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好看的乱纶系列小说

白洛此刻安静的躺在床上,两只小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口中咿咿呀呀的说着听不懂的话,那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听了,心头瞬间柔软。

那产婆看到来人时,整个人已经石化在原地。这,这不是夏临国权倾朝野的贤王玉绝尘吗?

反应过来,扑通跪地,浑身直哆嗦,缩着脑袋怯怯的道:“老奴参见王爷!”

白洛听了老妖婆的话,心中震惊,王爷?来人竟然是王爷!难道这里是王府?她是王爷的孩子?并不是白将军的?难道穿越过来,记忆偏差?

白洛风中凌乱,胡思乱想着。

玉绝尘几步来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站在产婆身旁,他垂眸,那双炽热的墨眸紧盯着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的方向发呆的小不点,那性感的薄唇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之笑转瞬即逝。他薄唇轻启,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是个女孩?”

白洛心里紧张不已,完蛋了,真的是记忆力偏差,她竟然是王爷的女儿!我靠,她爹的声音真的能让人耳朵怀孕,好好听有木有,他爹竟然长得这么帅,有木有!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身子一空,又一暖,整个人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白洛眼里的泪水也很快消散,她双眼紧盯着面前那张绝世容颜,冲他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小嘴巴动了动,试图喊他爹爹,这样年轻又高富帅的爹,谁不喜欢!这里还是古代,男尊女卑,她又是个女儿,现在不讨好,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万一这爹爹将来有个儿子什么的,她的地位岂不堪忧?

所以,白洛使出吃奶的劲,喊了一声,只是出来的声音却隐约有一些爹爹的味道,“呀爹”

嫩嫩的声音传来,玉绝尘眉头微挑,身后,北黎也是震惊。这孩子,刚出生竟然会咿咿呀呀开口叫人?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隐约能听得出来像是在喊“爹爹。”

只是,是不是喊错对象了?王爷才十八岁……并且还是这小丫头的未婚夫……

此时,北黎甚至能想象得出,自家主子脸上那种阴沉的表情。

白洛只感觉方才还温暖的怀抱骤然变冷,她心中一紧,难道爹爹看她是个女孩,嫌弃她了?

想到此,白洛瞬间委屈吧啦的哭了起来……“哇呜,哇呜,哇呜”

一时间,玉绝尘竟不知所措。以为自己吓到怀里的小不点了,瞬间收敛身上的杀气,表情的变得柔和了许多,白洛见状,哭声也瞬间止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表达自己对爹爹的喜欢。

玉绝尘见怀里的小东西不安分,脑海中一个画面闪过,他眉头微蹙,看着她又淡淡的嘀唸了一句,“北黎,这就是本王未来的王妃?”

身后,北黎恭敬的回到,“是,王爷!”

白洛笑容瞬间消失,她呆呆的盯着面前那张俊冷惑人的脸,不是她爹吗?怎么转眼就变成她的未婚夫了?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未来的王妃?她这是打在娘胎,就被定了娃娃亲了?

难道,这就是老神棍口中所说的天赐良缘?可是这个王爷,应该差不多有十七八的样子了吧!我靠,她才刚出生啊……

白洛顿时泪崩!心中苦闷,心底一个声音一直在咆哮,“老头!你给我出来,你快送我回去!”

只是,任她再喊,也无人回应。

晃神间,那冰冷的声音响起,“太小,抱回去贤王府,好好喂养。”

北黎正欲回应,只听玉绝尘又道,“不用了,本王亲自抱她回贤王府!”

白洛头顶数万头草泥马奔过~她才出生,她还没喝到娘亲一口奶水,她爹爹她还没见过。那个想要害死她的老妖婆还在,她被抱去贤王府,她娘亲醒来怎么办?那老妖婆害她不成,想要害她娘亲怎么办?

虽然很可能她和这个俊美的王爷定了娃娃亲,可是也不能她刚出生就被他抱走吧?刚出生的孩子,怎么能离开娘亲!

为什么此刻白洛竟然有一种自己被人贩子拐走的错觉?

玉绝尘话音刚落,白洛“哇呜”一声大哭,严重抗议被这个男人抱走。长得好看怎么了?位高权重怎么了?她还是个宝宝……

玉绝尘见怀里的小东西哭的委屈,他微凉的指腹落在她的脸蛋上,白洛的心突然一紧,感受到那冰凉的手指轻抚她的脸蛋,心脏砰砰直跳,一时间,也忘了哭了,盯着玉绝尘一直看。

玉绝尘垂眸轻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接生婆。冷冷的对北黎道,“带下去好好审问!”

