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明烛陆焯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纵使他百炼成钢,也敌不过她柔情刻骨。主角是明烛陆焯峰的小说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脾气特别硬的队长VS专治硬汉的旗袍控美人编剧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大结局全文阅读

    六月底, 陆焯峰回国了。
    回国的那天, 王国洋等领导到机场接机, 迎接烈士,陆焯峰随着张武林的父母把张武林的骨灰带回老家, 举行安葬仪式。
    明烛和唐馨以及林子瑜, 提前到场。
    林子瑜双目通红,眼神呆滞, 到现在还不敢相信,怎么人就没了呢?
    也是这一天, 大家才知道, 哥利亚那场救援行动并不是一番顺利, 他们牺牲了一个军人,一个英雄, 他很年轻, 不过24岁,网上自发举行了默哀仪式。
    街道上,所经之处,有近万名群众自发走到街上, 送别张武林。
    张武林被安葬于当地烈士园,忠诚赤子, 魂归故里。
    视频和照片被社稷成新闻稿,在网上传得轰轰烈烈。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负重前行罢了。”
    “长得挺周正的, 可惜了, 这么年轻,英雄走好啊……”
    “爆哭,最看不得这种新闻了,希望军人们一个个都长命百岁!”
    “英雄走好,希望你只是变成了天使,去了天堂。插个题外话,中间的那个军官,我刚查了,是少校……好帅啊……”
    唐馨把手机放到明烛面前,“说你家陆焯峰。”
    明烛看了一眼,看向站在不远处,跟领导说话的陆焯峰,男人一身军装,高大俊气,他比之前瘦了一点,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目光倏地转过来,安抚地看她一眼。
    她穿着很合宜的黑色连衣裙,胸前戴着小百花,纤细白皙,比上次瘦了,怎么才十天不见她就瘦了呢?是不是没睡好?晚上有没有做噩梦?
    王国洋说:“你伤还没好吧?回国的这几天休息一下。”
    陆焯峰看着明烛,有些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好。”
    两人从见面至今,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他知道她在等他,也知道她担心他,从未有过的心意相通,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
    明烛弯起眉眼。
    这是她爱的男人,他永远是她的骄傲。
    一切结束后,明烛走向呆坐在角落里的林子瑜,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她面前,轻声说:“我四月初去过一次维和营区,小班长……”她顿了一下,改了口,“张武林让我把这个带回来给你的,应该是他想送给你的东西吧。”
    林子瑜蹲坐在草地上,整个人看起来像失了魂魄似的,她抬头看她,瞥向她手里的小盒子,颤着手接过,“他……还说了什么?”
    明烛看得出林子瑜很难过,也看得出来她很后悔,后悔什么呢?
    她不知道。
    也不打算去问。
    “他说让我帮忙带给你,我想,这是他离开前唯一想要送出去的东西,给你的。”
    明烛犹豫过,不知道这个东西给林子瑜带来的是安慰还是更多的痛楚,不过,既然是张武林的遗愿,她就应该帮忙完成。
    林子瑜细细地摩挲着那个小盒子,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她仰头看向明烛,“你说……如果、如果我不跟他分手……他是不是就能更用力、更拼命地活着……为了我……”
    明烛眼睛红了,低声说:“我想,不管任何时候,他都很努力很拼命的活着。”
    唐馨走到旁边,看着林子瑜这样,有些于心不忍,从包里摸出纸巾,递给她。林子瑜忽然抓住她的手,有些歇斯底里地喊:“你不是说,他几年后也会像陆队长那样,成为队长的吗?你不是说过的吗?可现在才一年呀……才一年呀……”
    是啊,才一年。
    世事难料。
    “你别这样啊……”唐馨也很难过,“小班长真的很好,我也不希望是这样的。”
    林子瑜忽然跌坐回去,埋头在膝盖里,呜呜呜地哭出来。
    唐馨想上去劝,被明烛拉住了,“让她哭吧,发泄一下比较好。”
    半响,唐馨有些唏嘘:“你说,她会不会从此忘不了小班长?”
    “会的吧。”
    就算他日,她嫁给别人,心里也永远会记得这个人。
    她说过,爱上过这么一个至忠至诚的人,是忘不了的。
    一切结束后。
    回到北城。
    明烛在家等到半夜,陆焯峰身上还穿着那套军装,门一打开,怀里就扑进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他按住她的后脑勺揉了把,低头看她,“在等我?”
    她仰着脸,笑了一下:“嗯,这是你家。”
    领证之后,他就把家门钥匙给她了,包括老宅的那套房子的钥匙,明烛不确定他今晚会不会回来,她打电话过去也没接通,只能跑到这里来碰运气。
    “这也是你家。”陆焯峰纠正她,摘下帽子,顺手放在玄关柜上,把人提溜进去,“我没带电话,用曹铭的手机打你电话你没接,刚路过这里,想上来看看你会不会在这里等我。”
    他把人抵在门背上,捋开她额前的碎发,“在楼下就看见灯是亮的。”
    明烛抱住他,脑袋在他手心蹭了蹭,“我也是来这里碰运气的,白天都没跟你说上几句话,也不知道你结束公务后是不是要回部队。”
    她软得很,挠得陆焯峰心里痒痒,这段时间各种事情压着,心理上并不好受,但他是男人,当了十二年兵,再怎么样也熬过来了。
    他把人牵着,走向沙发。
    明烛勾住他的脖子,盯着他看,陆焯峰忍不住笑:“看得这么认真?”
    她点头:“想你了。”
    陆焯峰在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在他大腿上,明烛自己转了个身,变成跨坐,跟他面对面,他低笑,“队里给我放了几天假,这几天专心陪你,嗯?”
    明烛问:“几天?”
    陆焯峰嘴角微翘:“五天吧。”
    明烛高兴,“好。”
    五天,对军人来说,算很长的假期了。
    她想起他的伤,去解他的衬衣扣子,陆焯峰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她,故意说,“我还没洗澡。”
    明烛抬头,“我看伤口,跟你洗没洗澡没关系啊。”
    陆焯峰按住她的手,抓在手里,“已经没什么事了,再养养就好,跟我说说,回来的这几天都在做什么?”
    明烛想了想,等下睡觉的时候也可以看,就暂时放弃了,“外婆在这里,这几天都在家陪外婆,跟唐馨和欢欢一起吃了一顿饭,因为之前的事,她们很担心……哦对了,唐馨跟唐域在一起了,就在我们获救的时候。”她抿嘴笑了一下,“你没看到吧,唐馨用集锐的官博发了条微博,现在在网上都流传成顺口溜了……”
    因为唐馨的回复,现在网友们都在猜测,这个唐大编剧是谁?跟集锐官博什么关系?
