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她的内衣推高|乖宝贝,才一个怎么够

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情欲味道,这种味道是个正常男人都闻的出来。
 
此刻刘叔必然已经嗅到,空气在瞬间仿佛冻结,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最终,我吞咽一口唾沫,低声问:“刘叔,怎么了?”
 
“没怎么。”刘叔似乎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轻叹一声说:“小亮,早点休息吧,你兰姨给你添麻烦了。”
 
“不碍事儿。”
 
刘叔憨笑了一声,将房门关上,隐约间,我听到一缕叹息从门外传入耳中,跟着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关门声。
 
我半躺在床上呼吸着房间残留内残留的兰姨那具成熟女人独有的体香味道,脑中想着的却不是我和兰姨的激情,而是刘叔的举动。
 

他是成年人,房间内那股味道他清楚的知道,更加知道他的老婆已经和我这个精壮青年纠缠在了一起。
 
但因为他不能满足妻子,即便知道,为了妻子的性福,也只能隐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我虽然没有绿帽情结,但我完全可以体会到刘叔的心情。
 
他的心一定非常的痛,但是却对这件事情无可奈何,如果将这件事情拆穿,那么他便会成为一个身体和精神都无法满足妻子的男人。
 
最终,他也只能选择隐忍下来。
 
胡思乱想下,我昏昏沉沉陷入了沉睡中。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刚刚出门,就看到兰姨和刘叔准备出去。
 
昨晚的事情已经越界,再次看到兰姨,我竟然有种尴尬。
 
但兰姨却依旧如同平日那样,对我笑着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慌乱,再次将我看待成了她眼中的孩子。
 
我点头回应:“兰姨,你和刘叔要出去啊?”
 
刘叔抢先说道:“马上要过年了,我们在这里打扰了你这么多天,也是时候回去了。早上手机没有抢到机票,一会儿我们去火车站看看有没有火车票。”
 
“这样……”我顿时失望了起来,兰姨这一走,想要和她再次见面,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我失神时,刘叔已经开门,拉着兰姨走了出去。
 
这一天,我脑子非常混乱。我并没有将兰姨当成一个发泄欲望的工具,在我的眼中,她就如同我的女友,我的妻子一样。
 
如果没有兰姨在我身边,我不知道以后应该如何是好。
 
“肖亮,观塘府邸16号别墅点名让你送这个快递,赶紧吧!”
 
快递站点客服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的思路被拉扯回来,却头大无比。
 
这个点名让我送快递的客户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韩美妮,虽然长得漂亮,但或许是丈夫常年在外内分泌失调的缘故,她的脾气非常古怪。
 
因为她的问题件非常的多,而且不好处理,所以我们站点好几次将她拉黑,但韩美妮神通广大,最后不知怎么回事儿,又重新开启了派送业务。
 
韩美妮的快递是我们都非常畏惧的,都是猜拳决定谁去派送,今天突然点名道姓的让我送快递,这有点让我想不明白。
 
心中虽然不大情愿,但避免被投诉,我还是骑着电瓶车赶了过去,而我并不知道,即将等待我的,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韩美妮性感丰满,雍容华贵,因为家境不错,所以脾气也非常火辣,颇有一种御姐的风范。
 
或许在别人眼中,韩美妮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但我对这种御姐类型并没有太多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正是兰姨。
 
骑着电动车在寒风中抵达观塘府邸16号别墅门口,我冻得是直打哆嗦,一如既往,我拿着快递摁响了门铃。
 
等别墅大门打开之后,韩美妮一脸期待出现在我的面前。
 
距离上次看到韩美妮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次再次看到她,发现韩美妮竟然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不过她依旧还是那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勾人心魄的眸子盯着我手中的快递,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性感的殷红嘴唇。
 
其实我对女人并没有太多的形容词汇,韩明亮的身材非常不错,前凸后翘,丰满雍容,现在虽然深冬,但因为别墅内有充足的暖气,可能在做健身的关系,她只穿着一件紧身背心,下面则穿着一条穿短裤。
 
我只是瞄了一眼,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隔着贴身的背心,我直接便看到那对硕大圆润的胸脯上凸显出来的颗粒,而且目光下移,在她包裹着丰臀的短裤中央,一条让无数男人争相折断腰也要开采的缝隙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她没有穿内衣和内裤?
 
我并非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
 
说实在的,这一瞬间,我确实对韩美妮的身体有了一些感觉,但因为兰姨,我必须要将这种出轨般的感觉压制下来。
 
虽然兰姨还没有全身心的交给我,但我知道,兰姨必定会在一切都准备好的情况下,和我放肆的纠缠融合为一体。
 
韩美妮的脾气非常火辣,我怕触霉头不敢招惹她,把快递递给她就说:“韩姐,麻烦你签个字吧。”
 
换做以前,韩美妮会跟我欠了她钱一样从我手中夺走快递,然后重重关门。
 
可今天有点不大一样,她竟然用那种带有欲望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侧过身说:“肖亮是吗?能帮我送进来吗?”
 
