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朋友小说 亲密朋友林梦笙温子安在线阅读

《亲密朋友》小说简介

主角叫林梦笙温子安的小说叫《亲密朋友》,是作者李九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梦笙这个**,看热闹的事儿他最积极,说到干活他就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寻思让他帮我扛水到三十号院儿,他说什么都不同意。嚎叫得比杀猪都惨,被我扯下来的羽绒服也不要了,他一溜烟地跑回家了。算了,指望他是指望…

《亲密朋友》 第二章 万水千山总是情,换我来爱行不行 免费试读

林梦笙这个**,看热闹的事儿他最积极,说到干活他就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寻思让他帮我扛水到三十号院儿,他说什么都不同意。嚎叫得比杀猪都惨,被我扯下来的羽绒服也不要了,他一溜烟地跑回家了。

算了,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我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以我们小区居民的生活标准看,像依云这种水是很没有市场的。又贵又不实用,照我妈的话说,这一瓶水能买一顿饭的菜了,脑子灌水银的人才会喝。

可是在林梦笙的力荐之下,我妈还是将信将疑地进了一箱的货。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这一箱货不到一天全都被三十号院儿的人买去了。我妈乐得眉开眼笑,这一箱水的利润比其他矿泉水的利润多出了十倍不止。一口气儿又进了十多箱的货,简直成了我们超市的明星产品,销售之王。

虽然这两箱水很赚钱,却没有享受到“王”该有的待遇,只是被我随意地放在我妈买的二手电动车里,上面还盖着难看的塑料布。

林梦笙说他不喜欢三十号院儿,其实我也不太喜欢。我总觉得那个院子的人像是活在解放前,自己家就是什么王公权贵,特别喜欢对别人颐指气使,好像天生高别人一等似的。我去送了几次货,就被人指使着干了好几次活儿。有让帮忙倒垃圾的,有让帮忙照看下孩子的,还有让我帮忙把门廊的地扫干净的……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就好像我应该应分似的。

钱难挣,屎难吃。为了赚钱还贷款,我也就忍了。不过自从一个大妈非要拉着我说哪里哪里长得不如她女儿好看后,我每次送货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送完货就走,多一句话都不说,要不是为了收钱,我都恨不得装聋哑人。

而当我今天把货搬到门口,业主把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更是十分庆幸自己挡住了脸。

“多少钱?”他问我。

他在低头数钱,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却像是傻了一样,久久都没回过神来。如同一道雷劈在我天灵盖上,我整个人都麻了。

这个男人,我认识。

准确点说,我单方面认识。

这个男人叫满城,是我上学时暗恋对象。我这辈子干过满怀少女心最羞耻的一件事儿,就是暗暗跟在男人身后走了三条街。

对象就是他,满城。

没等我回答,他的电话响了。他抬抬手示意我稍等,转身先去接电话。我傻傻地看着他,大脑完全不转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就听他在说:“对,我回来了……近期应该不会走了……好,好,是……等会儿说吧!我这里有送货的,人家还在等。”

满城挂断电话回来,他走近了,我又不敢看他了。手里送货单上的字迹都被我蹭掉了,我整个人都慌神了。不过这些满城都没注意到,他又问了我一遍:“多少钱?”

“五十元……不不不,是五百元。”我感觉自己舌头像是被缠住了,完全不听使唤,“五百七十六元……是不是五百七十六元?不好意思啊,这上面的字没写清楚,我不记得了。”

满城轻笑了一下,他拿出六百块钱给我:“这些肯定够了吧?”

不是不够,是太多了:“那什么,我找零给你……你别动了,我来帮你搬吧,我戴着手套呢!”

“不用了。”满城自己动手把箱子搬进去,“我来吧!你一个女孩子,让你送上来已经很辛苦了,这个楼里也没有电梯……零钱就存在你家,这两天我可能还需要买别的东西呢?”

“好的好的。”我看满城似乎是想进去了,“那把门关上吧,我也走了,我……再见啊!”

