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识傅准小说章节

这里为网友提供《是月亮》小说章节,以及温识傅准《是月亮》结局,文笔非凡,不容错过。午后三点,温识挑了套日常的穿着,化好妆,随手喷了点惯用的栀子花味香水,简单收拾好便出门。

《是月亮》精选:

饭局定在周四。

午后三点,温识挑了套日常的穿着,化好妆,随手喷了点惯用的栀子花味香水,简单收拾好便出门。

司机送她到咖啡厅,是个环境不错的地方,清幽安静,十分适合消磨时间。

周小公子和温识年纪相仿,他们小时候见过,只是后来中学他出国读书就再没碰面,除去父辈的交情,不是很熟。

他人生得斯文,举止也得体。初初的尴尬过后,两人交谈话题由少渐多,从甜点聊到天气再到平时喜欢做什么,气氛还算愉快。

聊到傍晚,去吃晚餐。

驱车抵达瑞森餐厅时,正好六点半。

天黑得不深,那股墨蓝将要转浓。周小公子绕到副座开车门,温识瞥了瞥他虚抚的手,没搭,扯了下嘴角,轻声说:“谢谢。”

瑞森实行会员制,不对外开放。一进门,空气中沉沉的冷香幽然淡雅。黄色灯光明灿灿,通透亮堂但并不刺眼。

每处卡座边都有绿植,配合灯影营造出开放又私密的空间,氛围烘托得恰到好处。

侍应生在前带路,周小公子边走边说起这间餐厅的菜品特色,温识微微侧耳,嘴角挂着淡淡的笑,不做声地听。

走了没多久,拐过弯,前头侍应生刚说“这边”,温识抬起眼,视线蓦地滞住。

不远处的一桌坐着两位。

傅准一身规整利落的正装,他对面的女人时髦精致,衣服颜色不打眼,但看得出来是精心搭配过的。

周小公子见她面色有异,“怎么了?”

温识堂皇收回视线,“没事。”

那个女人,好像就是那篇公众号里写的那个女明星。温识想起那天查资料看到的照片,眉眼五官都对得上。这里私密性强,会员要求不低,很多明星艺人都会出入用餐。

那边傅准似乎也看到了她,视线若有似无地掠来。

温识将背绷得笔直,敛眸经过他们桌边,匆匆落座。

周小公子没有发觉她的异状,坐下后接过菜单递给她,“刚才我推荐的那几道菜都不错,不过要看你的口味。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

温识心里乱成一团,翻了两页随便点了几个菜,自己也没看清。

都是半公开的卡座,这一截安静的短廊上,除了他们,就是斜对面傅准那桌。

那个叫郑什么的女明星一直在和傅准说话,温识听不清那边说了什么,余光却无法避免地触及傅准。

他的眉眼被卡座上方吊灯的光晕笼罩,那一贯的冷淡模糊得有些薄。

喉咙禁不住发干。

“……温小姐?”

周小公子叫了她两遍。

温识脸微白地回过神:“嗯?”

“在想什么?”

她僵硬地扯出个笑:“没什么。”

心被坠得沉甸甸,周小公子说的话根本没法听进去。捏着水杯僵了许久,温识实在忍不住,沉沉抒了口气:“抱歉,我有点不舒服。”

周小公子一愣,马上关切:“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她摇头,“我就是有点吃不下了。”

“很难受吗?”周小公子没怎么犹豫,体贴道,“没事,吃不下的话那今天就不吃了。下次有机会再来也一样。”

说着叫来侍应生,大方地取消菜单。

两人双双起身,温识垂眼走得急,差点磕绊。

“小心。”周小公子眼疾手快扶住她,她道了声谢,一眼也没有往旁边看,步伐匆匆。

灯影幽幽地晃。

来也快去也快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旋即消失。

短廊上只剩一桌。

郑欣欣说了半天,又一个话题结束,明明是以她的问句落下的,对面的人却不知在想什么,完全没半点反应。她口都快干了,挤出一个笑,试探地喊:“傅总?”