    不对,是跟集锐什么关系?
    明大编剧,是指性向不明的明烛吗?
    唐馨之前只图一时之快,后来才发现网友们吃瓜的点都歪了,想抢救也没办法,只能装瞎。
    陆焯峰哦了声,饶有兴致地问:“她说什么了?”
    “她说有想吃的东西就去吃,有想看的电影就去看……”那条微博很长,但很顺口,明烛记忆力很好,看过一遍基本就记住了,她背着念出来,“她还说,有相爱的人就去结婚,没生孩子的赶紧生孩子,生命大和谐!”
    “生命大和谐,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明烛脑袋埋在他肩上,“嗯,应该是……”
    陆焯峰忍不住低头,去亲她的耳朵,“现在几点了,嗯?”
    明烛想了想,“好像过了12点了……”
    下一秒,就被人打横抱起,她吓得忙低头,也不敢乱动,“这样抱没关系吗?你的手还伤着呢!”
    “没关系,我这边手没使力,你瘦了。”他说着,掂了掂重量,“五斤?”
    明烛瞪大眼睛,“这你都能猜出来?我真的瘦了五斤。”
    陆焯峰抱着人往卧室走,有些无奈,“这才几天就瘦了五斤,你没好好吃饭?还是没睡好?本来就没多少肉。”
    明烛掐着他胳膊上的肌肉,不满意地说:“你也瘦了,你肯定不止瘦五斤,还好意思说我……”
    人被放倒在床上,陆焯峰埋头,在她颈脖上轻蹭几下,“洗过澡了?”
    她点点头。
    他直起身,慢条斯理地解衬衫扣子,转身,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背对着她脱下衬衫,肩宽窄腰,肌理分明,手臂上还绕着绷带,“我是男人,瘦几斤没事儿,多训练几次多吃几碗饭就长回来了,你不一样,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就没见你胖过。”
    明烛坐在床上看他,轻声哼哼:“女孩子胖就不好看了,我要是个大胖子你能喜欢我吗?”
    啪嗒——
    陆焯峰解开皮带,转身睨她,上上下下看一眼,“你能长到多胖?”
    明烛还真不是能长胖的体质,而且她吃得也不多,要长胖还真挺难的,她不说话了,盯着他的腹肌看,陆焯峰低头笑笑,“估计你也就怀孕的时候能养胖一些。”
    他拍拍她的脑袋,拎起衣服,去洗澡了。
    明烛摸摸脑袋,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背影。
    男人洗澡很快,陆焯峰很快回来,掀开被子一角,明烛主动靠过去,挨着他的肩。
    陆焯峰把人抱起来,让她整个趴在他胸口上,捏捏她的耳朵,“最近晚上有没有失眠?有没有做噩梦?或者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不要自己憋着,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想,该过的还得过下去,懂吗?”之前,他担心她会有战后心理创伤,想让她进行心理疏导,但她比较抗拒,说自己没事儿。
    明烛摇摇头:“嗯我知道,我没去多想了,刚开始有一点儿,回来后跟外婆睡了三个晚上,外婆晚上都摸着我的头哄我,像小时候那样,还给我说故事,前两天晚上我试着自己睡,入睡没以前快,但不会做梦了。”
    陆焯峰松了口气,明烛乖顺地趴到他胸口上,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你呢?”
    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是男人,也是军人,这种事情是我该去面对的,不用担心我。”陆焯峰的手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脑袋,“是这样吗?”
    “嗯?”
    “我说外婆,是这么摸你的脑袋哄你么?”
    明烛忍不住偷笑,“外婆可没这么抱我。”
    “那换个姿势?”陆焯峰说着就要把她弄下来,换个姿势。
    明烛忙抱住他不放,急道:“不要,就这样,你手还没好呢,别动来动去,安分一点儿啊……你不用摸我脑袋我也能睡着,跟你睡最容易睡着了。”
    陆焯峰低笑:“为什么?”
    明烛脸红,一本正经地小声说:“因为累呀。”
    陆焯峰回想起那些让她累的画面,身体有些发热,明烛已经从他身上爬下来了,脑袋贴着他的肩膀,拿起他的手,有模有样地教她:“这样,一下,再这样,一下,要顺着摸,不要太用力,外婆力气很轻的……”
    他试了几下,“这样?”
    她点头,闭上眼睛:“嗯嗯,就是这样的。”
    陆焯峰从她额角,顺着耳朵方向,轻柔地往后脑勺捋了几下,小姑娘闭上眼睛,神情放松,他嘴角微翘,动作不停。
    或许是真的累了,或许是他在身边,她很放松。
    陆焯峰不过捋了十来下,她就睡着了。
    他一愣,低声:“明烛?”
    明烛:“……”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什么魔法,这么有效?
    看来,要多跟外婆学习交流一下比较好。
    陆焯峰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也闭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陆焯峰想起床的时候被明烛抱住不放,他怕吵醒她,又靠了回去,多睡了一个小时,快八点的时候,明烛醒来,神奇地发现他还在,而且眼睛还是闭着的。
    她很少有机会看见他睡着的模样,因为她总是比他先睡着,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起床了。
    真帅啊……
    她感叹。
    睫毛还挺长的。
    明烛伸手,戳了一下。
    陆焯峰抓住她的手,睁开眼,斜眼看她,明烛一笑:“你醒了?”
    “你动的时候我就醒了。”
    他搂住她的腰,嗓音微懒,又闭上了眼。
    明烛半趴在他身上,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脸,“陆焯峰,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他沙哑地:“嗯?”
    “其实那次我没吃药。”
    他倏地睁开眼,盯着她的脸,目光下移,手更迅速,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一摸,“有了?”
    明烛被他弄得脸红,忙摇头:“没有,我只是告诉你我没吃药,对身体没伤害,你不用担心,而且……也没怀孕,虚惊一场。”她低下头,小声嘀咕,“其实我本来也以为有了,你那么强悍……”
    套都破了。
    陆焯峰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地看她,“你这是夸我吗?”
