太扬起手杖指着秦言的鼻子骂道,“废物,你要做什么!”

柳梦雪感动的鼻子有些发酸,她知道秦言会在任何自己需要和危险的时候站出来,可是如果秦言有林志强的能耐,自己又何曾会遭受这些?

柳伟看到平常被骂半天,闷屁都放不出来的废物居然对奶奶敢有这样的态度,顿时勃然大怒,“混账东西,一个连礼物都送不起,跑来柳家混吃混喝的废物,你想造反!”

柳艳娇嗤笑着摇摇头,“来自废物的怒火,有什么用呢?”

秦言深吸一口气之后才压下心中升腾的怒火,看了一眼老太太胸口的项链,冷冷说道,“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我劝您还是把这废品扔了吧。”

“什么?”

“废品,这废物疯了!”

“秦言,你TM在瞎说什么!”

“秦言,你敢说我林志强送的宝石链是废品,我很久没见过这么猖狂的人了。”林志强爆怒的几乎要发狂了。

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柳梦雪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言,随后变成浓浓的悲哀,一个无能的人被压抑久了终于要爆发了么,可是你想过后果么?

江琴愤怒的喊道,“秦言,我说了你来柳家就闭上嘴,你竟敢这么说话。”

秦言平静的声音一字一句传来,“真正极品的红宝石极其罕见,市面根本未曾流通,次一级的真品红宝石需要极其严苛的切工和热加工来消除宝石内驳杂的色调。”

“而您胸口带的项链上镶嵌的红宝石,只是一些混蛋用粗滥扩散处理的做出来的,如果您不怕辐射,不怕眼睛受刺激,尽可以当我在放屁。”

老太太一时间有把宝石链扔出去的冲动,但是林志强双眼通红的瞪着秦言,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说道,“好小子,你可知道你是在污蔑堂堂林氏集团的人,你可知惹怒我林志强的代价。”

柳伟哪里会信一个废物的话,咆哮着骂道,“一个废物也敢在这里瞎胡扯,滚出去,从柳家滚出去。”

柳艳娇抹着眼泪,哭着说道,“奶奶,秦言看到志强被你疼爱,就嫉妒的瞎编乱造,我们柳家怎么能有这么恶毒的人啊。”

老太太看到秦言把林志强惹怒,立即骂道,“混账!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给他在门角搬个桌子,如果再胡言乱语,我就乱棍把你打出柳家。”

柳梦雪面色惨淡的看着秦言,他的一番胡言乱语惹怒了所有人,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挽回不了奶奶对他的厌恶了,对秦言摆了摆手,让他先回去。

可是秦言却低声说道,“我去门角坐着,一会我们一起回家。”

柳梦雪看着秦言的眼睛,他那倒映着自己身影的眼眸只表达一个信息,只要我能在这里看着你,能和你一起回家就行。

看着秦言一步步朝着门角的桌子走了过去,柳梦雪心里难受的仿佛喘不过气,那瘦削的身影挡得住所有的指责谩骂,既然你这么坚强,那能不能做出一番模样,给所有人看看。

柳梦雪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冲动,同样朝门角桌子走了过去,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一阵惊呼。

老太太愤怒的说道,“柳梦雪,如果你敢坐过去,以后你们一家的桌子就在那里了,别指望再坐到宴桌上。”

江琴尖着嗓子喊道,“梦雪,你这是干嘛,为了这个废物,你不要你娘了?”

柳伟刚开始心里很舒畅,但是现在有些发堵,凭什么好事都被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占了。

如果老爷子身体还好,总经理的位置很有可能成为这个废物的,而柳梦雪这样整个济城都挑不出来的绝色,居然要跟他同甘共苦了。

秦言看着坐在旁边的俏丽身影,单薄却倔强的让柳家老太太也无可奈何,心里满是感动,无比愧疚的说道,“梦雪,对不起。”

柳梦雪清冷的俏脸惨白的几乎没有一点血色,她想念爷爷了,那个慈祥和宠溺到不让她受任何委屈的爷爷了。

可怜那撑起柳家操劳一生的老人,临终时对自己和家族的的期望都付之流水。

柳梦雪看着只会说对不起,却让柳家所有人都瞧不起的男人,心中压抑的情绪再也难以忍耐,扬起巴掌就要朝秦言的脸上散下去。

柳伟见状,兴奋的大喊,“打,快打死那个废物!”

江琴尖叫道,“梦雪,你想想这个废物让你受了多少委屈,狠狠扇他,我们这就去民政局,跟他划清界限。”

秦言闭上了眼睛,他理解柳梦雪的心情,他愿意挨着一耳光,只要能让她的难过缓解。

柳梦雪的手无力垂下,说了一句声音低到秦言很费劲才听清的话,“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是那个期望你帮助柳家的老人,从他自作主张让我跟一个无能的人结婚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这就是我的命,一辈子挣不脱,逃不开。”

秦言紧紧捏着拳头,指关节泛白无血色,随后猛然松开,无比郑重的看着柳梦雪,“如果你要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只要你说,我可以做到。”

柳梦雪有些讶然的盯了秦言一眼,刹那间觉得这个男人有着自己没有注意到的自信,是从心底散发的强大,可是,自己带着这个期望已经活了两年。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