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幺见我心周窈陈许泽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温柔是上好的毒药。沉默是最佳的控诉。小说幺幺见我心又名十三幺;幺幺见我心周窈陈许泽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陈许泽有个小名,听说是出生前,陈奶奶和周妈妈在同一个牌桌上先后摸到了十三幺,于是周窈和陈许泽,她占“幺”字,他占“十三”。得知他们曾经有过口头上的娃娃亲,损友差点没笑死。

    幺幺见我心在线阅读

    陈许泽有个小名,听说是出生前,陈奶奶和周妈妈在同一个牌桌上先后摸到了十三幺,于是周窈和陈许泽,她占“幺”字,他占“十三”。
    得知他们曾经有过口头上的娃娃亲,损友差点没笑死。
    陈许泽沉闷冷漠,桀骜自我,对谁都不屑一顾。周窈安静乖巧,在他那待遇稍好,但也只是别人得他一个字,她能得他一句话的区别。
    有天某狐朋狗友突然神秘兮兮来道:“昨晚我不小心撞见他们在角落说话,周窈喝太多醉得过头,一口亲在陈许泽下巴上!”
    损友大惊:“完了,这下他们得绝交!”
    “绝不了。”狐朋狗友顶着一脸世界崩塌的表情,摇了摇头,“陈许泽沉默了三秒,我听到他说——”
    “说什么?”
    “——再来一次,往上亲。”
    变态大魔王X乖巧小青梅
    温馨治愈X我愿为你
    倘若四季你都在,这一生,该很好。