我吞咽唾沫,不知道韩美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这外面太过寒冷,而且别墅内非常暖和,既然她这么邀请,我进去暖和一下也没什么。
 
在我点头后,韩美妮扭动着丰满圆润的臀部一扭一扭朝客厅走去,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关上别墅大门,等来到别墅内部,我这才发现这栋别墅的装修非常的富丽堂皇。
 
每一寸地面,每一面墙壁,完全是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肖亮,别这么拘束,房间够暖和吧?先把外套脱了吧,不然一会儿出去会感冒的。”韩美妮娇滴滴的冲着我说着,指了指沙发后说:“你先坐一下,我沏杯热茶让你暖暖身子。”
 
我从未想过泼辣无比的韩美妮竟然会有如此女人的一面,顿时竟不知怎么回事。
 
就在纳闷时,韩美妮拿着茶杯扭动丰臀来到了不远处的饮水机旁,当轻轻弯腰后,她的两腿修长玉腿朝两边分散,将那条被短裤勾勒出来的迷人美缝凸显的更加深邃,对准我这边,彻底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的鼻血差点从鼻孔喷涌了出来,在我们快递行业,观塘府邸16号别墅的韩美妮是魔鬼般的存在。
 
但凡给她送给快递的人,基本都会被韩美妮冷嘲热讽一番,记得最为清楚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快递员,因为多看了韩美妮一眼,不但被韩美妮大骂臭流氓,甚至还各种投诉,最后将这个快递员被站点开除。
 
就是这个众人都惧怕的女人,此刻竟然做出如此举动,甚至有种故意的成分,虽然此刻她穿着裤子,但这裤子却和没有穿一样,肥美的花蕊就这么被勾勒出来。
 
我不知道韩美妮究竟几个意思,虽然内心亢奋,可是一想到韩美妮的泼辣,再想到兰姨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急忙摇头将这种想法给打消。
 
韩美妮扭动了两下丰满的翘臀,那条被勾勒明显的缝隙勒的更加清晰。
 
等茶水沏好后,她莲步款款走了过来。
 
“肖亮,先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我极其不自然接在手中,韩美妮趁机在我身上摸了一下。
 
我的手非常冰冷,而她的手却非常暖和,当手指触碰的时候,一道电流辐射全身,我急忙将手抽了回来,一脸无奈望着韩美妮却不知说些什么。
 
韩美妮捂着嘴巴咯咯笑道:“这么拘禁干什么?我又不是母老虎,难道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韩姐,快递我已经交给你了,要是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
 
韩美妮确实是母老虎,和她在一起,我总感觉心跳加快。
 
“这么着急干什么呢?外面冰天雪地的多冷啊,再坐会儿吧,陪姐说说话吧。”韩美妮说着坐在我身边,伸手就朝我外套拉链探来一只手:“怎么还没有脱外套呢?难道真想感冒吗?”
 
她说着就将我的拉链拉扯下来,这动作非常亲昵,让我恍惚间感觉,韩美妮变成了一个温柔体贴知书达理的小女人。
 
在我还没回过神这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韩美妮就已经将我的外套脱了下来,半依在我的身上,用手隔着贴身衣服在我结实的胸膛摸来摸去:“肖亮,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结实……”
 
我被这举动吓了一跳,被一个女人如此抚摸,钢枪也不老实的站立起来。
 
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过来,这次美其名曰是来送快递的,但韩美妮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勾引我!
 
如果没有遇到兰姨之前,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冲上去,疯狂迎合韩美妮的身体。
 
但兰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无法动摇,只要兰姨还在,我就不会和任何女人做出这种苟且之事。
 
想着我急忙将韩美妮的手拿开,苦笑说道:“韩姐,别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怕什么?这是我的别墅,是私人空间,你觉得会有人进来吗?别怕,让姐摸摸……”我的无力抵抗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韩美妮说着不在轻抚我的胸膛,而是手指划过我六块腹肌的小腹,直接隔着裤子抓住了已经膨胀起来的帐篷。
 
“天呐,肖亮,你的好大……”韩美妮发春般喊了一声,另一只手竟放荡的朝自己短裤里面延伸进去……
 
这一幕看得我裤裆差点炸开,韩美妮不但如此放荡的隔着我的裤子抚摸我的钢枪,甚至还当着我的面,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入了短裤里面。
 
要知道,这短裤内可是没有穿内裤的,只要下移,便会摸到那朵肥嫩的花蕊。
 
我的粗气开始喘了起来,虽然也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无法抗拒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韩美妮伸入短裤内的手开会轻轻搅合起来,娇喘连连问:“肖亮,怎么样?姐弄得你舒服吗?”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种赤裸裸的诱惑,换做其他男人恐怕早就已经兽血沸腾的扑上去在韩美妮的身上耕耘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