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锁链铐住了她的双手: 总裁太深了不要再插了

据海内网02月21日报道:
极品热门无敌超级好看,床事描写较多较细的,给对象讲的Huang故事内容生动有情节!!!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他这辈子都没试过在女人面前这样,更何况是在哥们的老婆面前……不对,是后面。

因为他喜欢伍苇静,所以感觉特别强烈,可就在关键时刻,门突然被拧开了,随后一个俏丽的倩影出现,传来一把稚嫩而动听的女音:“伍医生,单子我给你拿过来了……”

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护士,长着一张漂亮的萝莉脸,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六二左右,但成熟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而且线条非常完美。

她毛毛躁躁的进来,一看到卢畊弘就愣住了,震惊捂着小嘴儿。

卢畊弘看到她后一哆嗦,而后窘得不行。

幸好走廊里没人,要不然就难看了。

那小护士终于醒悟过来,慌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她要开门出去,却被伍苇静喊住了,责怪她说:“你怎么进来不敲门?病人是需要隐私的,没见我在看病吗?”

“我……我……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那小护士瞄卢畊弘一眼,可能是觉得卢畊弘帅,脸就红了。

伍苇静板起脸来说:“下次别这样了,再这样就扣工资。”说完看卢畊弘一眼,脸上似笑非笑。

“哦!”小护士应了声,过来把单子递给伍苇静。

卢畊宏有少许的萝莉情结,就近看着那么可爱的小护士,不由得有些愣神,被伍苇静发现都没注意到。

小护士走了伍苇静才揶揄着跟卢畊弘说:“喜欢吗?”

卢畊弘一听就知道她指的什么了,他腼腆的说:“没,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觉得她长得像我妹妹。”

“真的吗?”伍苇静一副不信的模样。

“真的。”再假都要当成是真的,实际上卢畊弘也确实有个妹妹,而且样貌不比刚刚那护士差。

伍苇静似乎是信了,她不在那话题里纠缠,想想跟卢畊弘说:“你的情况我大概猜到了一些,这应该是心理问题,不过还不能确诊。”她拿钢笔敲着桌面沉吟半晌跟卢畊弘说:“这样,我有个办法应该能帮到你,不过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等我下班以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卢畊弘答应说:“好。要不,我等你下班吧,反正我今天休息。”

伍苇静说:“行。”完了笑眯眯看卢畊弘,越凑越近,卢畊弘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正紧张呢,却听她说:“妹妹的借口就不要说了。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小护士?她叫潘小米,新来的实习护士,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她吹在卢畊弘脸上的气息香香的,弄得卢畊弘的心痒痒的。

卢畊弘虽然意动,还是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了,那小姑娘最多十八九岁,不合适。”伍苇静知道他单身。

伍苇静格格笑说:“你们才差十一二岁,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大叔,没准她喜欢你呢,要不然她看你怎么老脸红?”

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伤到哪根筋了,听见伍苇静这么说,竟然有点生气,继而冲动的跟她说:“我不喜欢小姑娘,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知性女人。不瞒你说,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要不是你已经嫁给徐岱川的话,我都想追你了。”

“你瞎说什么呢?”伍苇静被他弄得慌了手脚,推他出去说:“你在外面等吧,现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了,我一会儿找你。”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想法,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那是瞒着伍苇静在伍苇静后面做猥琐事,因为我们之前的样子实在太像是我自己肆意妄为了,就算伍苇静说了是治病,只怕很少有人会信吧。

卢畊弘在那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伍苇静过来跟他说:“走吧,我约好人了。”

卢畊弘好奇问她说:“约好人?”

“哦!我约了个人帮你治病,费用得你自己出哈,没问题吧?”

卢畊弘恍然点头说:“行。”

卢畊弘开了车来,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有点费劲,他就欺身过去说:“我来吧。”

帮伍苇静绑的时候,他几乎是贴在伍苇静身上的。

不知道为什么,伍苇静居然没有往后缩,反而挺直了腰板,卢畊弘觉得她的气息十分的好闻。

离身后,伍苇静往下一看,竟跟卢畊弘说:“你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卢畊弘算是听出来了,她故意测试自己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想法,卢畊弘挺心虚的,但又忍不住向她表白:“其实,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容易的,可能是因为你是我的理想型吧!就是不知道关键时刻还会不会那样。”

“你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兄弟的女人。”

卢畊弘心说,屁啊,我跟徐岱川虽然是哥们,但其实感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小时候他还经常欺负我,只是出社会以后,感情有了升华。

很多人都这样,不管是同学还是发小,以前再不好,好像出了社会关系都会变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畊弘嘴硬辩解:“我只是做个假设,又不真跟你……”

伍苇静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脸挺红的。

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伍苇静跟卢畊弘说:“从这里进去吧,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

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

到前台一问,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

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看着她的腰一扭一扭的,不禁浮现一个想法……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借着治病的幌子,实则是想跟我……

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要是猜中的话,卢畊弘就有得乐了。

正想着,伍苇静突然停步,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

她回头嗔卢畊弘说:“你干嘛呢?走路不看人的吗?”

卢畊弘困窘的说:“对不起,下次你让我走前面。”

伍苇静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刚才的接触都嗨翻了。

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二十三四的年纪,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妆容衣着,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

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一条小裙子,又短又紧,把她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一米七的个儿,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大长腿,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腰以下全是腿”,竟还踩着恨天高,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

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上方是条抹胸,也是又短又紧,底下的小细腰上,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走动时隐隐能听到“叮铃铃”的脆响,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嚼着口香糖,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长得还挺帅的。”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就像挑牲口,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

>>>>记得保存本站书签,天天更新您喜欢的内容!  <<<<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