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抗狗剩和他娘 吸 胸 小说h文

礼物盒盖被缓缓揭开,盒子内静静躺着的不是什么名贵的奢侈品,而只是一个糖果吊坠,绳子很短,几乎不能戴,只能收藏,而且那一颗银白色的糖果也有些脱漆,露出一星半点的黑色点斑。

我不禁有些诧异,这个糖果吊坠做工这么粗糙,真的是厉翰然订做的?明明街边的小摊上都可以买得到类似的小玩意儿!

诧异之余,我忽然间想到,这个糖果吊坠我不是在厉翰然的手机上见过吗?那时候只看见一个图片,差不多和眼前这个实物一模一样!怪不得,原来厉翰然是要还原。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个糖果吊坠极其熟悉,眼神不由得一直停留在上面,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定见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或许是自己记错了吧,我讪讪地收回目光,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厉翰然轻轻地把糖果吊坠从礼盒内拿出,双眸里染上几抹沉重,甚至有些隐隐约约又化不开的忧伤。

他的目光紧锁这个糖果吊坠,很久很久都没有移开,似是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

我喝完一杯水,见他看得这样入神,也不好意思再打扰他,等到他将糖果吊坠收入那个精致的盒子之中,我才敢开口:“你不是要送我一个礼物吗?我想到了我要什么了。”

“要什么?”厉翰然把盒子放在茶几上,语气淡然得近乎飘渺,好似是从另外一个时空内遥遥传来。

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指了指那个盒子:“就这个糖果吊坠,可以吗?”

我潜意识里感觉得到,这个糖果吊坠对于厉翰然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并且有一种失而不复得的哀伤味道藏在其中,我禁不住这样询问,仿佛在验证什么。

“不行!”厉翰然一口回绝,语调带了些呵斥般的严肃。

我最坏的预想,就是厉翰然会拒绝我的请求,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严厉的拒绝,我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厉翰然似乎有些后悔刚才对我的口吻,别过头去,隐藏起他内心最深处的情绪,只是用淡漠的语气低低言道:“再选个其它的礼物吧。”

我心中的问题得到了眼前答案的验证,我不过是个契约*,有什么资格自作多情呢?居然提出这么不自量力的要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真的十分渴望得到这个糖果吊坠,就好像它也是我最为重要的东西一样,已经代表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低下头去,神情有些不自在,胸口闷闷的,有些被乌云笼罩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我压低声音启齿道:“不用了,救我又不是你的义务,这个礼物没有必要送出去。”

1 2 3 4 5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