    明烛小声:“我实话实说。”
    当时月经推迟,她真以为怀孕了。
    “后来发生那样的事,我又庆幸,幸好没有怀孕。”明烛又抱住他,“不过我想啊,我们婚礼结束后,就生个孩子吧,有个孩子挺好的,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能转移一点儿注意力,不那么想你。”
    “不那么想我?那孩子是生还是不生,我得重新考虑一下了。”陆焯峰语气挺沉重的,似乎真的在考虑。
    明烛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如果出任务的时候,我不是一个人在家,还有孩子陪着我,感觉更安心。”
    “真想生?”他看着她。
    她用力点头,“想。”
    “我其实很怕你怀孕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这样你会很辛苦,但我知道自己留给你的时间本来就比较少,很多时候你需要我,我却不在。生了孩子,你的负担会比我重很多,我怕你太辛苦了,你年纪又还小,我总觉得自己能给你的太少了,外婆和徐奶奶以前说得就没错,徐睿的遗愿也没错,算起来是我自私了。”陆焯峰看着她,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入,她的脸白皙得近乎透明,他摩挲她的脸颊,“所以,我有过一次错误的判定,错误的选择,即使是你来部队采风,我还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让你跟我过这样的日子,我总觉得你跟水似的,得小心翼翼护着,跟我委屈了。不过后来想想,你喜欢我,我喜欢你,如果不在一起,委屈的就是两个人,不划算,我们两得结婚,得生命大和谐,才对得起彼此。”
    明烛很少听陆焯峰说这么一长串的话,趴在他胸口上仔细品味了一下,弯起眉眼,“对,幸亏你想通了。”
    陆焯峰眼睛深邃,盯着她的胸口,她领口宽大,一趴在他身上,胸前的风光全部暴露在他眼底,明烛反应过来,红着脸要去遮,被他牢牢制住手腕,嗓音低沉:“遮什么,看都看光了,你身上我哪儿还没看过?”
    不止看过,还非常仔细研究过了。
    明烛不知道别的情侣夫妻会不会这样,但她真的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事了,忍不住小声说:“你怎么这么坏……”
    “男人不都这样?有些只是不说而已。”陆焯峰翻了个身,把人压在身下,“我记得家里还有套?”
    明烛脸红,“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用……”
    陆焯峰探过半个身子,拉开抽屉,摸到上次没用完的仅剩的一个,明烛飞快地看了一眼,脑袋埋进他胸口,有些犹豫,“现在好像八点了,天早就亮了……”
    “正好,没试过天亮的时候来。”陆焯峰说着就把衣服脱了,俯身去亲她,低笑出声,“听说有些女人早上会比较敏感,试一下?”
    明烛被他亲得头昏脑涨,半眯着眼问:“你怎么知道?”
    陆焯峰手探入她的睡衣里,在她腰上摸了一下,往上,在她胸上捏了几下,“队里都是些男人,已婚的也有不少,平时也开些不着调的玩笑,听多了……”
    “你们……还说这些啊,我以为你们一个个都跟你一样,出了门,穿上军装,就一本正经了。”
    “来,说几句好听的,你答应过的。”他咬着她的唇,没忘记自己的福利。
    “说……什么?”明烛轻喘,胡乱地夸他,“我喜欢你?你好帅,你身材特别好,你好棒……”
    陆焯峰听得头皮发麻,这种话平时听听他可能回笑,但在床上听就不一样了,他三两下剥光了她。
    窗外,阳光灿烂,阴阴暗暗的光透过窗帘洒入,或许是太久没见面,或许是经历了生死,也可能真的是环境所致,两人都有些失控,陆焯峰这次是真放开了折腾她,尽让她说些以前不曾说过的话,偏偏她答应过,只能红着脸说……
    恍恍惚惚,明烛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临结束的时候,她脑子里还晕乎乎地想,难道女人真的在早上比较敏感?
    不然,怎么感觉这么强烈。
    一个多小时后,陆焯峰捞起奄奄一息的小姑娘,去浴室清理。
    “你最近体力不好。”
    “我没吃早饭……”
    ……
    下午,陆焯峰跟明烛回明家。
    既然要结婚,总归是要见家长的。
    进门之前,明烛怕他紧张,底气十足地安慰他:“你不要紧张,其实爸妈都不太管我的事的,外婆在呢,她给咱们撑腰呢。”
    陆焯峰忍不住乐了,“我看起来像很紧张的样子?”
    明烛摇摇头,“我就是跟你说,不要紧张。”
    陆焯峰牵住她的手,下巴往门口指指,“好,我不紧张,我们可以进去了吗?阿姨已经在门口看着了。”
    话音一落,外婆就走到了门外,“丫头,小陆,你们怎么半天没进来呢?”
    陆焯峰走过去,弯腰,在外婆耳边低声说:“外婆,明烛怕我紧张,跟我说有您给我们撑腰,要我别害怕,别紧张。”
    明烛:“……”
    她呆住了。
    外婆瞪了明烛一眼,“你这小丫头,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呢,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明烛:“……”
    我没有啊!
    她气得直跺脚,陆焯峰混蛋啊!
    卖老婆上瘾了是吧!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明家大厅。
    明成军沈曼如端坐在沙发上, 包括专门休假在家的明峥, 正大大咧咧地靠在沙发上, 闲散地看向门口。
    外婆走在前面,后面跟着陆焯峰和明烛, 明烛脸有些红, 偷偷在陆焯峰腰上掐了一下,还觉得有些不解气, 绕到前面,挽住外婆的手, 故意冷落他, 想解释:“外婆……”
    外婆拍拍她的手, 同样小声安抚:“行了行了,给你们撑腰, 给你们撑腰。”
    明烛:“……”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陆焯峰低头笑笑, 心情舒畅,她可真好逗。
    明成军站起来,上下打量陆焯峰,陆焯峰站得端正, 不卑不亢地:“叔叔阿姨,你们好。”
    沈曼如是第一次见陆焯峰, 之前听说过,在微博上也隐隐看过视频, 知道这小伙子长得好看, 这一看是真长得挺帅, 无可挑剔,首先在外貌上打了个满分,她忙说:“先坐下再说,等一个小时后就开饭了。”
    明峥把二郎腿放下,笑着挑眉:“还有我呢。”
    叫声大舅子应该的吧?
    外婆瞪他一眼,“你就别瞎掺和了,婚礼办了以后再说。”
    明峥摸摸鼻子,咳了声,又看了眼陆焯峰,“你伤还没好吧?”
    陆焯峰在旁边坐下,神色自若地说:“差不多了,再养几天就好。”
    “过几天又要回哥利亚?”
