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新书】白纸迷局 白纸常仙儿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白纸迷局》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白纸迷局》由扶匪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纸常仙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而我是唯一听了两个的人,我看着众人,然后指了指一开始我观察的那一个说道“这玩意儿是个闷葫芦,听不出来具体的声调,但是这个”,我说着说着还指了指小九负责的那个雕塑,然后表情有些扭捏的说道“它说,重庆鸡公…

《白纸迷局》 第十七章 重庆鸡公煲 免费试读

而我是唯一听了两个的人,我看着众人,然后指了指一开始我观察的那一个说道“这玩意儿是个闷葫芦,听不出来具体的声调,但是这个”,我说着说着还指了指小九负责的那个雕塑,然后表情有些扭捏的说道“它说,重庆鸡公煲……”。

此话一出,我明显看到了众人看我的眼神有一阵走马灯的流转,尤其是野哑巴,因为野哑巴素来都是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示人,所以这个时候他的神色,更让我有点局促不安。

“我真的不是胡乱说的啊……,这玩意儿说的飘忽不定的,我谐音一下就是重庆鸡公煲啊,对不对啊,小九?”因为是小九让我来听这个雕塑的,所以说当时小九肯定是认为这个雕塑说的话不是什么正常的话,才让我来辨别一下,果不其然,这个雕塑还真的是挺不正经的。

站在我身侧的小九听闻我的话之后,随即也说道“嗯,就是重庆鸡公煲,我一开始还以为我听错了,所以让白纸来听,没想到还是这个结局”。

可能是我的“重庆鸡公煲”实在是有些太过突兀了,和这个古墓的环境不太符合,所以他们还是将信将疑的自己凑过来听了听,才算是相信我的话。

“只是,鹤短凫长,卜算子,八杯水,切尔西,还有这个重庆鸡公煲,到底是什么联系?”娌追接受了这个雕塑的重庆鸡公煲设定之后,便摸着雕塑开始发出疑问,而这个疑问,我还真的是解答不了。

原本雕塑说话就已经够离奇了,而大家听出来的东西又是参差不齐,难不成一个雕塑是成语词典,一个雕塑喜欢吟诗作对,一个雕塑喜欢护肤,一个喜欢看英超联赛,还有一个喜欢吃重庆鸡公煲?这都哪跟哪啊?

“是风声”正当我们几个掌眼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作何解释的时候,我身后的小九忽然一句话点醒了我们。

听见了小九的话,我随即便回头看向了她,然后看到她就好像是一个怪力少女一般,已经将一个雕塑给扳倒在了一旁,接着拿着手电照着这玩意儿的底座,开始和我们解释。

“有风?这底下的有裂缝?”野哑巴说着说着,已经绕过了我蹲在了这空格面前,接着点了一根烟,将烟的火头放在了这原本黑黢黢的底座之上,不一会儿,这烟雾便有了一个明显的转动。

随即,野哑巴一把将烟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叼着,一边将我手里吃饭的家伙,也就是我的刷子给抢了过去,接着在这石板上开始一点一点的清扫。

空格的石板上有一层极其古怪的棉絮一般的物体,还有之前我们扫落下来的絮状灰尘,野哑巴清理的极其仔细,一瞬间我们所有人都屏息凝神了起来。

“这底下为什么会有风声?”小胡子实在是好奇,索性就来到了哀酒已经搬下来的雕塑旁边研究,我顺势一眼看过去,发现这雕塑的底下是有一个硬币大小的不规则口子的,大概那风就是从这里面窜进去的。

而之前所谓的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什么声音,也不过是风声大小的不同,在雕塑内部撞击出了的不同声响罢了。

只是大家彼此都看的出来,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有一个最基础的疑问。

为什么这个古墓会漏风?并且似乎这个雕塑,就是为了这些漏风的地方准备的?

事实上,古墓的风水,归根结底不过是一本《葬经》,哪怕就是不读《葬经》的人,实际上也是明白这一点的,那就是藏风纳水。

如果一个古墓,藏不住风纳不住水,那就失去的古墓密封保存尸体的作用,同样对后代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俗话说得好,阴宅漏风,子孙凋零,水没灯沟,子散妻离,古代的人那么讲究,根本不可能会给自己塑造这样一个坑自己的古墓。

但是这里有风的事实,还有这奇怪的雕塑,却是不可否认的存在,让人不得不好奇。

小胡子确实对风水有些造诣,他一边看着野哑巴清理空格,一边兀自呢喃道“看山脉走向,这里是头眼之地,是大好的风水,但是这漏风的格局,却让人有些耐人寻味啊”。

“怎么了,你有何高见?”当野哑巴我们让开之后,挪到一旁的我,索性就和小胡子又闲扯了两句。

而一旁的小九似乎是闲不住嘴巴一般,她有些皮笑肉不笑,然后说道“所有的猜测不过是故弄玄虚,管他是否藏风纳水,这上千年的时代轮转,山体自身的分裂运动虽然小,但是只要稍微一些滑坡或者是震动,这古墓便可以变形,不过是漏风而已,没塌了就不错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只听小九一番话说罢,另外一边的小老头似乎有些不服,他看了看小九,欲言又止,而小九只是看了看他,说道“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别憋着,憋坏了别到时候说我影响你发挥”。

对于小九的打趣,小老头没有搭理,他可能觉得这个小九不对他心吧,也是,这古墓之中,除了他的嘴巴嘚吧嘚的,就是小九了。

只是我有些好奇,为什么自始至终,素来以“话唠”闻名的野哑巴,没有多说什么了。

他们似乎很紧张。

也许这里确实值得紧张,毕竟之前死了的人的尸体还在我们的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这里潜在的危险还没有解除。

只是,他们似乎不仅仅是紧张,还有期待?

只是这个时候我并不了解野哑巴,野哑巴这个人的紧张与否,和他是否话唠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不过,这都是我之后才了解到的事情了。

娌追,阿奎纳,包括素来和小九不对付的沈夜,他们似乎都在小心翼翼的屏息凝神,让人觉得无比的奇怪。

而一旁的小九却仿佛置身事外一般,和我们唠的起劲,但是她的眼睛大部分时间都在注意她刚刚搬下来的雕塑,哪怕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余光也在雕塑上。

这里的雕塑,到底在这一个古墓里,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小说《白纸迷局》 第十七章  重庆鸡公煲 试读结束。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