“再见!”满城关门回去了。

门虽然关上了,但我却没急着走。站在满城家门口,我不自觉地偷偷傻笑。用手捂住嘴,我都怕自己笑出声。手里拿着那六百块钱,我高兴得就像没见过钱似的。

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整个人都是快乐无比,幸福不已。开着电动车回去,我嘴里还哼着小曲。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所以我也没回店里,直接去了林梦笙家。

“不就没帮你送水吗?”林梦笙以为我是追来让他送货的,“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水还没送完?”

我拉起林梦笙,直奔他家沙发而去。迫不及待地拉开衣服,我掏出满城给我的六百块钱:“看,你看。”

“你捡钱了啊?”林梦笙动手就来抢,“见者有份,你是不是应该分我一半?”

眼见着林梦笙的爪子要抓到钱了,我急了,一把将他拍开……他直接被我从沙发上拍地上去了。

林梦笙愣了。

我也愣了。

我知道自己力气大,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大。赶忙将林梦笙扶起来,我问他:“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林梦笙说着话,鼻血跟着流下来了。他用手抹了把鼻血,哑声说,“应该死不了……吧?”

林梦笙摔下去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鼻部,他鼻梁本就高挺,撞肿了之后鼻子似乎更大了,整张脸上就一个鼻子异常地大,看起来很是搞笑,喜感十足。我去冰箱里找了瓶冰水,一边给他敷鼻子,一边忍不住发笑。

“到底什么事儿啊?”林梦笙鼻子里塞着棉花,他说话鼻音发沉,“不就几百块钱吗?至于对我痛下杀手吗?”

不就几百块钱吗……我拿钱在林梦笙面前晃啊晃,一脸严肃地说:“这哪里是几百块钱?这又何止是几百块钱?你知道这钱是谁给我的吗?”

“谁啊?”林梦笙说话嗡嗡地响,“要不是天上掉馅饼捡来的,你干吗笑得像二逼似的?”

我笑得高深莫测,我笑得像是朵花,我笑得都快看到后槽牙了:“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

“我其实也没那么诚心。”林梦笙很不给面子地说。

我也没搭理他的反抗,自顾自地说:“告诉你吧,这个钱,是满城给我的!”

“谁?”林梦笙一时没想起来。

“满城啊!”我不太高兴,“你是不是记忆功能退化了?这才十多年没见,你居然不记得他了?”

“谁?”林梦笙是真没想起来。

作为我最好的朋友,连我暗恋的人都忘了,真是让我很失望。我摇摇头,提醒他说:“就是我高中时候跟了他三条街,最后走丢了让你骑自行车接回来的那个。”

“哦!”林梦笙恍然大悟,“你说那个三白眼啊!”

“滚!”我抬脚一踹,林梦笙又摔下了沙发。

他另一个鼻孔,也流血了。

相书上说,三白眼的男人自私自利,冷酷无情。其薄情程度,和唇薄的男人不相上下。

可我始终相信,满城不是相书上说的那种人。我很喜欢他秀长的三白眼,里面有着小傲气,看人时也有着若有似无的疏离感。偶尔会流露出些小忧郁,那是令人心疼的忧郁……年少时候的我,就是被他那双眼睛迷住的。

我还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天都是和林梦笙一起骑自行车上学,我们每天都会经过满城等通勤车的站台。不管站台那里有多少人,我总是能一眼看到他。有时他和同学闲聊,有时他在一旁安静地看书。反正不管他站在哪个角落,都像是会发光一样,闪亮亮地吸引着我的注意力。

虽然平时我和林梦笙总是张牙舞爪疯疯癫癫的,但是满城一进入视线里,我立马就失语了。大气儿都不敢喘了,贴边灰溜溜地跑了……没想到啊,十多年后我再见到他,居然还能感受到那时的心跳。

蓬勃的,有朝气的,让人脸红的,心跳。

挨了我一脚两鼻孔同时飙血的林梦笙也想起了满城:“我知道了,高中时候你总想和他搭话,但是没勇气自己上前,就把我推上去应酬,结果让人误会我对他有意思的那个小白脸,是吧?”

林梦笙嘲笑满城是小白脸,这还真是挺好笑的。难道他从来都不照镜子的吗?他和满城比起来,明显他更像是小白脸啊!