    “嗯,到九月份才回来。”
    明成军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你辛苦了,这次救援牺牲了一个好同志,但也立了大功,过去就过去了,以后行动多加小心,明烛着跟着你,我们也放心些。”
    陆焯峰靠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实话说,“我知道,我会在确保完成任务之时保全自己,但这个事情,您也知道,很多时候没办法保证。”
    不止明成军,明峥也是当兵的,都深知做这种保证没有任何意义。
    沈曼如看了一眼明烛,明烛笑了一下:“爸妈,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怕的。”
    外婆拍拍她的手,“我之前去庙里给他们俩算过了,放心吧,这两孩子都是厚福之人,你们担心的那些啊,我比你们还操心,现在我都放心了,你们还怕什么?我老了,不图什么,只图在生前看着丫头结婚生孩子,把我绣的嫁衣穿上,漂漂亮亮地,开开心心地嫁给她自己喜欢的人,这就足够了。”
    明烛心里感动,看向外婆。
    陆焯峰看了明烛一眼,眼神温柔宠溺,十分庆幸上次那个意外没闹出人命,不然现在可能没办法收场了,他估计得跪着进来,外婆也不一定站在他这边,他低声:“谢谢外婆。”
    外婆都说话了,明成军和沈曼如也不好再多说,而且说来说去也没什么意义,都是军人,责任在肩上,他们心知肚明,沈曼如看向陆焯峰,“你爸爸那边……”
    陆焯峰笑了下:“来之前我爸给我打过电话,说明天请你们和外婆一起吃个饭。”
    下午,陆升确实给他打过电话,也是想让他带明烛回家一趟,父子两关系一般,但结婚是大事,父母肯定要出面的。
    沈曼如放心了,明成军笑:“听说你爸最近生意做得很不错,你以后有没有想过转业?”
    陆焯峰顿了一下,“退役后肯定会有别的打算,这么多年都在部队里,对从商没什么想法,就算以后不上前线,还是想呆在部队吧,不过这个也说不准,未来时间还长。”
    外婆说:“他们小辈有小辈的打算,你们小时候也没好好管明烛,大了也别想管,她自己喜欢就行,她自己做的选择,我很放心。他们的事情啊,就让他们自己打算去吧,开心最重要。”
    话里话外,都站在明烛这边,是宠到了心坎里。
    明成军和沈曼如心里有愧,也不好多说,再往深了一想,也是,以陆焯峰现在的情况,以后还能往上升,转业未免可惜。
    聊了一个小时,阿姨喊了声:“开饭了。”
    谈话这才算结束。
    有外婆撑腰,陆焯峰这场家长见面会格外顺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明烛晚上被留在明家,陆焯峰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去了。
    ……
    第二天,陆焯峰中午先跟陆升见了一面。
    陆升五十多岁,看起来还很挺年轻,陆焯峰长得并不太像他,隔代遗传,他长得像陆老爷子,陆升看了他一眼,“伤好了?”
    陆焯峰淡笑:“还行吧,不碍事。”
    陆升看了眼他的军牌车,提了嘴:“我看你得买辆车,都快要结婚了,该买一辆,我知道你不愿意要,不然我给明烛买一辆,算是送你们的结婚礼物?“
    陆焯峰打开车门,瞥他一眼,“这东西,你跟她说,她要是愿意拿,你就给。”
    陆升想了想那丫头的家世,点点头:“行吧,婚礼这事,还是听长辈商量的好。”
    晚上,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吃饭地点约在北城着名的私人饭馆,陆升做的主。
    陆升这人在商场上混了半辈子,说话拿捏得很恰到好处,陆焯峰对他很放心,基本上不太插话。关于婚礼,陆升说:“婚礼方面,就照着明烛丫头喜欢的来,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听说外婆和明烛都喜欢中式?那很好,中国人传统要延续,中式婚礼大气,我也很喜欢。”
    外婆笑笑,很高兴:“对,嫁衣我都绣好了,丫头从小受我影响,就喜欢中式婚礼。”
    沈曼如笑:“我这两年参加过不少婚礼,中式也好,西式也好,都是个形式,既然两家都觉得中式好,那我们就按照中式的办,说真的,中式婚礼办起来才喜庆。”
    陆焯峰看了眼明烛,明烛手搭在他大腿上,轻轻挠了一下。
    他按住她的手,靠过来,低声问:“今晚可以跟我回家了?”
    明烛怕被人听见了,看看周围,小声说:“嗯……”
    还有三天,他就要走了。
    昨晚外婆还说她了,外婆比较传统,觉得还没办婚礼两人住一起不太好,明烛小声嘀咕:“我们领证了呀,他过几天就要走了呢。”
    领证了就是正式夫妻了。
    外婆一想也是,小两口见个面不容易,她再怎么老古董,也不忍心看小丫头难过。
    陆升谈了那么一会儿,算是看出来了,明烛的事是她外婆在做主,他看向外婆:“那婚礼日子选在什么时候好?我看十月份挺好的,时间上也来得及。”
    外婆摆摆手,“我找人算过了,他们俩十月份结婚不合适,明年三月三十对他们两个最好,互不相冲。”
    她私心里不想两人那么早就结婚生孩子,明烛还年轻,当年沈曼如就是结婚生孩子太早了,心性不够成熟,才发生了那么一些事,她不希望外孙女走女儿的老路。
    明烛一愣。
    三月?是不是有些晚了?
    她本来也想十月份正合适,结束《反恐》剧本之后,她这几个月工作量不多,也暂时不打算再接新剧本,这几个月专心筹备婚礼,陆焯峰九月份回来,十月婚礼。
    时间上,正好。
    陆焯峰仿佛看穿她的想法,他歪着头,在她耳边低语:“想提前吗?”
    明烛摇摇头,“外婆决定的事,总有她的讲究,我……不是,是你再等等。”
    陆焯峰低笑,“好,我再等等。”
    婚礼就这么定了。
    明年三月三十日。
    ……
    夜里,两人回明烛这边。
    陆焯峰洗完澡后,回到卧室,看了一眼那幅挂在床头的嫁妆,走过去把正在微信上跟聊天的明烛捞起来,靠在床边,把人楼进怀里,低头瞥了眼她的屏幕,“聊什么?”
    明烛转头看他,他的头发比之前长了一些,可能是最近没时间剪,她伸手摸了一下,还是刺手的,“她们问我今天家长见面会怎么样,我说很好很顺利,明年婚礼谁要当伴娘。”
    “谁当?”他拉下她的手。
    “都要当啊,中式婚礼,她们说愿意给我做小丫鬟。”明烛很高兴,往他怀里蹭了蹭。
    陆焯峰还没参加过中式婚礼,他想象了一下,“我是不是也要穿中式?”
