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迟稚涵齐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嗨你的锅铲迟稚涵齐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请欣赏: 高大的男人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周围很空旷,四面落地窗外都是葱郁的植物,初夏的天气,色彩斑斓。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男人的身上,又因为男人白到透明的皮肤折射出淡金色的光晕,光晕里面每一颗汗水都变成了彩虹的颜色,在这个空旷的空间里,在色彩斑斓的初夏背景下,美得像是一幅静止的画。

    嗨你的锅铲完结章节免费阅读

    心跳如鼓。
    手却下意识的伸了出去,按下了床头的电灯开关,屋子角落里一圈暖黄色的灯光亮起,并不太亮,但用来照明应该够了。
    脑子仍然混乱到嗡嗡作响,却莫名的在意起她之前在***暗中的那一声很轻的呼痛声。
    迟稚涵,走路的时候不爱看路,很容易撞到桌角。
    在门外响起密码锁开锁声音之前,悄悄的把被子拉开一条缝隙,透过昏黄的光线又确认了一遍照明。
    门就在这时候被打开,外面的日光让他眯了眯眼,看到了一双穿着毛茸茸拖鞋的脚踝。
    迅速的放下被子,***暗中仍然是他熟悉的闷热的安全的感觉,他却突然放空。
    之前嗡嗡作响的脑子,似乎被人按下了静音键。
    只能很清晰的听到她关门的声音,体趿着拖鞋走出玄关,然后停住。
    “你开了灯啊?”语气上扬,很惊喜的样子,然后低声呢喃了一句,“真好。”
    齐程的手指无意识的弯曲了一下,呼吸放轻,闭了闭眼,眼睫毛划过被套,痒痒的。
    又是一阵体趿着拖鞋的声音,她走路***懒洋洋的,前脚贴着后脚,拖拖踏踏,漫不经心。
    所以特别容易磕磕碰碰。
    她似乎在客厅中央站了一会,然后吸了吸鼻子,才往吧台方向走。
    齐程皱眉,因为敏感的***格在加上需要研究迟稚涵的微表情做素材,他很清楚迟稚涵的小动作。
    她在很尴尬的时候,会吸鼻子。
    在对门做菜开小差导致锅子里的汤煮沸溢出来的时候,会吸鼻子,接电话对方吐槽她现在的老板太诡异的时候,会吸鼻子。
    她刚才在客厅中央……看到了什么?
    不安的动了动,衣服摩擦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大声,齐程脸红,冷汗又开始往外流。
    “我看到监控屏幕了。”迟稚涵又吸了吸鼻子,“***眼看到还是会觉得……有点怪怪的。”
    收拾碗筷的声音听起来很清脆,迟稚涵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再开口,齐程在被子里的冷汗越流越多,呼吸声变重,身体又一次因为脱水而感觉到眼前发白。
    她似乎出去了,门被带上,屋子里再一次安静。
    可是他,却动不了了,再次一次脱力,躺在床上喘的像一条离开水的鱼。
    监控里也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看。
    在对面设监控,本意是为了这一本漫画,之前请的私厨都是男人,齐宁又特意叮嘱过对门的人怕吵,所以他们的态度也一直都是公事公办的,他从来没有觉得监控有什么不妥。
    但是迟稚涵和他的互动,让这一切变了质。
    监控早就已经不完全是为了看她做饭了,迟稚涵把大部分的活动时间都放在了客厅,用摄像头交流的那段时间,迟稚涵甚至会和他一起看完一部电影。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互动,哪怕心里知道不妥,今天还是因为屋子里太安静,下意识的就打开了它。
    也难怪迟稚涵会尴尬。
    迟稚涵心里面,会不会觉得被侵犯,想象像他这样的怪物,藏在阴暗不见光的角落里,睁着眼睛贪婪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画面让他觉得难堪。
    齐程仍然在喘,眼前一阵阵的晕眩发***,却咬着嘴唇坐了起来,因为太***,嘴里甚至尝到了***的味道。
