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宠妻日常小说免费阅读,香芋团子丞相大人宠妻日常小说完整章节

小说都小说网为你推荐丞相大人宠妻日常是香芋团子创作的都市小说,丞相大人宠妻日常主要讲述了:苏晚照来以为走上绝路,却绝处逢生,重新活过。  季江安本来想要救出苏晚照,从此两…香芋团子最新鼎力大作,年度必看都市小说。小说都小说提供丞相大人宠妻日常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丞相大人宠妻日常第一章

马蹄声由远及近,急促而喧闹。所过的地方,雪与泥混合在一起而飞溅,像是一曲悲壮的战歌。
前面那匹雪白色的马背上,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青丝散落,让它漫天的飞扬。发如堆墨肤白如瓷,一闪而过,精致的眉眼上满满都是仓皇。
她手中马鞭飞起,催促着马儿快点儿向前跑去。后面不远处,一队追兵紧追不舍。打头的人身披盔甲,正在对自己的手下吩咐着什么。
前面树木越来越密集,密集到一不小心便会撞上马匹,马儿不自觉放慢了速度。那女子看着焦急,无论怎样催促,马儿都不敢再快了,于是两队人之间差距越来越小。
后面追兵呼喊的声音也传入她的耳朵:“苏晚照你站住!你现在去也来不及了,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话呢?”追赶的人放慢了速度,他口中呼喊的苏晚照,便是前方那袭红衣的女子。
苏晚照在仓皇中,转头向后望去,那人眉目依然英挺,就如初见时的样子。可他现在却知道那人的心肝儿全都是黑的,黑的想要自己一家人的性命。
后面的那个人见苏晚照没有放慢速度,反而又向前面跑去,眉头也是一皱,心里面更多了几分不悦。
“苏晚照,你现在停下来,我还能留你一条性命。难道你非要跑去送死吗?”
这时苏晚照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只是拉紧了缰绳,让自己身子更低的伏在马背上,以防被马儿甩出去。
旁边树枝密集的地方,树枝刮擦着她的脸和手上的皮肤,刮出一道一道的血痕,她也不在意,愤怒使她感受不到疼痛。
后面那个追着自己的人好像是饿鬼一样,苏晚照要是有能力恨不得把那个人生生的打死,哪里还能听那个人说些什么啊?
她没有想到自己满腔的心血,满腔的爱意,最后换来的便是这样的结果。被自己所爱的人背叛,这种背叛还是极其惨烈的,他不止背叛了自己,更是背叛了这个国家,背叛了子民。
他要将为这个国家开疆守土的人们都杀死,只为了满足他的一己私欲,而这样的人就是自己爱了一辈子的人。苏晚照想,自己真的是瞎了眼。
想想自己兄长的脸,苏晚照心中便扭着疼。她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她没有脸面去面对自己的亲人,无论是现在或者是在自己死后,她恨不得自己马上魂飞魄散,才好摆脱自己的愧疚感。
“苏晚照,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你现在跑什么?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以后好啊!”后面的人大言不惭。为了我找想?骗了了我的感情,要至我的家人于死地,还把苏锦那个贱人放到自己身边,这就是为了我好吗?
这只是为了你自己好,你心中从来都没有我吧?到现在才反应过来,那人是个衣冠禽兽,已经是太晚了。
苏晚照只恨不得自己从未出生过,也没有爱慕过后面那个人。这样或许自己的家族便会免遭如此的厄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她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烫,也不知道是划出的血还是流出的泪水,让她眼前模糊一片。
后面的侍卫快马向前,对领头的人说道:“三皇子,宫中有变。您快回去!”
三皇子岳璞羿看了看前边那道纤细的身影,心里面多了几分不耐烦。本来自己是想要将这女人拿下。带回去做自己的筹码,用来威胁苏家,但现在看起来有没有她关系不大?
他眼中寒光闪过,心中已经起了杀机。再加上宫中的事情还未全部结束。他心中一定,便又向前面喊道:“苏晚照,既然你背叛了我,那我也就对你不客气了!”说完这句话,他拿过旁边侍卫递过来的弓箭。
站定后扯开,锋利的泛着寒光的箭头,直指向前面那抹艳红色的身影。即使不回头,苏晚照也知道这个人想要杀死自己。不知道自己这么仓皇的逃出来有什么作用?只知道自己不想留在那个让人心碎的地方。
明明死路一条,却依然向前奔跑,这时耳边呼啸着一声,身下的马儿猛然向前栽去,那一箭射中了马儿的后腿。苏晚照感到一阵剧烈的颠簸,手中的缰绳便快要握不住了。