    明烛摇头:“不一定的,你可以穿西装,不过还是看外婆的意思,你不喜欢穿中式吗?你穿肯定好看的,你五官很端正,放在古代,就是武林大侠。”
    他忍不住笑,指指头顶,“那嫁妆,什么时候搬过去?”
    说到这个,明烛想起他当初钉嫁妆的那副狠劲儿,扯住他的耳朵,“你拆得下来么你?”
    “我钉的,那肯定只有我能拆下来。”
    “不准把我的墙给弄坏了。”
    “弄坏了给你补上行不行?”
    “……”
    明烛瞪着他,陆焯峰笑笑,在她唇角亲了一下,漫不经心地绕着她的长发,“今晚吃完饭,我爸跟你单独聊了什么?”
    晚上离开之前,陆升把明烛留下,说想跟她说些话。
    明烛跟陆升在包厢聊了十几分钟,陆升说起陆焯峰小时候的事,他说:“我前妻去世的早,我忙着生意上的事,对他一直关心不够,把他丢给他爷爷。后来我跟现在的妻子结婚,想把他接过来照顾,他当时已经快上初中了,十二岁的小少年,跟我已经不亲了,说什么也不愿意跟我一起生活,我也没办法……有些事情过了就是过了,再想去弥补,发现他已经不需要了。他从小受他爷爷影响,对什么事情都很专一,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他很喜欢你,这辈子肯定就认定你了,我也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我不知道能给你们做点儿什么,能做的就是帮你们把婚礼办到最好,不委屈了你。”
    明烛很少听陆焯峰说起他小时候的事,也不知道陆升能跟她说这么多,她想了想,说:“我不觉得委屈,相反,我很高兴能跟他在一起。”
    陆升笑笑:“我知道,我也没别的送给你,回头送你们辆车吧,再以后你们生了孩子,我再……”
    她吓了一跳,忙说:“不用了,叔叔,我们不需要的。”
    说半天,是要给她送钱呀。
    陆升唉声叹气:“他不收,你也不收,不能让我们老陆家为难啊,老爷子在世也得说我。”
    ……
    陆焯峰听完,豪不意外,陆升在商场呆久了,跟陆老爷子和他都不一样,用陆老爷子的话来说,就是沾了铜臭味儿,有时候拿不出办法,就喜欢用钱办事。
    他把人揉进怀里,“他给你的,你觉得想收就收着,不想要就拒绝,不用勉强,懂么?”
    明烛点头:“嗯,我知道的。”
    “乖。”
    “你也乖。”
    陆焯峰低头吻住她,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热情高涨,姑娘身娇体软,肤白细腻,像水似的缠绕在他身上,她坐在他身上,小声问:“还像昨天早上那样么?我有点儿怕……”
    说着,人就往下溜。
    他翻身,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把人提溜到一半,坚硬的胸膛贴上她的背。
    明烛回头看他,羞耻得脸红,有些抗拒,“我不要这样……”
    她想起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他呼吸渐重,把人按住,低声哄:“这样省力,我手伤着,嗯?”
    明烛看了看他绑着绷带的手,有些心软,又有些害怕,他又在她耳边低哄了两句,迷迷糊糊地她点了头,刚一开始就后悔了,就不应该让他省力!
    省力干嘛呢!
    越省力越能折腾!
    ……
    陆焯峰临行前,带她去了一趟拳击俱乐部,看了一场拳击赛后,跟徐敬余和安晴贺程一起去吃饭,安晴和贺程的婚事也定下来了,比他们晚几个月。
    安晴问明烛:“嫂子,你们真准备办中式婚礼啊?”
    明烛点头:“嗯。”
    安晴回头看了看贺程,贺程瞥她一眼,“你别想一出是一出,前天说要办花园婚礼,昨天说要去国外城堡,今天你要跟我说你要坐轿子吗?”
    “结婚就这么一次,我高兴就好,你不乐意我折腾那不结婚了。”
    “你再说一次!”
    “哼,说就说,你不乐意就不结了呀。”
    “你别想了,你那气质不适合中式,老老实实穿婚纱吧。”
    “……”
    明烛已经习惯他们两个的相处方式,看了一会儿,又去看徐敬余,他出去了一趟,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女人,说不上多漂亮,总之就是让人移不开眼,越看越耐看的那种。
    徐敬余介绍说:“我女朋友,应欢。”
    安晴笑眯眯地:“就是让敬王在赛前破戒的那个哦?”
    应欢有些窘,徐敬余大大方方地搂着人转去沙发上,都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了,也是,这问题前段时间都在网上被大家群嘲了一番。
    敬王守了近十年的规矩,说破就破,到底是真是假,无人得知。
    反正当事人一直闭口不谈,不承认,也不否认。
    明烛目光一直在那两人身上停留,陆焯峰把她的脸掰过去,半眯着眼低头看她,“徐敬余很帅?”
    她点头:“他是很帅啊,拳击手里面最帅的了吧?”
    陆焯峰姿势不变,看了眼徐敬余,从小他对长相什么就不太关注,不管男的女的,后来或许在部队待久了,都是一群糙爷们儿,看谁都差不多。
    他想了想,从小到大,他们几个,好像徐敬余确实最招女生喜欢。
    明烛看他不说话,以为他吃醋了,抬头弯眼一笑,“当然,你最帅了。”
    陆焯峰低头笑笑,“不用夸我,没生气。”
    回去的时候,明烛看见应欢被徐敬余半强迫半挟持地摁进车里,应欢那双修长好看的腿使劲儿在他身上踢,一脚也没踢中,全被徐敬余拿手挡住了。
    这两人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啊。
    她津津有味地看了一分钟,回头看陆焯峰,有些感慨:“陆焯峰,我要是跟你打架,你会让着我吗?”
    陆焯峰奇怪地看她,直觉她被安晴影响了,奇怪地看她一眼:“我们为什么要打架,床上打么?”
    明烛瞪他:“我发现你结婚后越来越流氓了。”
    陆焯峰拉开车门,把人塞进去,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看着前方,手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说,“不然呢?你要一辈子对着一个脾气硬邦邦的男人?在外头在部队里就算了,在你面前我就是个普通男人,也没多正经,喜欢逗你几句,看你脸红觉得好玩,也会有些上瘾,这很正常。”
    明烛当然知道他私底下跟在部队里很不一样,这一面只有她知道。
    她靠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陆焯峰按住她不放,狠狠咬了一下她的唇,低声说:“还有一天,我就要走了,等我三个月?”