    他想去关监控。
    难堪的全身都像是有蚂蚁爬过,又像是赤身***被晾在人来人往的街上。
    发病后的负面情绪终于彻底侵袭了他的理智,他感觉自己呼吸粗重,眼前一阵阵发***后那片***色慢慢的变成血红。
    所以他没有听到密码锁再一次打开的声音,打开门后突然亮起来的亮光让他下意识的转头,背着光,他只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
    迟稚涵看到监控屏幕的那一瞬间,心情复杂。
    不管是签一个月的临时合同还是现在的一年续约合同,她都没有对这个监控提过任何异议,哪怕心里面已经知道,这个监控早就已经不是查看做菜过程这么简单了。
    这监控是对门这位查看外界的唯一出口。
    一个人住在那么空旷的屋子里,蜷缩在楼梯后面的床上,拉上所有的窗帘杜绝任何光亮,看起来绝望无助,却仍然会忍不住打开监控屏幕。
    这种举动,看起来像是求助。
    一个不想被拉入***暗***渊的人,做出的隐晦的但是迫切的求助举动。
    她完全能读懂。
    但是在看到监控屏幕里面熟悉的厨房摆设的时候,还是微微红了脸。
    好……清晰的摄像头。
    那么她有时候早上带着巨型眼睛框冲到卫生间上厕所的样子,也被他看光了……忍不住脸红,带着莫名的恼羞成怒的情绪,闷头闷脑的收拾完碗筷,走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才想起来,她刚才抓了一把牛轧糖忘记给他了。
    而且,窗户是不是也没关。
    入秋了,临近傍晚会很冷,他们住的地方又因为绿化太好,温度特别低。
    犹豫了一下,找了个盒子又抓了一些其他零食,煮了一壶焦糖苹果茶,撒了一些肉桂,给自己找了个送下午茶的名头,体趿着拖鞋又打开了门。
    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暗,但是却看到了床上应该躺着的人的正直立立坐着的身影。
    ……
    首先,确实是个男人,头发凌乱。
    然后,似乎个子很高,身材也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瘦削。
    最后……为什么感觉这身形不太像是中年人……两个因为光线都看不清楚对方长相的人,就这样隔着门对视了两秒钟。
    ……
    床上的那位像是受惊的动物,呆愣了一下之后动作迅猛的拉起被子。
    然后就这样直立立的罩着被子变成了一坨。
    ……
    已经适应了屋子里昏黄光线的迟稚涵眨眨眼。
    她也很惊慌来着,那一瞬间她甚至想转过身去,脑子里面特别荒谬的担心自己会看到他头上长了角……但是他现在这一坨让她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做惊慌的那一方,因为床上那位看起来真的已经石化了。
    “那个……”清了清嗓子,迟稚涵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能理直气壮一些,“你中午只喝了粥,我怕你饿所以做了下午茶。”
    石化的那一坨仍然僵硬着。
    迟稚涵犹豫了下,决定不要提醒他刚才因为动作太大,他的个子又高,现在被子并没有完全遮住他。
    所以他现在一双白的晃眼的大脚正露在外面,十个脚趾都缩成一团,每个脚趾都在诉说他即将***张身亡的心情……这脚看起来最多二十岁……
    保养的真好……迟稚涵莫名的脸红了一下。
    “我转过身,你躺好后再敲床头告诉我好不好?”抿着嘴想出一个荒谬的办法,说出口后反而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很适合现在这个荒谬的时刻。
    那坨石化的东西在犹豫了几秒之后点了点头。
    被子有些厚重,点头的时候下滑了一点,吓得他又立刻一动不动了。
    “……我转身了。”迟稚涵有些不忍,快速的转身,然后规规矩矩的站直了一动不动。
    齐程整个人都是懵的。
    迟稚涵开门的那一瞬间,他正在发病初期阶段,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从脊椎尾端开始,全身肌肉开始缓缓的失去知觉。
    然后他就被阳光刺中了眼睛,金光闪闪的,带着暖意,刺的他眼睛湿润润的一片。
