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卫淑华二次上船~小说耻辱公车

张大奎只觉得鼻子有些发痒,娘的,林嫣然竟然要洗澡,而且还让自己帮她看门。
  这是老天爷在给自己发福利吗,浴室的破门坏的真是太他娘的及时了!
  “呵呵,好啊。”张大奎表面上傻笑着,心底里却是乐开了花。

  要说全校哪个老师最让人着迷,第一名绝对非林嫣然莫属,最令人着迷的往往不是那些长得漂亮的,而是气质好的美女。
  林嫣然就属于那种气质型美女,而且她的身份还为她增添了几分圣洁,谁都不敢调戏她,哪怕说句荤话都不敢,这反而使得村里老爷们对林嫣然更加垂涎欲滴。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看到林嫣然的玉体,张大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对了,如果有人要跑到门口偷看的话也不行,你就把他们轰走。”林嫣然进去之前还补充了句。
  张大奎连连点头,心里却在想,老子一个人偷看就行了,别人连根毛都别想看!
  林可嫣进去后很快就开始脱衣服,虽然明知道张大奎是傻子,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往门口的方向看了几眼。
  门关不严,透过门缝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她担心张大奎也会偷看。
  不过张大奎怎么可能会那么傻,这会当然是要装一下。
  几分钟后,看到张大奎就像铁塔一样守在外面,丝毫都没有动弹,林嫣然才放下心洗起澡来。
  她每天都要洗澡的,昨天晚上因为批改作业太晚没洗澡,今天上午实在受不了,所以明知道浴室门坏了还是要来洗澡。
  就在这时,张大奎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镜子,对准门缝的方向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很快他就看到那具雪白,从那如凝脂般的玉颈到光洁的后背,再到看似不大但却浑圆丰润的翘臀。
  张大奎感觉鼻子更痒了,虽然可惜林嫣然没有把最诱人的正面展示出来。
  但是当他发现林嫣然是背对着自己时,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丫的,反正她看不到,那干脆自己回头去看。
  说干就干,张大奎缓缓转过身子,透过门缝往里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眼看着无数珍珠般的水滴滴落到林嫣然乳玉般的肌肤上,张大奎只觉得嗓子都要冒火了。
  就在他感觉自己即将控制不住某个地方时,突然间一声大喊在他背后响起:“张大奎,你干什么呢!”
  这声大吼把张大奎吓懵逼了,不过幸好他反应快,赶忙把身子转过去。
  恰好就在他转身之后,林嫣然才满脸惊恐转过身来。
  她一只手捂住下面,另一只胳膊想把胸前遮盖住。
  可无奈她的胳膊太细了,根本遮不住,甚至还露出了不少区域。
  “张大傻,你偷看什么!”刚才的男声再次响起。
  这时林可嫣也终于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正是学校教数学的老师周一蒙,他也是文若娴的老公。
  她赶忙草草擦干身子穿衣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难道真的是张大奎在偷看自己?
  张大奎这会有点慌,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偷看了不到两分钟就被人发现了。
  周一蒙的声音非常愤怒:“平日里看你是个傻子,没想到还是个色傻子!跟我去保卫科!”
  身后的浴室里传来林嫣然匆忙穿衣服的声音,张大奎心知很快她也要出来了,到那时局面对自己将更加不利。
  突然间张大奎想到一个好主意,他故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身体却往旁边移动了下,让出了那道能看到浴室里场景的门缝。
  周一蒙虽然那方面很弱,但他也是个有正常欲望的男人,当即就下意识地透过门缝往里看。
  刚巧,这会林嫣然正忙着系衬衫扣子,无意间往外瞥了一眼。
  就这样,两人确认过眼神。
  “啊!”林嫣然顿时尖叫一声,赶忙用手护住了自己光洁的小腹。
  如果说刚才周一蒙声称张大奎偷看还没有证据的话,那周一蒙偷看自己却是被抓到了铁证。
  虽然他看的时候自己只露着小腹,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偷看自己的事实!