    她点头:“当然,我等你一辈子。”
    陆焯峰笑,“你怎么越来越会说好听的了?”
    明烛仰头,“不是说好了,回来给你说好听的么?”
    他看着她,在她耳边亲了一下,“我也给你说句好听的,听好了。”
    明烛轻颤,想仰头看他。
    被他按在怀里。
    男人嗓音低哑,带着电流,慢慢渗入她耳朵里,“我爱你,明烛。”
    明烛愣了一下,仰头看他。
    陆焯峰目光深邃,直白坦诚,柔情万丈,她扑上去,勾住他的脖子,“我也爱你。”
    ……
    两天后,陆焯峰走了。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重要的是人心中有心想,有期盼,心就永远不会枯竭,明烛回镇上呆了两个月,每天陪外婆和徐奶奶。
    要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那就是徐奶奶家隔壁养了一条狗,那狗是隔壁李大叔收养的,脑袋上有条疤,听说是被人打的,尽管大叔表示狗很温顺,明烛还是很怕。
    毕竟,小时候被疯狗追过,这个心理阴影很难消除。
    九月底的某天早晨。
    她去街上买了早餐回来,刚走到徐奶奶家门外,那条大狗就从隔壁窜了出来,两条前腿蹦得老高,那架势是要往她身上扑啊!
    这条大狗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喜欢扑她。
    李大叔说过:“这家伙喜欢你呢。”
    明烛可真怕这种喜欢,她被大狗吓得不敢动,连连后退,大狗没打算放过她,难得的是,也不敢硬扑,就一路追着她绕,把人堵到了墙角。
    “你……走开!”
    “汪汪汪!”
    “……走开啊!李大叔,你的狗跑出来了!”
    “嗷呜!”
    “……”
    明烛急得不行,拿出一个小笼包扔出去,“给你吃,你吃完就走。”
    大狗嗷呜一声,接住了。
    还是不走。
    明烛瞪着它,一连扔了好几个小笼包,它还是不走,她急得要哭了,正要放声喊人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低笑:“别怕,它不敢过来。”
    明烛身子一僵,随即惊喜回头,陆焯峰一身黑色休闲服,从身后贴紧她,手臂横在她腰上,低喝一声。
    那狗猛地就跑了。
    明烛皱眉:“它为什么不怕我?”
    陆焯峰揉揉她的脑袋,直白的说:“下次喊得凶一点儿,这么温柔它还以为你逗它玩呢。”
    明烛转身,他顺势搂住她的腰,两人对视了好几秒,她又问:“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
    陆焯峰看了一眼缓缓打开的徐家大门,把人抵在墙角不动,几秒后,徐奶奶奇怪地说:“我好像听见明烛喊了啊,怎么出来又不见人了?”
    明烛刚要说话,就被人堵住了嘴。
    她心跳漏了几拍,眨眨眼,他低声:“嘘。”
    “你怎么不告诉我?我本来想明天回去的……”
    “给你个惊喜,不喜欢?”
    清晨的阳光洒在男人高大挺拔的背上,泛着光晕,怀里的姑娘穿着勾人的旗袍,纤细白皙的两条腿紧紧贴在墙角上,笔直笔直的,脚尖微微踮起,勾住男人的脖子。
    夜里,陆焯峰给徐奶奶打理好一切缺漏的家务,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了。
    隔壁大门早就关上了。
    他给明烛发了条微信。
    明烛把窗户打开,十几秒后,男人从窗户翻进来,她跳上去扑到他身上,低头看他,“你爬窗户上瘾了么?明明可以走正门了。”
    陆焯峰抱着人往床边走,压到床上,笑得有些坏:“我怕吵醒外婆。”
    她推开他,跳到衣柜旁边,打开柜门,拉出一个大箱子,“外婆给我绣的嫁衣都在这里,你要看看吗?”
    陆焯峰懒散地靠坐在床头,下巴点点,“好。”
    她拎出那套低奢华丽的红嫁衣,眼睛亮晶晶地看他,“好看吗?”
    陆焯峰一愣:“不是穿给我看?”
    明烛忙把嫁衣放回去,振振有词地说:“不行,现在不能穿,只能给你看一下,不然婚礼那天就没有惊喜了。”
    里面还有两套,一身旗袍,还有一身敬酒服。
    陆焯峰走过来,指腹在那些绣纹上略过,光想象也能知道,她穿上这身肯定好看,距离婚礼还有半年,有得等,他瞥向她,“真要等?”
    明烛很坚持,“真的要等。”
    陆焯峰也不勉强,扫了一眼箱子里的嫁妆,低笑:“这才算是嫁妆吧?”
    明烛知道他什么意思,不就是嫌她绣的那幅画丑么?她把嫁衣放回去,不高兴地嘟囔:“不喜欢就别拆啊,钉在墙上也挺好的。”
    他帮她把箱子放回去,把人拉到怀里,哄着:“没说不喜欢,你就是绣根草,我也稀罕。”
    明烛乐了,“真的?”
    “真的。”
    他说着就把人往床上带,进行生命大和谐。
    ……
    2月6日,春节前夕,《反恐》电影上映。
    因为电影制作团队强大,从主创导演编剧到主演,更联合了国外巨星联合演绎,加上境外拍摄结束后那场惊心动魄的真实救援行动,早就让电影未上映就先火了。
    更别说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先是集锐总裁唐域跟团队编剧唐大编剧传出绯闻,更有爆料唐总先追求的唐大编剧的闺蜜明大编剧……这等传奇三角恋。
    再后来,唐大编剧爆出,明大编剧已婚,嫁的是个军官,没有什么三角恋之说。
    破除了谣言。
    尽管如此,吃瓜网友还是不太满足,总期待发生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八卦惊喜。
    电影上映第一天就大爆了。
    主演们忙着飞往各地宣传,主创团也上了一档节目采访,节目组导演一直知道所谓的明大编剧是个旗袍控美人,费尽了口舌,拿出了跟姜导毕生的交情,拜托他一定要让旗袍控编剧一同参与节目录制。
    姜导跟明烛提了两次,明烛并不想上节目。
    还是唐馨出面说:“你就去吧,免得别人都以为你是男人,我是个谎话精,上吧,穿上你最漂亮的旗袍,亮瞎网友门的眼!”
    明烛盛情难却,答应了。
    节目录制当天,她穿了那件粉色改良旗袍,陆焯峰最喜欢的那条。
    温婉端庄,美人如斯。
    让所有人为之一动,没想到还真是个旗袍控美人啊。
    这期节目要爆啊!电影更是要爆啊!