    再之后的所有行为,就完全是身体下意识的动作了。
    很蠢。
    蠢得像是四肢爬行的怪物。
    可是做都做了,他僵在被子里,被动的等着迟稚涵的反应。
    会笑他吧……
    她刚才,应该看到他了……
    鬼一样的模样……
    咬着下唇,齐程的***色眸子里水气氤氲,眼眶开始一点点的泛红,指关节因为抓着被子太***,现在生***生***的。
    他其实,长得挺好,没生病之前,体育很好,成绩中上,打篮球的时候,会有很多女孩子围着篮球场为他加油助威。
    那时候的他真的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连脸都不敢露出来的样子。
    迟稚涵放柔语气提出来的方案,让他松了一口气,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水气凝结成了水珠,滴落在他的衣服上。
    她没有嘲笑他,很体贴,做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全都很贴心,没有让他难堪过。
    但是他,心情并没有因此变好。
    那一瞬间,他脑子里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如果当时开门的时候是过去的自己,那么他可能会扬起手,对着迟稚涵露出大白牙。
    打招呼而已。
    迟稚涵应该得到的礼遇。
    她照顾了他那么多天,叽叽喳喳的填满了他所有胡思乱想的空间。
    水滴一滴两滴的落在衣服上,齐程吸了吸鼻子。
    缓慢的躺好。
    然后很难过的伸出了手,敲了一下床头上的木板。
    他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现在的他,能发出来的,只有这样沉闷的敲击声,他甚至,都不敢出声。
    一如既往的,讨厌他自己,只是这一次,多了一丝丝不甘心。

    嗨你的锅铲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迟稚涵有些内疚。
    那位吸鼻子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特别清晰。
    她……因为自己的莽撞把他吓哭了。
    见了他的养病环境后就一直忍不住多管闲事,越界这件事,自从做了他的私厨后就不合常理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做。
    她的爱心其实和大部分人都差不多,看到网上那些被遗弃的流浪猫狗会觉得心***,但是真的让她领养一只回家,却又会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打退堂鼓。
    有爱心,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冷漠的只愿意关心自己。
    可是这个人,莫名的总是会让她觉得……感同身受。
    那种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的绝望,还有在绝望中总是会忍不住做出来的求助举动。
    这其实也是她这几年的常态。
    这个独居在私家花园正中心洋房里的男人,有显赫的身世,身边的***戚和医生对他都付出全力,请一个烧饭的厨师,开的月薪价是五星级酒店厨师一年的年薪。
    似乎,风光无限,似乎,被很妥善的照顾。
    但是他的绝望感,和她,一模一样。
    “苹果茶我用酒精灯温在玻璃壶里,点心都是我平时做的甜点,牛轧糖是你上次点餐的时候点的,当时没来得及做。”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和缓,装作没事发生,“放了很多坚果和蔓越莓,做了原味和抹茶两种,抹茶的更好吃一点,不过吃完记得刷牙。”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迟稚涵悄悄的转头看那个人的身影。
    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被子乱七八糟。
    ……