不过林梦笙说得没错,我当年就是那么怂。自己不敢上前和满城搭话,总是推着林梦笙上前。林梦笙倒是够朋友的,他尽职尽责地替我和满城唠嗑,他热情友善地帮我给打篮球的满城送水,甚至还关切地帮我询问了满城补课的时间表……效果很显著,林梦笙成功地让满城误会他对自己有意思了。每次见到林梦笙过来,满城扭头就跑。

或许可能也许大概,林梦笙是自那以后再不愿意去三十号院玩的。

“梦笙啊!”我按住他的鼻骨,语气温柔得我都觉得可怕,“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林梦笙连连摆手:“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并不想听你的这个想法……你这口气,我简直是太熟悉了。温子安,你自己去照照镜子,每次你有黑锅想甩给我背的时候,你都是这副丑恶的旧社会嘴脸。”

“别这样嘛,林先生。”我像哄儿子似的拍拍林梦笙的脑袋,“咱们两个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有着二十九年零三百天的革命情谊。现在我可能有点小忙需要你帮帮,你忍心拒绝我吗?”

“忍心。”林梦笙躲开我的手,干脆地回答我。

我顶住挫折,继续打感情牌:“你想想这么多年,我是怎么对待你的?你泡妞约会不方便放学可都是我帮你拿书包回来的吧?你那些小**怕你妈看见,都是我帮你藏我家的吧?每一次接送的快递,每一次泡好的泡面,你都不想想是谁为你默默付出着吗?你难道舍得拒绝聪慧善良美丽的我吗?”

林梦笙态度坚决:“你不用卖惨了,我特别舍得。”

“林梦笙!”我没了耐心,气呼呼地看他。

“好吧好吧好吧。”林梦笙妥协,“有什么事儿你就……”

林梦笙刚一答应,我就迫不及待地说:“我想让你帮我追满城。”

“不可能。”林梦笙想都没想就拒绝我了,“不是我不可能帮你,而是你根本不可能追到满城的。”

“为什么啊,我为什么就追不到他啊?”林梦笙说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他结婚了?还是他有女朋友了?要是都没有的话,我为什么不能追他?”

林梦笙惊讶地看着我:“温子安啊,你是受什么**了?你……你以前怎么没这么大的气势啊?你上学的时候要是这样下定决心去追,不见得追不上他啊!现在才想起来,孩子死了才来奶,管什么用啊?”

那时候?那时候我不是年少无知么!

行吧,其实我现在也没知道多少。但是和那时候相比,我却多出了一股勇气,一股破釜沉舟的勇气……如果说,我一定要结婚的话,与其和相亲的那些奇葩浪费时间,为什么我不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浪费时间呢?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林梦笙,他对此很不赞同:“温子安,你从一开始就搞混了。喜不喜欢,能不能在一起,适不适合结婚,这完全是三件事儿……你现在脑筋是不是不清醒了?你是不是被你**婚逼疯了?你喜欢满城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怎么你们两个这辈子刚第一次说话,你就要以身相许了?你没毛病吧?”

林梦笙不理解,可是我却很清醒。我知道我很正常,甚至我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清醒过:“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你……林梦笙,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相亲见过许许多多的人,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从来都没有心动的感觉。心动的感觉是什么,你懂吗?你有过吗?”

“嗯。”林梦笙略微沉吟,他很老实地回答我,“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有了。”

“我也很久没有了。”我说,“可是我今天见到满城,我感觉我的心又动了。”

我试着把我的想法告诉林梦笙听:“我知道,我明白,就算我努力了,我也不一定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可我毕竟这个年纪了,我总要尝试一下啊!像是以前,我现在想想以前,我都觉得后悔。当年为什么那么在乎会丢脸啊!我就应该直接走上前,坦白地告诉满城,饮料是我给他买的,喜欢他的是我。我要是那么做了,我的青春估计也没遗憾了。”

“是啊!”林梦笙很小心眼地计较着,“你那么在乎怕丢脸,结果丢的都是我的脸。”

“这次不会了。”我拉着林梦笙的手,认真地和他保证,“这次我一定会很勇敢地去争取自己想要的幸福,我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满城。我要告诉他,我很喜欢他,我想试着和他交往,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他共度一生。”

“哇,你真是好勇敢啊!”林梦笙一本正经地揶揄着我,“不过这些话你今天为什么不当面告诉他呢?温子安,你现在告诉我这些话,又那么认真地拜托我……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和满城说这些话吧?”