桌对面的傅准慢悠悠掀起眼皮瞥她,依然没作声。

郑欣欣心里不无挫败。她跟傅氏传媒的人事高管关系不错,前一阵拍完傅氏出品的剧,成绩不错,想来傅氏对她也是满意的。

她一直想进一步加深合作——可以是事业上的,也可以是别的什么。

那高管属于前一任CEO派系,对于更换一把手后的现状也有些忐忑。于是两下一拍即合,通过对方牵头,借着他的名义,郑欣欣好不容易才把这位新上任的CEO约出来,谁知道开局会这么进展不顺。

傅准来了这么一会,全程就像听她唱独角戏似得,一直是她一个人在说。

郑欣欣暗暗咬牙,正好侍应生端上第二道菜,她立时眼风一转,笑得不见丝毫芥蒂,马上换了话题:“这道菜味道不错,您尝尝看看,我上次……”

傅准没动筷子,手都没抬一下,直接截断她的话:“我还有事,你自便。”

言毕,起身理着外套走人。

郑欣欣着急:“傅总——”

大步流星的人径自往外走去,对背后的声音充耳不闻。

……

餐厅外,车等候已久。

司机接上傅准,缓慢地开着,没有问要去哪。

没两分钟,简廷轩打来电话,背景音热闹嘈杂:“在哪呢?”

指尖夹着烟,傅准点着火,随意道:“外面。”

“来兰肯坐坐?”

他摁下车窗,没说话。

简廷轩自顾自把包厢号告诉他,催促:“别磨蹭,赶紧来。”

傅准无甚所谓,听那边唠叨了几句,不发一言地挂掉电话,看向窗外夜色。

淡淡的栀子花香味,似乎还在空气里若有似无。

他靠住车椅,垂了垂眼,低声吩咐司机:“兰肯。”

和周小公子离开瑞森餐厅,温识谢绝了他送她回去的好意。她在路边拦了辆的士,周小公子送她上车。

那道温文身影在背后渐远,她才缓缓放下唇角,没力气再笑。

群里一帮人今晚在兰肯有局。

温识不想回家,也不想吃东西,打车到那,包厢里已经开了两座香槟塔。

叶尽桐有事没来,本以为她也不来,一时间乌鸦似得围上来一堆人罚酒。温识半个字都没推脱,喝下两杯顺利被放过,在沙发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

尚盈端着酒杯坐到她身边,感觉她状态不对,“怎么了?晚上桐桐不来,几个谈恋爱的没空来,你怎么也这么消沉?”

温识说没事,手里的酒却不停,喝空一杯又接一杯。

架势不同往常,尚盈猜测:“谁招你了,心情不好?”

她不吭声,默认。

尚盈一脸诧异,见她不想倾诉,有心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和她碰杯,做个安静的酒友。

两个人在角落有一搭没一搭说话,伴随着温识灌自己的架势,一转眼喝了近半个小时。

温识酒量一般,喝得多了,酒意渐渐浮上来。

尚盈还行,见她靠住沙发,凑近问:“醉了?”

温识摇摇头,身子微歪,脑袋枕在她肩上。

包厢里热闹非常。

暖烘烘的,熏得脸越发热。

温识盯着空气,有些迷蒙不清的呆怔,忽地没头没脑问:“你觉得,郑欣欣漂亮吗?”

“什么星?”尚盈愣了一下,“郑欣欣?哦哦……你说那个女明星啊?”

尚盈对她突如其来的话题摸不着头脑,“前阵子她那部什么什么剧大热的时候,我不在群里吐槽过么。只要剧本班底和配角够好,什么乱七八糟的演技都能火。”

尤其郑欣欣那个颜值水平,长得还没温识一半好看,也能被叫仙女下凡。经纪公司真是审美不咋地,营销能力一流。

尚盈奇怪:“怎么突然问这个?”

温识缓慢眨着眼,眼皮有点重,比不过心口坠坠的感觉,嘴唇干得发涩,她哑声说:“没事。”

而后靠着尚盈的肩,不再说话。

叶尽桐不在,送人的重任自然落在尚盈头上。喝到十二点过几分,虽然比平时收场早得多,考虑到温识该回去了,尚盈还是及时打住。

温识喝得有点醉,尚盈把人扶到偏厅,让她在沙发坐下休息。

刚拆了包湿巾,正打算叫代驾,忽地有人叫她:“盈盈?”

