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黄文要细 白胖浓密

但见靳老道把那通红的木炭,摆成了一条一尺宽,三米长的火路。

而后,便一撸袖子,站在那条通红的火路之前,又是扎马步,又是一通手舞足蹈。

众人看着靳老道这模样,就觉得啧啧称奇,俱都笑呵呵地看去。

靳老道像模像样地做了一通法,而后,一拱手对人群做了一个罗圈揖,笑嘻嘻地说道:“诸位,请上眼,这避火符,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在烈火中从容来去,火烧不着,烟呛不到。乃是贫道一生绝学所聚。先师曾叮嘱过贫道,此物不可轻易现世,以免所传非人,遗祸无穷啊。贫道我冒着遭天谴的风险,把这枚避火符拿了出来,实在是诸位福德无限啊,无量天尊。”

靳老道如同江湖骗子一般,口若悬河,忽悠了起来。

“靳老道,少说那没用的,让大伙见识见识,才是真事儿!”众人一通哄笑,打断了靳老道的话。

靳老道闻言,亦是笑容可掬,丝毫不恼,冲着其身边的小和尚,微一抬手,那小和尚就静悄悄地走上前来,双手合十,乖巧地冲着围观众人鞠了一躬。

“接下来,有请我徒弟六尘来为大家表演下火海!”胖胖的靳老道,如同主持人一般地介绍道。看起来实在是不伦不类。

也不知道,他一个老道,如何和一个小和尚,成了师徒的关系。

小和尚闻言,便上前一步,冲大家再度双手合十,鞠躬行礼,而后,双脚一错,踢掉了僧鞋,露出了细细嫩嫩的一双脚丫来。

“啧啧,靳老道,你忒不地道,你老家伙皮糙肉厚的,不来表演,竟然让这细皮嫩肉的小和尚来演?”人群中,看了那眉清目秀的小和尚,竟有很多人大有不忍之色。

“嘿嘿,嘿嘿!”靳老道恍若未闻,脸皮厚的堪比城墙拐角,非但没有以身相替小和尚的意思,反倒是拎出了一把脏兮兮的破扇子。

靳老道把那破扇子持在手中,竟冲着那火炭,扇了过去。

那破扇子上,也不知都沾了些什么脏东西,扑簌簌掉落到火炭之内,激起了一阵烟尘,原本已然没那么通红的火炭,再度变得红得耀眼。

围观的众人,发出了一阵惊呼声,俱都担心不已,却又不无兴奋地看向了六尘小和尚。

小和尚面对着这通红的炭火,却是面不改色。

靳老道便一手持那枚避火符,一手捉过了一柄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开来:“天护身,地护身,十二元辰护我身。年护身,月护身,日护身,时护身,金甲层层护满身。谨请火神祝融。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疾!”

1 2 3 4 5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