“呵呵呵呵……”要是林梦笙主动要求,那也行啊!

“温子安,你给我滚出我家!红中过来,咬她!”

在我死皮赖脸地央求下,林梦笙答应了我的请求。不过那么肉麻的话他是不会给我转达的,他的底线很明确:“我可以帮你出谋划策,但是我不会和满城见面的。”

“行行行行,妥妥的。”我双手推着想往我身上扑的红中,满口答应,“你恋爱经历比我丰富,我听你的。”

得到我的再三保证后,林梦笙才不情不愿地把他家的红中拉走,答应我会去好好问问清楚,他让我先回去。

满城给的货款我没有给我妈,而是自己偷着留下了。晚上看店,我时不时地拿那钱出来看看。钞票上毛爷爷的笑容慈祥,就像满城一样。不不不,我不是说满城笑得慈祥,我的意思是……

“安安,你笑什么呢?那钱上有花啊?”我妈走过来问我。

我嘿嘿傻笑:“哪儿啊,有花不成假币了。”

“那你笑什么呢?活也不干,都笑一晚上了。”我妈奇怪地看着我。

我还是嘿嘿地傻笑着:“不是啦,其实也没有一晚上。”

“你这孩子……”我妈彻底被我的傻笑击败了,“我就说,你应该早点结婚,早点结婚。要是二十五岁之前就把婚结了,会有这些事儿吗?现在孩子都满地跑了,你还有心情和闲工夫在这儿傻笑?”

“呵呵呵,妈,你说得对。”

我妈以为又会有一顿唇枪舌剑,没想到我竟然痛快地承认了。我妈就算再好战,无法得到回应也让她很窝火。既然理论上说服不了我,我妈继而转向人身攻击。她很艰难地抱起三四十斤的汤圆,气呼呼地说:“算了,我懒得和你说了,和你说再多也没用,你也不听我的。汤圆,走吧,和妈妈进屋吧!我呀,还是指望你快点。想让她结婚是没指望了,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呢!可是你不一样啊,你还有半年就能配种了。到时候,就让你和老林家的红中……”

“哈哈哈!”我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我是放声大笑。我妈和汤圆都被吓了一跳,一人一狗都躲着我走。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了,我笑得像个**。整整笑了一晚上,我笑得面部神经痛。

当天晚上我做了很好的一个梦。

梦里我又回到了高中的时候,我和林梦笙一起骑自行车去上学。路过满城上学的通勤车站,他就在树下安安静静地站着。身上穿着私立高中定制的校服,雪白的衬衫让他的脸型看起来更加立体。微风吹过,他的碎发飞扬。手里拿着一本英文书,他静静地看着。

这样的场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有整整两三年的时间,这样的场景差不多点亮了我的整个青春岁月。

梦里的我要大胆得多了,我不再远远地看着他,凝望他,而是主动走近他,告诉他,我有多么喜欢他,我有多想要和他在一起。

梦里的满城也要比现实中热情得多,他没有说话,却主动拉起了我的手。低头吻住了我,他亲得很缠绵。这是一个很咸湿的吻,真的是又咸又湿……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见汤圆毛乎乎的脸近在眼前,它伸舌头在我脸上不停地舔。

我刚才吃的就是它的口水。

我立马精神了,外面的天蒙蒙亮,我又可以遛狗了。

带着汤圆,我率先去了林梦笙家。虽然这个时间来有点冒昧,可我已经顾不了太多。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林梦笙他爸,林叔叔。

林叔叔和我爸是同事,他们两个以前一个车间的。年轻的时候两个人没事儿就喜欢在一起下下棋、喝喝茶水、养养花什么的。我们两家又住对门,关系好得不得了。林叔叔没有女儿,他总拿我当女儿看。小时候他还经常开玩笑,让我当他家儿媳妇啥的。

被我扰了清梦,林叔叔也没生气,只是问:“安安,你怎么这么早来,有事儿啊?”

“早啊,林叔儿。”我往里看了看,“林梦笙起来了吗?”