  “周……周老师,你……你为啥说我偷看啊,明明你刚才摆摆手让我闪开,我没闪,你……你就说我偷看!”张大奎结结巴巴的解释着,像极了傻子的辩解。
  闻言周一蒙脸色大变,张大奎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不过他演的这出戏简直绝了,当林嫣然冷着脸走出来时,她已经完全相信了张大奎的话。
  一个傻子懂得看什么女人,倒是周一蒙这个臭不要脸的,刚才竟然公然从门缝往里偷看,真不要脸!
  “周老师,这件事我会告诉校长的!大奎是我叫来帮忙守门的,可没想到还是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溜了过来!”林嫣然俏脸比冰还要寒冷。
  虽然她平日里待人都是很和气,但是对待偷窥自己的色狼,那必须要比冰山还要严酷!
  “林老师,我没有……张傻子,你放你娘的狗臭屁!明明就是你偷看!怎么还赖上我了!”周一蒙先是对林嫣然说,接着又指着满脸委屈的张大奎大骂。
  “周老师,你是一个老师,说话尊重点!大奎虽然有点笨,但他的人品也比你这位人民教师要好的多!别以为我没看到!”林嫣然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紧牙关说的。
  虽然她正和校长李德柱的儿子谈恋爱,但两人顶多就是牵牵手而已,根本没做过什么亲密的动作,她的身子可还没被任何一个男人看过!
  想到这里她还有些庆幸,幸好周一蒙来得晚了,要是再早一点,恐怕自己还真让他看了这清白的身子。
  不过林嫣然不知道的是,她清白的身子早就被张大奎看过了,虽然只看了后面的翘臀部分。
  面对林可嫣的指责,周一蒙虽然想辩解,但是却根本无从辩解。
  毕竟他刚刚的确是偷看林嫣然了,虽说没看到什么实时性的东西吧,但那也是看了……
  “林老师,你要相信我,刚才张大傻真的在偷看你洗澡,不是我!”周一蒙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来了。
  不过在林可嫣看来,确认为他这是做坏事被抓住才流汗。
  “哼!看在文老师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说出去。但如果再敢诬陷大奎,那就别怪我直接跟校长打电话了!”林嫣然的声音依然冰冷。
既然周一蒙没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她考虑到都是同事,所以决定不公开这事,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影响也不好。
  这下周一蒙算是彻底绝望了,他恨恨地瞪了张大奎一眼,转身跑开了。
  此刻张大奎依旧是满脸委屈的样子,转头再看林嫣然时却带了几分歉意:“林老师,真对不起……我……我没拦住他。”
  “没事的大奎。”林嫣然声音很柔和的安慰他。
  出了这档子事,林嫣然也没法继续洗澡了,她只好整理了下就回教师宿舍。
  看着林嫣然远去的迷人身姿,再想起刚才浴室里看到的一幕,张大奎觉得庆幸之余又特别兴奋,跑到附近的水龙头咕嘟咕嘟灌了一肚子凉水才降下火来。
  危机解除,张大奎却没想到周一蒙的报复也很快就到来了。
  当天下午周一蒙主动跑到门卫室,点名让张大奎跟着他去干活。平日里学校的杂活都归张大奎,所以周一蒙这么做也没错。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堆东西时,张大奎却是愤怒了,周一蒙竟然让他把学校东墙边上的闲置砖头搬到最西边去!
  “张大傻,校长说了,这些砖头在这里放着碍事,你都搬到西边去吧!”周一蒙看着张大奎一脸冷笑。
  这些砖头放在哪都没关系,反正学校空地方大的很,周一蒙这就是纯粹公报私仇了!
  不过张大奎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傻呵呵的干起了活,哪怕累得满头大汗也一句怨言都没有。
  整整一下午,张大奎不知道流了多少汗,但还是傻子一样把这些砖头都般到西边去,而周一蒙则是见证了整个过程。
  现在周一蒙也有些懵逼了,难道自己上午看错了,张大傻果然是真傻?