    主持人非常激动,比见到当红女艺人还要激动,最先接受采访的是姜导,主持人问:“听说这部电影,后续几个镜头是把真实的救援行动画面剪辑进去了,是真的吗?能告诉我们是哪几个画面吗?”
    姜导微笑:“是的,电影倒数十分钟之后的两分钟,都是真实剪辑的画面,那是真正的中国军人的救援行为,那些画面是我们摄制团队埋在高处的摄像机拍下的。《反恐》这部影片一开始就是得到国家支持的电影,当团队跟领导提出能不能把画面剪辑进电影里面的时候,领导没有犹豫地就跟上级申请了,批下来后,电影就后十几分钟做了一些调整,添加了一些真实画面,让整个电影层次变得更真实,更丰富。”
    主持人又问:“听说,有个大爆炸的画面也是真实的,我们牺牲了一个维和军人。”
    主创团沉默了几秒。
    姜导很难过:“对,他是个英雄,不应该被遗忘,不管是他,还是任何一个默默无闻拼在最前线的军人,他们都值得被人记住。”
    主持人点头:“您说得对,这部影片让更多观众看到军人伟大的一面,很感激你们拍出这么一部优秀的电影。”
    姜导微笑:“应该的,拍这个电影本来就是想让大家更多的了解军人,了解我们中国有多强大,让大家知道,我们如今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不论你人身在何方,只要有中国军人在的地方,就有一分生存的希望,国家永远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中国人。”
    聊完这一节,主持人话题转移到编剧身上,主编剧有两个,一个杜宏,一个明烛。
    主持人的关注点自然先落在明烛身上,他有些迫不及待地微笑问:“明烛,我以前跟网友们一样,一直以为写出这么热血剧本的编剧一定是个男人,先说声抱歉。”
    明烛摇头:“没事,我不介意,也习惯了。”
    姜导笑笑:“她不是男人,但她嫁的人是个军人,有时候从女人的角度描写男人,塑造人物,更能深入人心,因为女人看男人的角度,跟男人看男人的角度不一样,看她的剧本就知道了。”
    主持人笑:“对,明老师跟杜老师从男女不同的角度去创作剧本,化学反应确实很不一般。”
    明烛笑了一下。
    主持人忙问:“听说,那场救援行动是您丈夫带队行动的,场面惊心动魄,大家看得心都提了起来,很多女孩子都说想做个军嫂,但真正有勇气嫁给这么一个男人的姑娘却不多,我代表广大网友们问一句,嫁给军人,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会不会每次他出任务的时候,都会担惊受怕?”
    明烛忽然想起了林子瑜。
    前几天,她跟唐馨在公司楼下,看见有个男人来接林子瑜,林子瑜看见她们,只是浅浅地笑了一下,介绍说:“这是我男朋友。”
    她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变得乖顺许多,少了些张扬和咋呼,也少了些活力。
    明烛和唐馨每次见到她,都忍不住想起张武林,唐馨说:“我总觉得林子瑜在混日子,没了期盼似的,我还是喜欢当年那个林子瑜,有点儿坏,也不够坏。”
    姜导喊了声:“明烛?”
    明烛蓦地回过神来,轻声说:“会担心也会害怕,但我更愿意相信他,以前我问过他,他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遗书上都写了什么?他从来不会告诉我。我刚开始不懂,刚才忽然就懂了。”她顿了一下,弯起眉眼,“他不告诉我,就是想让我安心吧,心中有念想,有期盼,才会充满希望,我愿意一直相信他。”
    ……
    节目播出后,电影刚上映十几天,大家看到所谓的明大编剧真的是个美人的时候,还是个旗袍控美人之后,都惊呆了,疯狂地刷节目,刷微博。
    明烛因为这档节目还上了一次微博热搜。
    “旗袍控美人!嫁给了军人!这什么梦幻组合?”
    “为什么我没早点相信,明烛明大编剧真的是个女人!我后悔了!”
    “这腰,这腿,这身段,这脸蛋……我要跟那个军官抢女人!”
    “我要换女神了。”
    电影院里,明烛低头刷着微博,有些被吓到了。
    她不太习惯这种关注度,把微博退了出来,看向陆焯峰,“嗯,我以后还是不要上节目了。”
    陆焯峰把爆米花放到她手上,手机拿过来,塞进自己口袋里,“那就别看了。”
    明烛就着他的手咬住吸管,喝了口果汁,小心翼翼地看他:“你看过节目了吗?”
    陆焯峰最近忙得很,年前年后任务多,之前他很少在春节中休假的,今年是几年里唯一的一次,就为了陪她看一场电影,这部电影于他们而言,意义非凡。
    电影开始了,他注视着屏幕,低声说:“没有,还没时间看。”
    明烛哦了声,也看向电影屏幕。
    影片结束,从电影院出来,碰上了一个独身的男人。
    男人看见她愣了一下,快步走过来,“明烛。”
    明烛看见他也是一愣,“严锡哥,你怎么在这儿?”
    两人已经好几年没见了,严锡前三年去了国外,一去就是三年,关于明烛的事他一直知道,尤其是那场轰动的救援行动之后,他一直关注她的事。
    他笑着看她,余光扫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正大步走来。
    陆焯峰站在明烛身旁,自然地搂住她的腰,淡淡地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这位是?”
    明烛莫名有些心虚,“嗯……严锡哥,我爸朋友的儿子,以前就认识的。”
    严锡看着陆焯峰,他第一次听说陆焯峰这个名字,还是在六年前,明烛拒绝他的时候,他笑了笑:“你好,我之前听过你的名字。”
    陆焯峰当然认识严锡,当年那个军科院的男人,他点了一下头,“你好,我也见过你。”
    严锡倒是挺意外,“你见过我?”
    明烛更是惊讶,转头看他,陆焯峰泰然自若地一笑:“嗯,在医院见过几次,在明烛学校门口见过一面,印象深刻。”
    明烛:“……”
    严锡愣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真没想到,请柬我已经收到了,婚礼……我到时候会抽时间参加。”
    陆焯峰:“谢谢。”
    送走严锡后,陆焯峰低头看向一声不吭的小姑娘,揉揉她的脑袋,“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明烛笑眯眯地看他:“嗯都那么久了,没什么好说的啊……”
    陆焯峰直接问:“你跟他谈过么?”
    明烛忙摇头:“没有,他追过我两年多,我没答应……”
    想了想,又问:“如果谈过呢?”