林叔叔让我进来:“没有,他还在睡呢!估计他也刚睡着一会儿。这臭小子,一天天没个正经工作,就知道七混八混的……”

可能是意识到我现在也属于无业游民,林叔叔怕我多想就没再往下说:“你进去找他吧!”

“梦笙,梦笙,醒醒,安安来了。”林叔叔帮我敲了敲林梦笙的门,他转身回屋去睡了。

“林梦笙,我进来了啊!”

推开林梦笙卧室的门,我先放汤圆进去了。汤圆是不管什么男女有别,我一松绳子,它直接窜到林梦笙床上去了。汤圆三四十斤的体重,猛地压到林梦笙身上,林梦笙吓得惨叫一声:“我勒个擦,这是什么东西?”

“是汤圆。”我憋住笑,邀请他说,“天亮了,我找你去遛狗。”

“啥?”林梦笙拿起床边的闹钟看了看,他气得在床上翻腾,“温子安,你是不是有病啊?现在才早上五点多,你遛哪门子狗啊?”

“可是狗醒了啊!”我很无辜地指着汤圆,还有被他关在阳台上的红中,“你看它们多可怜,就等着你遛呢!”

我又松了松绳子,汤圆跑过去抱着林梦笙的脸一顿狂舔。林梦笙想推推不开,想躲躲不了,一怒之下,他说:“你不是闲着没事儿干吗?正好你来了,这两条狗你自己遛吧!”

“那哪儿行啊!”得,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我自己……我自己看不过来啊!”

林梦笙一肚子起床气儿,他哪给我机会好说好商量?放了红中出来,他很解恨地说:“蚊子,我就问你,你还想不想追满城了?”

“行了,你不用多说了。”我很懂规矩地牵起红中的狗绳子,“你的意思,我完全明白。等我遛完狗,我再来找您,您好好休息啊,我就不打扰了!”

林梦笙勾唇浅笑:“为了你,我可是打听了一晚上满城的事儿。我要是休息不好,我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红中先放你家吧!下午我起来,我去找你。红中的午饭,你就管了吧!”

林梦笙家的红中,一顿能吃一个肘子四个鸡蛋……他是不是摆明想敲我的竹杠?

红中的体重是我家汤圆的一倍,饭量也是汤圆的一倍。在红中吃了四个鸡蛋和八根火腿肠打了无数个饱嗝放了无数个红肠味儿的屁后,林梦笙才姗姗来迟。

“好儿子,在阿姨家受委屈了吗?”林梦笙摸摸摇尾巴的红中,宠溺地说,“要是受委屈了,你告诉我,爸爸给你出气。”

林梦笙经常很无聊,他是一点亏儿都不带吃的。我放汤圆吵醒他睡觉的事儿,他说什么也得讨回来。用一种我虐待他家狗的语气询问着,好像我是恶毒阿姨似的。

可是没办法,谁让我有求于他呢?怎么说,我的态度也得好点:“红中在我家好着呢!你看它吃的火腿肠包装袋还在那儿呢,就等着他爹来给付钱呢!”

“付钱没问题啊!”林梦笙大方地说,“不过满城嘛……”

“我请了。”我迅速地反应过来,“红中是你的好儿子,那就是我的好侄子。以后它来我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绝对不要钱。”

这话我说得真的是字字带泪,声声啼血。要是我妈知道了,不一定怎么臭骂我不懂勤俭持家。

林梦笙对我的回答很满意,他从对我的压榨中感觉到十足的乐趣:“那怎么好意思啊?可是你既然这么说了……我要是拒绝你,岂不是很伤害你的感情?不不不,我不能这么做。儿子啊,以后来阿姨家随便吃,不用客气啊!”