    抿嘴,告诫自己真的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触碰病人的底线,把注意力放到窗户上。
    “我把窗户关了,暖气调低一点,这样屋子里不会太闷。”转头又忍不住看了眼被子。
    要命,被子一大半都快掉到地上了,他也不敢去捡,手******的抓着,整个人僵着一动不动。
    ……
    “我……”迟稚涵咬着下唇,难得的迟疑了一下,吸了吸鼻子。
    “我不看你,就是过来帮你把被子盖好行不行?”看着他无助的样子挠心挠肺的难受,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
    真的把人当傻子了。
    迟稚涵简直开始恨自己。
    她走出门后那个人自然能自己盖好被子,为什么就非得要多此一举的问一声。
    正红着脸想应该怎么措辞才能不尴尬的把之前那句话收回,床头又闷闷的敲了一下。
    ……
    他当然不是真的就自己盖不了被子了。
    只是气氛太诡异,正好她提出来了,他就让她顺着台阶下了而已。
    求和的意思。
    ……这个人,有时候体贴的让人难受。
    刚才对视之后惊恐成这样,现在却愿意冒着自己被看到的危险,同意她靠近。
    只是不想她难堪而已。
    揪着心靠近床头,楼梯后面没有那一圈小夜灯,她走进后因为背光的关系,那个角落显得更***。
    床很大,也再一次印证了她的猜测,对门的这个人,个子很高,甚至比齐鹏还高一点,只是没齐鹏那么壮实。
    床单被套枕头都是***灰色的,他露在外面的那点衣角裤脚,也是一样的色系,暗沉沉的。
    迟稚涵铺被子的时候,严格遵守了自己绝对不会看他的承诺,低着头,很仔细的帮他掖好了被子的缝隙,让他能***的缩在里面。
    齐程额头上有因为陌生人靠近后产生的生理***冷汗,周围是迟稚涵身上的带着烘焙味道的甜香,他***张的都有些恍惚。
    敏感到都能觉察出迟稚涵在床尾铺床的时候,呼出来的气息拂过脚踝的感觉。
    吓得一哆嗦,然后感觉到迟稚涵停下手里的动作。
    “好啦!”努力保持雀跃的语气,迟稚涵像是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一样,吁出一口气。
    她其实也***张,这界越的有点大,尤其是今天才发现对门这位其实应该不太可能是她想象中的中老年人。
    年纪并没有大到让她心安理得的照顾老者的程度。
    孤男寡女,她居然还主动要求帮他铺被子,本来以为这个动作其实没什么,但是真的铺起来才发现,有些诡异。
    她不能碰到他,视线又不能看向他,可是她低头的时候,头发发梢会不小心蹭到,也幸好,他***衣挺厚实。
    “你休息一下,监控开着。”迟稚涵退到客厅这边才重新开口,“我还是正常晚餐时间给你送晚饭,来之前会先敲门再按密码锁。”
    “如果提前饿了,就晃两下摄像头,我下午都在客厅,会看到的。”收拾好一切后总算松了口气,退出去之前还是多解释了一句,“我只是觉得这摄像头比我想象中的高清很多,所以有点惊讶,并没有别的意思。”
    “开着摄像头挺好的,你有事动一下我也能马上知道。”说完觉得这句话实在是羞耻,脑子一抽跟着补了一句更羞耻的,“反正卧室里没有就行。”
    ……
    被自己胡说八道气到昏厥的迟稚涵手忙脚乱的开门,手忙脚乱的关门,然后又大声的喊了一声:“记得啊,正常的晚饭时间点。”
    ……
    缩在床上的齐程把被子掀开了一点点,确认房间里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之后,才把被子重新塞好,塞的时间有点久,很用心的想塞成刚才迟稚涵塞成的样子。
    对门的监控很快有了人声,迟稚涵开了音乐,舒缓助眠的那种。
    齐程忍不住又探出头去看监控。
    她很忙,来来回回的抱了五六个瓦罐,一字排开的放在流理台上。
    “你休息,我做泡菜。”迟稚涵对着镜头愉快的宣布,然后就不再管他,扎起头发包好,戴上口罩,进入他熟悉的,厨师的工作。
    舒缓的音乐背景于是有了淅淅沥沥洗菜切菜的声音。
    电脑的冷光屏幽幽的亮着,吧台上小小的一盏酒精灯上面是桃色的焦糖苹果茶,冒着热气。
    齐程***了下嘴唇。
    身体还是不***,却不是因为发病,而是每次发病后独有的虚脱感。