  可他要真是个傻子,怎么会偷看林嫣然洗澡,后来甚至还诬陷自己。
  想到这里,周一蒙还是隐隐有些怀疑,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他只好放弃,打算另找机会再试探张大奎。
  搬了一下午的砖,张大奎也是累得够呛。幸好他傻的时候天天干活,也算是锻炼出一副好身板,这才勉强坚持下来。
  当晚拿着门卫大爷的保健锤敲背时,张大奎心里把周一蒙全家骂了个遍。等骂到文若娴时,他突然想到一个堪称是疯狂的报复计策!
  “周一蒙,既然你做了初一,那就别怪你大奎爷爷做十五了!”张大奎冷笑,“一顶绿帽子还嫌不够,你大奎爷爷就再多送你一顶!”
  当天晚上张大奎跑去调查了周一蒙的课程表,并且把这个大胆的计划好好完善了一番。
  次日午后,天气有点闷热,文若娴百无聊赖坐在办公室里。
  她第一节没课,但是第二节却有课。因为担心睡过头,所以她干脆和老公周一蒙一块来办公室。
  周一蒙第一节就有课,现在已经去上课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和另外两名教师。
  无聊的瞥了这俩老师一眼,其中一个是四十多岁的女老师,另外一个虽然是男人,但已经五六十了,而且早就谢顶。
  文若娴暗自摇摇头,怎么自己周围的男人全都是这种弱鸡?
  老公周一蒙是废物也就罢了,就连其他同事也都是废柴,李德柱虽然还凑合,但每次都得吃千鞭丸。
  这时文若娴突然想到了张大奎,要是他的话,应该肯定能满足自己的吧?
  一想到张大奎那雄厚的本钱,还有昨天在校长办公室里的情景,文若娴就觉得某个地方难受的厉害,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的。
  上次她还没尽兴中途就被叫去开会了,欲火没有得到宣泄的她昨晚缠着老公狠狠的要了两次。
  只可惜两次加起来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这反而让文若娴更难受了,最后甚至还骂了周一蒙一顿。
  周一蒙也不敢辩驳,他自己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老婆,当然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底气。
  别说文若娴只是骂他了,就算是打他,他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万一惹怒了文若娴,直接和他离婚怎么办?
  文若娴开始幻想张大奎了,在她的幻想中,她和张大奎都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而张大奎也尽情的帮自己。
  可是一想到这种场景,文若娴反而觉得自己更难受了,而且都有些止不住的样子。
就在这时,她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现了,张大奎竟然跑到办公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哎,大奎你来干什么,还累成这样子。”办公室里的秃顶男人问道。
  “校……校长有事找……找文老师过去一趟。”张大奎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闻言文若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上午时候李德柱跟她说自己要去县城,估计晚上才回来,怎么现在就要找她?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好,既然校长找我,那我就过去。”
  说完文若娴还下意识地瞥了张大奎某个地方一眼,那是她最渴望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机会体验这宝贝。
  等文若娴和张大奎走出办公室,张大奎却低声道:“文老师,校长没找你,是我想找你帮忙治病。”
  “什么?”文若娴愣了下,但旋即眼中露出喜意,张大奎要找她治病,那不就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体验那宝贝了!
  “好啊,那文老师就再帮你治病一次。不错,今天你还换了宽松的短裤。”文若娴说着忍不住心跳加速起来。
  穿着短裤的话,那待会岂不就可以……
  她实在是太激动了,一时间竟没发现张大奎身上少了平日里那份傻里傻气。
  “文老师,咱们去东头教室吧!”张大奎说。
  “好啊!”文若娴欣然应允。
  东头教室是学校的杂物室,位置非常隐蔽,而且平日里根本没人去那里。
  两人从后面绕过去,见四周没人才走进杂物室。
  这时隔壁教室正在上课,里面传来周一蒙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文若娴才想起来,老公就在这个教室里上课。
  一想到老公在隔壁上课,而自己却要帮张傻子“治病”,文若娴的心砰砰直跳,既紧张又刺激!
  张大奎也听到周一蒙的声音了,他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哼!周一蒙,待会老子就要在你隔壁把你老婆文若娴给干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