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圆 又紧又湿 水 不许拿出来回来我检查

自易正离开后,我就被关在这个牢笼里不见天日,仿佛整个空间都充斥着他的味道儿。

因为受不了折腾,那天我整整吐了一几天,直到实在是吐到没东西吐时,我这才变为了干呕。我就像是一个底层的垃圾,不管我怎么喊,外头的人始终不理会我。

在这一关灯就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里,我开始胡思乱想,我会想如果秦北琛回古城了找不到我会怎么做,我在想如果秦北琛知道我被困在这,他会不会想尽办法救我。

抱着这样的思绪,我一直呆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小牢房里整整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以后终于来人了,只是来的不是我朝思暮想的秦北琛,还是易正。

易正穿着一身的白色医服,手里则拿着一张卡出现在我的面前,看到我后微微皱了皱眉头,兴许是被我的颓废给吓到了。

“十里,我来了。”易正舒缓了一下自己的脸色,轻声说道。

“来做什么?”我眼眸一沉,盯着他的眼神也带了一抹嘲讽,“易正你又想来折腾我?”

听到我的直白,易正微微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呢!”

他脸色一沉,将手里的卡却愈发抓紧了一些。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最清楚吗?”我冷笑了一下,“如果我手里有刀,我一定毫不犹豫就往你身上砍。”

易正沉默了一下,然后抬头若无其事的开了锁走进来。

看着他越走越近的脚步,我一下子懵了。

“你他妈别走过来!听到没有!”我就像个疯婆子一样赶着他,可我越排斥他的靠近,他就越是越走越过来。

“你是不是不离开这儿了?还打算赖这了?”易正看着我,有些无语的问道。

我一下子怔住了,懵了好几秒连忙问道:“我可以离开了?”

见他点了点头,我这才连忙站了起来,“太好了。”

我激动得就像个小疯子一样连忙跑去如厕隔间里换回自己的衣服,然后跟着易正一起出去时,我一下子被人给拦住了。

“慢着。”一个穿着警察服的男人举着铁棒指着我,“你……”

我一下子脑子空白也忘了反应,整个人因为同事的指责我垭口难言。

就在这时走在后头的易正和对方笑着交流了一下,看样子似乎关系很好,我的心情顿时也跟着难受起来。

就在上个星期我被易正在监狱里…的时候,他们这些禽兽就坐在这里笑着,那笑声听进耳朵里讽刺又刺耳……

想到这,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拦住我的男人,肥头大耳,指甲灰黑,脸色暗沉没血色。单凭眼前的这几点,我已经几乎知道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

1 2 3 4 5 6 7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