    迟稚涵的擅闯,阻止了他进入自闭症的过程,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事后居然没有反弹。
    那天对大哥说要把迟稚涵一直留在这里,是气话。
    因为知道治疗过程,因为觉得治疗过程没用,故意说出来想看看大哥反应的气话。
    但是现在,他心里隐隐的有种想要把气话当真的冲动。
    最初续约,只是想帮她。
    经济上的,精神上的。
    赵医生他们翻看监控录像,只看他们两人互动的地方,他悄悄的彻底删除了两段凌晨的视频,一直没人知道。
    那两段视频里,迟稚涵梦游。
    漫无目的的在屋子里转圈,然后再漫无目的的回房间。
    偶尔,会哭。
    和她白天笑嘻嘻什么都好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梦游的她,脸上全是悲伤。
    他一直觉得她的精神状态不应该是这样持续的亢奋,哪怕是因为齐宁的正能量叮嘱,也不应该是这样持续的状态。
    正常人过的再幸福,也会有情绪低落的时候,而其实并不幸福的迟稚涵,哪怕接电话的时候发火,脸部表情都是笑笑的。
    齐程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得病之前,最初的症状,也是梦游,因为压力过大,因为***眠出现问题。
    当时他没有当回事,可那之后,就是漫长的永无宁日的反复治疗。
    他已经无可救药,但是总想试试能不能帮帮已经在悬崖边的迟稚涵,哪怕他也觉得自己应该是力不从心的。
    可迟稚涵自从和他摄像头交流后,就没有梦游过了。
    她只有在白天精神压力极大的情况下才会梦游。
    续约一年,正好够他画完这本漫画,也够他慢慢的和迟稚涵沟通她的问题。
    或许离开之前,还能帮她一把。
    毕竟他为了救自己,看了无数的心理治疗的书。
    这样的他,似乎也不算是毫无用处。
    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疑惑,她呼吸落在他的脚踝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幻觉,就只是感受到自己被很轻的吹了一口气,然后他打了个寒颤。
    以为应该会出现的,灼烧的痛觉和血肉模糊的幻觉居然都没有出现。
    赵医生给他看他的心理评估,很热情的告诉他这个月他进步很大。
    他一直没放在心上。
    觉得那肯定是骗他的,心理评估他每一次都乱填,虽然出来的结果准的让他毛骨悚然,但是这一次,他死活不信。
    难道,真的……不一样了?
    ***
    洋房外面的帐篷其实一直没有收走,只是搬到了迟稚涵和齐程都看不到的地方。
    两个男人端着热茶看着监控屏幕一言不发。
    齐程有***倾向后,齐鹏让赵医生在齐程某一次自闭症状发作的时候装了隐形摄像头。
    不会每天都开着,只是在齐程血压心跳不稳定的时候开着,以防万一。
    迟稚涵的大胆一直让齐鹏捏了一把汗。
    但是齐程的反应,却让他大跌眼镜。
    “难怪宁宁会对迟稚涵那么不***。”齐鹏苦笑,齐宁是妒忌了,齐程很少有这么合作的时候,迟稚涵只用了一个月,似乎就已经让齐程内心接纳了她。
    他们之前不是没有找过有心理咨询资格证的人贴身陪护,大部分的都近不了身,小部分能近身的,也会因为齐程毫无反应最后不得不放弃。
    “为什么迟稚涵可以?”齐鹏是真的不明白了。
    “最初找她是因为长相和私厨的身份,齐程这几年很排斥任何和心理治疗专业沾边的人。”赵医生表情若有所思,“我一直以为,齐程对迟稚涵的善意,只是因为她是陌生人。你也知道社恐症患者其实渴望交流,遇到迟稚涵这样天生友善的***格,会有一些依赖和孺慕是很正常的。”
    “但是现在看起来,齐程似乎是把迟稚涵当成同伴了。”赵医生眉头微微皱起。
    “同伴?”齐鹏不解。
    “和他一样的人。他在迟稚涵身上找到了和他一样的病症特质,所以对她没有任何设防。”赵医生关掉监控,看着齐鹏,“我们需要尽早把齐程的情况详细的告诉迟稚涵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嗨你的锅铲迟稚涵齐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