北黎应了一声,直接上前提着接生婆出了寝殿。

白洛本来还郁闷的心情瞬间因为男人的做法而好了许多。小嘴巴嘟着,小手一下一下的试图抓玉绝尘的衣襟。

玉绝尘见状,将小家伙小心翼翼的呵护在怀中,睨了一眼床榻上昏睡过去的女人,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放在桌上,离开时冷冷的对跪在门口的丫鬟道,

“将里面的药给白将军夫人吃了!”

说完,便出了寝殿。

此刻,白将军跟府里其他人还跪在院子里,见玉绝尘抱着孩子出来,白将军掩饰不住那份激动,也忘了面前的人是贤王,突然起身朝玉绝尘面前冲了过去,他张开双手欲接过白洛,口中还喊着,“哎呦,老夫的宝贝儿。”

只是刚到玉绝尘面前,玉绝尘的身子突然朝后退去避开了白将军的接触。白将军心里那个憋屈啊!他看着玉绝尘,心中不满,语气也没有那么好了,“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绝尘冷眸瞥了一眼白穹苍,“白将军,别忘了你答应本王的,只要白将军府生的是女儿,那便与本王成亲!出生后,送进贤王府喂养。”

白洛听了玉绝尘的话,难以置信,他爹竟然在她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就把她给“卖了?”

白穹苍一顿,急忙回到:“老臣不曾忘记!我们白将军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性命都是王爷您救的,老臣也绝不会食言。只是,这孩子还太小,王爷您又未曾娶过妻生过子,也不懂喂养之事,小儿难养,老臣只是想等孩子大一点,稍微懂事了,再送进贤王府!”

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将要送进贤王府这“虎口”,白将军心中便不觉肉疼!他老来得女啊,他的亲生骨肉啊!若不是为了白将军府中这些人的性命,他又何故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做为交换条件,答应贤王这等要求。

这夏临国哪个人不畏惧贤王?四岁时,因一场大病机缘巧合被高人所救,并学得一身绝技,深得皇帝宠爱。

六岁那年,皇帝遇刺,玉绝尘挺身而上,救驾有功,龙颜大悦,封玉绝尘为太子,并赐府邸。

十岁时,夏临国惨遭其他两国联手偷袭,城池一座座被夺,国家岌岌可危,众臣无计可施,玉绝尘主动请缨,年仅十岁的他率领千军万马,踩着敌人的尸体,闯进其城,灭其国!

夏临国从此,因为玉绝尘的存在,再无人敢做乱。

而玉绝尘,也成了其他国家最为畏惧的如同恶魔一般的存在。他冷血,狂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目中无人,也从不近女色。全天下的女人因他绝世容颜倾倒,却因他嗜血狠厉不敢靠近他。

人人都以为他有龙阳之好,却不知,他这明明就是有恋童癖嘛!

白穹苍想到自己的女儿,心中不禁暗叹了口气,他白穹苍怎么就这么可怜,宝贝女儿刚出生就被这个魔头给盯上了!

回过神,白穹苍一脸哀求的看着玉绝尘,“王爷,求您看在老臣老来得女的份上,就让孩子在白将军府里养一段时间吧!”

玉绝尘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并没有将孩子还给白将军的意思。

白洛听到白将军那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莫名的觉得难过。

这个王爷,怎么能这么冷血无情,她本来就是白将军的女儿,爹爹要养活女儿天经地义,为什么还得经过这个王爷的同意?即便是她和他之间有婚约,那前提不也是父母之命?是王爷就了不起了?是王爷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再说了,有哪个父母忍心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就被人抱走?

白洛不知,玉绝尘确实可以无法无天,便是皇帝,他也从不会放在眼里。若不是他对江山不感兴趣,也不会将触手可得的皇位让给自己的皇弟玉子枭!

突然,白洛委屈的奶声奶气的哭了起来,哭声由小及大,最后哭的越来越凶。

白穹苍紧张的急忙上前想从玉绝尘怀里抱走孩子,谁知玉绝尘又闪开。他冷眸看了一眼怀里哭闹的小家伙,冰冷的声音道,

“白将军,本王当年能救你们,便也能让白将军府在一夜之间不复存在!不要试图挑衅本王的耐性!你放心,本王一定会将你的女儿养的白白胖胖的!绝不会让她在本王府中受任何委屈。”

白穹苍看着玉绝尘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来,是啊,即便是他现在已经成了这夏临国的白将军,即便他如今手握重权,可在这个男人面前,仍旧是个不起眼的蝼蚁……为了白将军府几百条人命,他只能忍。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白穹苍对玉绝尘道,“王爷,老臣能抱抱孩子吗?老臣给她取了名字~”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