就在马上快要被甩出去的时候,腰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这股大力把她扯起,腾空的瞬间,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然后便落在一个人的怀里。
苏晚照抬手用力揉了揉自己已经模糊的双眼,转过头去看。就看见那人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唇。那人肤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但苏晚照却感到那人的体温,透过衣衫传到自己身上,让她忍不住一个激灵。
苏晚照自然是认得这个人的。她已经嫁给他三年有余,她熟悉他身上的味道,但今天却好像是他们两人离得最近的一次。
她很少想起这个人,最近一次想起这个人便是刺杀三皇子那天,苏晚照被掳走囚禁的时候是在晚上,她只在梳妆台上面摸到一只自己随手扔在那里的簪子,是这人送给自己的,却就那么被丢到门梁上面去。
三年前,京城有名的大才女,苏家晚照。突然被皇上指婚给季江安。京城这个地方,各种大家纨绔子弟,或是出名的才子,数不胜数,季江安却绝对不算在这些人里面。
季家也算是京城有名的大户人家,祖上曾和□□皇帝一起打下江山,而今天却没落了,只空剩下名头,却没有任何实际的权力,只是一个空壳的大家族。
而季江安就更不值得一提了,他是季家最不受宠的孩子,父母早早的就离世,只剩他一人,被家中兄弟姐妹磋磨,在京城中也没有任何的名声,从来都是默默无闻的。
他第一次出现,便是以这样的形式,让大家都惊掉了下巴。苏晚照自然也是没想到这件事情的,突然一道圣旨,把自己赐婚给季江安。她见到第他一面就不喜欢他,这个人苍白,看起来十分阴郁。
与苏晚照幻想中谦谦公子的形象根本不符合。而季江安这人也不善言辞,苏晚照感觉他每每看向自己,眼神中都带着狠戾,让她十分不舒服。
那个时候苏晚照没有办法埋怨此赐婚的皇上,只能把这份怨恨转移到自己家人的身上,还有季江安的身上。
后来她便遇上当时还是三皇子的岳璞羿,于是事情便发展到了现在。自己的糊涂导致苏家的命途坎坷。但她没有想到的事,在自己最后的时刻,在这里遇见季江安。
握在她腰上的手十分有力,苏晚照这个时候才感觉出自己全身战栗,手都无法握成拳。后面热岳璞羿一击不中,看见其他人把苏晚照劫走,眯起了眼睛。
他从未把季江安放在眼里,可是到最后却是这名不见经传的人坏了自己的事儿,朝堂上也是如此。
“你怎么在这里?”苏晚照嗫嚅着说,声音颤抖。
季江安低头看了她一眼,他眉眼生得极好,长眉似远山,眼角略微扬起,瞳仁却是极致的黑。他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让人有陷进去的感觉。
他眼神很冷,大部分看人的时候会让人感受到一种轻视。苏晚照原来极其讨厌他这个样子。可如今这人的眼神中,却带着一种她从来没见过的炙热。那纯黑色的瞳仁中的炙热,仿佛要把他自己和苏晚照都燃烧殆尽。
他虽然在笑着,却让人心中发寒。苏晚照甚至想要伸出手去摸摸他的眼睛。他这次的笑容和那种在苏晚照看来假惺惺的笑容不一样。苏晚照不知道他为什么露出这样的神情?
与他成亲的这三年以来,两人的关系一直是冷到了极点。苏晚照觉得季江安从来不在意自己,无论自己做出什么事情。苏晚照也一直觉得季江安这个人,心中只有他自己。
季江安见苏晚照满脸的迷惑,他一手紧紧拉住马的缰绳,另外一只手控制住苏晚照。苏晚照从来都不知道,季江安骑马的技术这样好。她是觉得这个人苍白脆弱,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季江安低着头,慢慢的靠近,死死地盯着苏晚照的脸。对她说:“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是吗?”
苏晚照傻愣愣的点点头,她确实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季江安又笑了。这个笑好像比刚才多了点儿真心。“苏晚照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声就这样好得到吗?”
苏晚照被这突如其来的嘲讽弄得愣了一下。这人在这个关头说什么呢?两个人平时很少有交流。即使有交流季江安也一向十分冷淡。这样带着明显嘲讽意味的话语,苏晚照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苏晚照只说出一个字便卡住了。季江安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因为苏晚照的愚笨,还是对自己的嘲讽。“这么久了,苏晚照你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苏晚照之后再一次摇头。她确实不知道季江安在想什么?小说都小说

1 2 3 4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