尚盈闻声抬头,一顿,“廷轩哥?”

简廷轩和傅准两人从走廊上过来,都穿着笔挺西装。简廷轩是严正斯文,和他隔开半步的傅准则多了几分疏朗散漫的随意气息。

简廷轩靠近两步,瞧见她身边的温识,“喝醉了?”

尚盈苦恼点头,“啊。”

他们今晚在这也有局,简廷轩一通把傅准叫了来,知道傅准在这种场合一向不活跃,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和他一道撤。

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尚盈,旁边还有个喝醉的温识。

没等简廷轩再说话,尚盈手机作响,她接起一听,皱眉微蹙:“……严重不?好,我马上来。”

看看温识,她为难地把目光投向简廷轩:“哥,我回去我那包厢一下,你帮我看着人,我很快回来,行不行?”

温识还算乖巧,垂头坐着,半合着眼,丝毫不耍酒疯,但把她单独扔这肯定不行。

突然被拜托,简廷轩一怔,下意识看向身旁的人。

傅准单手插兜站在两步外的地方,一脸淡淡,仿佛事不关己。

尚盈合十双手乞求,简廷轩犹豫几秒,无奈:“那你快着点。”

得了他同意,尚盈立刻道谢,小跑往包厢赶去。

简廷轩没靠近沙发,取了两支烟,回身递给傅准一支,自己点了一根。

刚抽上没几口,尚盈又给他打来电话。

“廷轩哥,你把我的包拿过哎?我有个朋友喝的胃疼,我包里有胃药,忘记拿了。”

“我是欠你的吧。”

简廷轩无语地在那边连串的拜托声中认命。

包在温识身边,简廷轩近前拿起,走之前,看向默不作声抽烟的傅准,“你看着她点啊,千万别把人单独扔这,我妹非杀了我不可。”

见他没说话,没同意也没拒绝,简廷轩知道他不至于,拿着包送去。

厅里无声,只有吊灯的光在泛着黄晕。

温识坐在沙发角落,眼皮缓慢地眨着,若不是还睁着眼,看起来就像睡着。

傅准抽了半根烟,沙发那边传来响动,他侧眸一瞥,就见沙发上的温识一点一点滑坐到地上。

“……”

眉头微蹙,他站着没动。

猩红的烟尾慢慢往上烧,好半晌,提步走到她面前。

温识坐在地上,迷蒙地看着傅准的脸,脑袋晕乎乎混乱一片,自己也分不清是醒着还是醉了。

她想起追他的时候。

那会儿高中,他高一休学一年转到她们学校,她升进高中部,后来就开始追他。

傅准知道她的名字,她频繁出现,也因为家里的关系,自然而然就晓得了,但她从来没有好好跟他认识过。

几年的时间有多长?

从高一,到大一,再到毕业。

有时感觉快得一眨眼,有时又感觉长得数不清。

她今晚喝了好多酒,喉咙发酸,喝进胃里的东西好像在翻腾,全都涌上头,叫嚣着要往眼睛里挤。

因为年级不同,她连红榜都没有和他上过同一张。现在却有人的名字和他并排出现在同一篇文章里,还和他在私下相约见面。

温识觉得自己像在酸水里泡了一遍,稍微用力一捏就能挤出汁来,酸得自己哪哪都疼。

她以为她早就放下了,其实根本没有。

“傅准。”

她低低地叫他。

傅准没有应,只把烟掐了,摁进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搀她的胳膊要拎她起来。

温识反手握住他的手臂。

灯光明晃晃。

她眼角的微红和其余不必言明的一切,也都明晃晃。

傅准微微垂下眼,默不作声看着她。

她的脸上满是酒晕,朦胧的眼睛里,有一些委屈,又有一些倔强的清醒执迷,微哑的声音不掺任何杂质,落在带着夏天味道的风里。

“……我还是想试一试。”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