“好。”我笑得肌肉痉挛,话说得咬牙切齿。

让红中在垫子上趴好,林梦笙终于开始说正经事儿了:“我昨天都给你打听好了,满城现在和你一样也是单身。不过他和你不一样,追他的人可多了去了。但是满城那个人吧,他不喜欢太直接的情感表达,你一定要含蓄,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冲动告白那套就省了吧!还是要有点技术含量,直接勾引。”

林梦笙的姥姥家在三十号院,虽然他姥姥家和满城家算不得多好的邻居,可毕竟在一个院子住了几十年,多少还是了解些的。七大姑八大姨那么多,闲话自然传得也快。林梦笙打听了一晚上,满城的事儿他差不多就摸了个门清。

“满城高中以前的事儿就不用我多说了吧?那些你比我都熟悉。”林梦笙想了想,对着认真做笔记的我说,“高中毕业后,满城就去英国留学了,念的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学的是物理。他的学习成绩优异,从那儿出来后,又去了美国。满城的姑姑在美国,好像是研究什么导弹燃料的,据说那研究所的一个大楼,就是满城姑父投资建的。大姨也在美国普林斯顿的研究所,专门负责带博士生的。还有什么大舅,反正也是超级大学霸。然后……”

开始我还认真地做着笔记,可是我越往下听,越觉得听不下去了。满城家的条件很优秀,这我一直都知道,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之间的距离,竟是如此的大。

看上去我们两家只是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但实际上的差别,是一天一地。

也是啊,毕竟他是喝十五块钱依云的精英,而我只是喝两块五一瓶健龙的小平民。

林梦笙后面再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听进去。我沉浸在自卑的情绪中无法自拔,如果说我年轻时候的喜欢是因为羞涩止步不前,那我现在的爱情幻想就是终于现实的残酷。

怎么说也快三十岁的人了,总不能一直那么天真不是?

林梦笙走了之后,我坐在柜台里始终闷闷不乐的。我妈从外面回来,我惆怅地问她:“妈,你说以我当年高考的成绩,我能考上伦敦帝国理工物理系吗?”

“啊?”

“妈,你说我家的族谱里可能有一个姑姑在美国研究所里研究导弹燃料吗?”我微微叹气。

我妈一脸呆愣:“啊?”

“我有姑父能捐钱盖大楼,然后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大楼的吗?”我用手托腮,眼神迷茫地看向远处。

我妈彻底傻眼:“啊?!”

“妈,那我有没有大姨,可以……哎哟,妈,你打**吗?”

我妈照着我脑袋又拍了一下子:“我打你干吗?我把你打醒啊!大白天的,你做什么白日梦啊?”

哎,我又是一声长叹。我还能说点什么呢?在满城家稀松平常的事儿,到我们家就成白日做梦了。

“妈,我渴了。”我说,“给我拿瓶依云吧!”

我妈拿出朱大夫的电话给我:“你还是去看看精神科吧!”

哎,凄风楚雨,楚雨凄风。纵使相逢未嫁时,也无情来也无意。

再见到满城之后,我的情绪特别高涨。我感觉我的缘分终于到了,我是一分一秒都等不了了。可是在听林梦笙说完后,我是完全被打击了,彻底没信心了……天生没有大女主的命,就算流泪得像个玛丽苏,也没有全世界的男人来爱我。

意志消沉的我躲在卧室不出来,不想出门,也不想见人。就这么躲了三天,林梦笙找来了。

“蚊子,你在家憋什么求爱大计呢?”林梦笙推门进来就问我,“你要是想什么大招,你也告诉告诉我啊!”

我黯然神伤,我蓬头垢面,我的爱情还没开始已经结束,我已经知难而退准备放弃:“我不求爱了,我什么都不求了,我想明白了,你说得对,我追不上满城的,我放弃了。”

“呸,你看你这怂样儿。”我说放弃了,林梦笙却来了精神头儿,直接将我从被窝里捞出来,他拉开衣柜门给我选衣服,“你那天不是说要尝试吗?不是说要努力吗?不是说万水千山总是情换你来爱行不行吗?你那股劲头哪儿去了?被狗吃了?”

我是怂啊,我承认啊!我浑身像是没骨头似的,被林梦笙从哪儿拉起来我又从哪儿躺下了:“可是他家那么优秀,咋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吧?我……”

“你咋知道他家就一定想找门当户对的呢?没准人家就喜欢追求真爱至上的呢?”

“但是再怎么也要找个学历相当的吧?”我苦闷地说,“我才是本科学历,可是他……”

林梦笙不等我把话说完,劈头盖脸给我一通教育:“也许不是呢?我了解过了,满城之前的女朋友,都是普通人。你以为高智商的人一定要找高智商的?难道两人结合要生个爱因斯坦出来?可能他就喜欢和自己互补的弱智呢?”