    陆焯峰想起当初在校门口看见的画面,眉头皱了一下,低头舔了下嘴角,到底没忍住:“那当初在校门口怎么跟他那么亲密?他摸你脑袋了,手搭在你肩膀上。”
    当初那画面,简直是割心。
    “你看到了?”明烛心猛地的一跳,“那时候你不是都消失一年多了么?你去找过我?”
    “嗯。”
    他语气淡淡地,把人往停车场带。
    明烛被他塞到车上,抵在座椅上,又是一副被逼供的架势,她仰头看着他,眨了好几下眼睛,“当时有个学长追我,追得特别疯狂,真的很疯狂,跟个变态狂似的。那天严锡哥……”
    “哥?”
    “不是,严锡,他去找我,我在校门口正好被那个学长围堵了,是他出面把人赶走的。”
    “他说是你男朋友?”
    “嗯……”
    “然后搂着你出了校门口?摸了你脑袋?”
    “嗯……”
    陆焯峰嘶了声,靠回驾驶室上,歪头看她,“明烛,我发现你这桃花也不少啊。”
    明烛小声:“那不是我长得好看么?”
    陆焯峰气笑了,凑过去,在她唇上重重咬了一下,明烛啊了一声,捂着嘴往后靠,惊恐地瞪他,“你干嘛呀,明天还要回去见爸妈的,要是咬破了我怎么见人……”
    他拍拍她的脑袋,“放心吧,我知道力道。”
    明烛抿了一下唇,又摸了一下,确定没破才放心,“说我呢,你的女医生女护士也一堆呢。”
    陆焯峰正要启动车子,闻言,看向她,“我跟你说,以后你不用担心这个了,队里那帮小子帮你把我身边的桃花全部杀绝了,安心。”
    “啊?为什么?”
    陆焯峰没回答,只是笑了一声,启动车子,开走了。
    几天后,明烛明白了。
    那天她跟他去部队里跟战士们过年,那帮战士正在厨房包饺子,她准备进去帮忙来着,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彭戈贱兮兮地说:“哎,你们说,嫂子到底学没学狗叫啊?”
    明烛:“……”
    孟恒猛笑:“我觉得陆队没那么重口变态吧?顶多……学猫叫?”
    明烛脸红:“……”
    学猫叫?
    喵喵喵?
    曹铭这孩子实诚,不懂就问:“明小姐做错什么了啊,为什么陆队要让她学狗学猫叫?”
    韩靖大笑:“那是因为你们陆队变态啊!那丫的关起门来就是个变态/狂!”
    明烛:“……”
    陆焯峰才不是变态/狂!
    彭戈疯狂大笑,孟恒嫌弃地说:“你他妈别笑了,口水全都喷面粉里了,恶不恶心啊!”
    彭戈止住笑:“我跟你们说,前几天不是去医院看伤员么?有个新来的小美女医生跟我打听陆队有没有女朋友,你猜我怎么说来着?”
    “怎么说?”
    “我说,我们陆队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了,要做他的女人,得漂亮,得身材好,还得是个旗袍控,最重要的是要会说好听的,起码得学猫叫才行,有点儿重口,一般女人不行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明烛听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随口说的一些话,现在都传成这样子了。
    她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最后,实在拉不下脸皮,正要转身,肩上一沉。
    陆焯峰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低头睨着她,脸色一派淡然,好像这种八卦已经听了很多遍了似的,她小声问:“你……不生气?”
    “你生气?”
    “也不是……”
    起码,把桃花杀尽了,其实让他们胡说八道一下也不是不能忍受。
    陆焯峰把人带进去,那群人一看见他们,吓得鸡飞狗跳,一看就是被教训过的。
    明烛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我不学狗叫的。”
    那群战士一个个脸煞白,“嫂子,大过年的,让我们好好吃一顿饭行么?”
    明烛大方地点头,“行吧。”
    ……
    剧组庆功的时候,想邀请陆焯峰一起参加,但陆焯峰没时间,明烛自己一个人去了,唐馨现在跟唐域感情稳定,两人蜜里调油的,很甜蜜。
    明烛打心眼里为她高兴。
    唐域请客吃饭的时候,尤欢说:“什么你家陆队长能请客啊?”
    明烛记下了,跟陆焯峰说一下,他一直记着这件事,休假的时候就提前安排了。
    那天,为了活跃气氛,陆焯峰把徐敬余和安晴他们也叫上了,人多很热闹,谁知,中途陆焯峰接了个电话,说了句抱歉,立即跑了。
    简直跟阵风似的。
    明烛倒是习以为常似的,挺淡定的,几个姑娘佩服地看她一眼,竖起大拇指。
    唐馨忍不住凑到明烛耳边,低声问了句:“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尤欢一看唐馨的表情,就知道她这问题不简单,笑眯眯地凑过来听,唐馨特别认真地问:“我想知道,如果他接到任务电话,你们正在上床,那怎么办?”
    明烛脸一红,还真有过这种情况……
    她支支吾吾地:“还能怎么办,提裤子走呗。”
    唐馨和尤欢目瞪口呆,唐馨愣了好一会儿,感叹了句:“还真是拔X无情啊!”
    尤欢笑疯了!
    明烛:“……”
    也并不是无情,那次正好解救了她,不然她得累死。
    唐馨转头就对唐域说:“唐总,我觉得你真的很好。”
    唐域瞥她一眼:“说真话。”
    唐馨:“真话,给你100分不怕你骄傲的。”
    ……
    婚礼前夕。
    陆焯峰在明烛睡下之后,去客厅看了那期节目。
    这是他第二次看这档节目,他第一次看的时候,是春节那会儿,在部队里跟队里那帮小子一起看的。
    明烛以前问过他关于遗书的事,这件事他不愿意提,因为他希望她永远没有机会看见那封遗书,他没有跟她说过为什么,她却是懂了。
    刚才,她抱着他迷迷糊糊地说:“陆焯峰,你答应过我的,要活得比我久。”
    他低笑:“我什么时候说过?”
    她不依不饶:“你就是说过,你没说出口,但我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好,我努力做到。”
    第二日清晨。
    明烛醒来的时候,陆焯峰已经出门了。
    她摸手机的时候,摸到一张纸,愣了一下。
    拿过来一看,上面写了一行字,男人的字迹刚劲有力,透着坚不可摧的信念——
    愿你一生有所念,有所盼,有所依。
    ————————————————
    愿你们一生有所念,有所盼,有所依。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只有我懂他的柔情明烛陆焯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