“我谢谢你哦。”我不高兴地嘟囔,“这么准确地就把我分到弱智的行列了。”

林梦笙没听见我的话,他说:“爱情嘛,都是会让人失去理智的。你要是能让满城喜欢你,那些外在的条件都不是问题。你现在以为的阻碍,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你以为电视里男人分手时说的我家不同意都是真的?那只是想分手又找不到别的说辞罢了……不过蚊子,你就没有颜色稍微靓丽点的衣服吗?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你以前穿这些是去上班还是上坟啊?”

林梦笙把我从家里拉出来,他直接带我去了理发店。

“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会喜欢生活不能自理的女人,但没有男人会不喜欢懂得示弱的女人。”我坐在椅子上,林梦笙站在我身后,他顶替了理发店Tony的位置,抓着我乱糟糟的长发摆弄着,“蚊子,你哪里都好,就是太不懂得示弱了。尤其是你的打扮,没有很好地扬长避短。你看你现在的形象,看起来就和你的内心一样结实。”

林梦笙说起话来一套又一套,他不来推销办卡简直可惜了:“你这发型,不行。剪短吧!就剪现在韩国妹子最流行的那种短发,刘海短一些,头发也短一些,看起来人也萌一些。发梢稍微烫一下,再染个栗黄色,绝对好看。”

“行吗?”我对林梦笙的话将信将疑,“我这个身材……剪短发会显胖吧?”

“不会不会。”林梦笙十分笃定确定以及肯定,“我交过的女朋友比你看过的韩剧都多,对女人的造型,我比你有研究。这个发型特别百搭,是个女人梳就能好看……行了,就这么整吧!来师傅,剪吧!”

这、这就剪了?!

我的长头发,留了能有三四年了。当时还想,留头发长点,为了以后结婚做造型准备。可头发是留好了,婚却一直没能结成。现在一下子全都剪短,我真的是很不舍得……不过要是好看,我也忍了。毕竟留长发的目的,也是想让自己好看不是?

我发质很硬,染烫都比较耗时。我和林梦笙是早上七八点来的,到了中午才弄完。我弄头发的期间,林梦笙已经聊走好几批的客户了。在他的热情介绍下,有好几个还办了卡。

“你要是来这儿,Tony该下岗了。”我嘲笑他。

林梦笙对我的嘲笑不以为意,他特别沉溺其中乐此不疲,虽然我看不出乐趣是个啥。

我想得还是太简单了,当Tony把我的头发吹完后,我想杀了林梦笙的心都有了……剪了短发的我,像是被人压着脑顶把脖子按进去了一样。整个肩膀上耸,看着健壮无比。

简单点说,看起来像是没脖子。

“说好的百搭呢?说好的是个女人梳就好看呢?”我恶狠狠地瞪着林梦笙,“你那些女朋友都是怎么处的?你眼瞎吧?”

林梦笙完全不把我的恶毒当回事儿,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可能……也不是所有女人都适合吧?”

说完他像没事儿人似的,云淡风轻地出了理发店。挥一挥衣袖,掉了两根我的头发。

“……”这屁他怎么不早放呢?

头发剪坏了,我心情郁闷得很。我想要回家去,又被林梦笙拉住了:“别走啊,我还得带你选衣服去呢!”

“你?快算了吧!”我再不要相信林梦笙的眼光了,“从我的发型上,我已经看出你十八线开外的审美情操了……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行吗?我还没结婚呢,我还要嫁人呢!”

林梦笙用胳膊圈住我的脖子,他用力拉着,说什么都不让我走,我险些被他勒死。为了给自己的审美证明,林梦笙也算是下血本了:“根据你的发型,我琢磨出了一套绝佳的搭配。这次绝对是绝佳的,不绝佳我就吞粪自尽……要是不好看,我付钱,这总可以吧?走吧,走吧,看我多够意思,为了你能嫁出去,我都下了血本了。”

小说《亲密朋友》 第二章 万水千山总是情,换我来爱行不行 试读结束。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