    幺幺见我心全文免费阅读

    陈许泽被邓佳语带人堵在小巷里,表白不成动嘴强吻——吻没吻成不清楚,不到半天时间,这件事就传遍校园。
    平时陈许泽都是和江嘉树那群人一起回家,昨晚落单,正巧碰上邓佳语准备“主动出击”。据人说,她表白的话说了一箩筐,陈许泽丝毫没有反应,她一急之下,垫起脚就冲着陈许泽亲了过去。
    恰逢巡逻的片警经过,一声喝问,行事不检的混混们当即鸟兽四散。
    郑吟吟特意跑来和周窈讨论这件事,然而周窈性格内敛,郑吟吟没能感受到一点谈论八卦的快|感,闲扯一会儿,不过瘾地悻然而归。
    周窈班上几个比较活跃的女生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课间时她们对此展开讨论,八卦口吻和先前的郑吟吟如出一辙,对邓佳语究竟有没有成事,探究兴致十足。
    几个女生凑在一起,眼尾上挑的一位开口道:“哎,你们说他们到底有没有亲到?”
    她旁边的人道:“邓佳语都那样跟别人说了,肯定是亲到了的吧,哇,也不知道当时陈许泽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邓佳语,一个大男生被那么多人围着,还被强吻,不觉得丢脸就不错了,我看陈许泽是永远不可能喜欢邓佳语了!”
    “陈许泽怎么说?这都三节课了,有没跟谁解释什么?”
    留齐刘海的女生啧声:“他那样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解释?我看啊,就算邓佳语在装|逼,陈许泽也不会出来说半句有关的。”
    “是了,他都不喜欢跟别人打交道,哪会解释这种事,亲没亲到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那不就是邓佳语说了算咯……”
    周窈笔尖停顿,视线凝在习题上,而后若无其事,低头认真解题。
    ……
    “额,我肚子好饿,你们呢?”
    “……”
    “……”
    “……”
    几个人斜眼看江嘉树,对他这个烂到极致的话题表示无语。
    大概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事,在这趟回家吃中午饭的公交车上,气氛沉闷。本就不爱闲聊的陈许泽保持沉默,周窈面色平平,看起来对聊天没有兴趣。其他人因为兄弟“受辱”,情绪活跃不起来,足足沉默了三个站。
    被寄予众望的江嘉树试图调动气氛,谁知一开口却这么不中用。
    陈许泽和周窈默然不语,其他人试着接江嘉树的话,尴尬的笑声传了一圈,最后又归于沉寂。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管他们想法多,昨晚赶到时,陈许泽已经做完笔录,面上阴沉得如同夜色,得知发生的事,江嘉树一脚踢起路边的石子,狠骂一句,差点就要当场去找那些人算账。
    报站声响起,到了江嘉树几人换乘的地方,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好选择下车。
    “先走了。”江嘉树拍了下他的肩膀。
    陈许泽颔首,未言。周窈倒是有了点表情,冲他一笑以作告别。
    四站以后,陈许泽和周窈下车,距离巷子口还有几分钟脚程。
    骑自行车回家的学生打着铃从旁边飞速冲过,陈许泽忽然问:“今天中午你家吃什么?”
    “不知道。”周窈道,“我妈昨天没说。”
    “上次阿姨做的茼蒿挺好吃的。”
    “嗯。确实。”
    “……”
    一般这种时候,每当说到这里,周窈都会主动开口问一句“要不要去我家吃饭”,然而今天,她破天荒地沉默,没有接茬。
    陈许泽微微侧头,瞥她一眼。周窈看着路边的树,脚下没注意,绊了一下。陈许泽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臂,扶住她。
    “……谢谢。”周窈抿了下唇。
    两人继续往前走,陈许泽双手插兜,他稍稍耷拉的眼皮遮住半双眼,总是显得对什么都有一种无谓的冷淡。
    不常和他接触的人,很容易被他这幅样子吓着。
    “周窈。”
    “嗯?”周窈转头。
    “没亲到。”
    她一愣,“什么?”
    陈许泽看着前方,安静的侧脸少见的有几分认真。他单手拉开校服拉链,露出里面的那件白衬衫,领子上有一道口红蹭过的痕迹。
    “我爸妈那只有我冬天的毛衣,昨晚没衣服换。”他皱眉,强忍不适。
    “我没被亲到。”他说,“那个女的突然扑上来的时候,我躲开了。她的嘴擦到衣领,没亲到我。”
    ……
    巷子里飘满了饭菜香,有的人家做饭做的早,一家人已经齐聚餐桌,饭做的晚的人家,主妇还坐在门前择菜叶。
    周妈妈正在炒第二个菜,周窈被支使出来倒垃圾,巷口的绿色大垃圾桶还剩三分之一的空。正好遇上巷子另一侧的张婶也来扔垃圾,周窈礼貌叫人:“阿姨。”
    “是幺幺啊,你妈让你出来扔垃圾?”
    “对。”
    “真听话,天天帮你妈做家务,我们家琴琴要是有你这么乖就好了!”
    周窈笑笑。
    张婶打量她一眼,吸了吸鼻子:“哎哟?幺幺你是不是喷什么香水啦,怪香的。说起来我们家琴琴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说是特别好闻,一直追着我要我给她买这个味儿的香水!”
    “没有啊。”周窈笑道,“哪有什么香味。我没有喷香水,就是沐浴乳的味道。”
    “是嘛?很香啊,靠近了就闻得到,像橙子一样甜甜的,香的咧!”
    张婶吸了两口气,又怕把垃圾桶的味道吸进鼻子,半途打住。
    寒暄两句,周窈正要走,张阿姨将垃圾扔进桶里的手一顿,“哎哟,这怎么有件衬衫啊?看起来还是新的呢,谁这么浪费扔了啊……”
    周窈顺着她的视线一看,一件白衬衫露出一半,另一半被她丢进去的垃圾压住。
    “太浪费了,真是的……”
    张阿姨将垃圾丢进去,嘀咕几句,转身回家。
    “阿姨再见。”周窈收回目光,道别完也朝家走。
    那件衬衫她认得,是陈许泽昨天穿在校服里的,除了领口有一道明显的唇膏印记,其他完好无损。
    全新的衣服,沾上了一处他不想要的污痕,就这么被陈许泽干脆地丢进了垃圾堆里。
    ……
    江嘉树和几个狐朋狗友走在回家路上,聊起陈许泽的事,还是一阵唏嘘。
    “许泽这口气不出了,我都替他难受。”
    旁边男生问:“你和他聊过了么?咱们什么去找那帮人?”
    “还没说好。”
    “还没说?”
    “嗯。”江嘉树说,“我昨晚就想去找他们算账了,要不是太晚了,而且后来许泽跟我说,先别急。”
    “怎么,他有别的打算?”
    “打不打算的不知道,反正这个梁子是结下了,不给点颜色看看,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来干这种事,许泽还要不要过了?”
    其他人很赞同:“说的是。天天被堵着强吻,谁都受不了。”
    说到这里,尽管是身为朋友,还是忍不住好奇:“你们说邓佳语到底亲到许泽没?没想到她居然会做这种事!”
    “谁知道。我问他他没告诉我。”江嘉树露出一个不爽的表情,显然不是对陈许泽,“邓佳语那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许泽都不理她,我还以为她早就放弃了呢。”
    “她是自以为聪明,其实就是个蠢货。”江嘉树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她,语气带上了些许嘲讽,“别说许泽本来就烦她,就算许泽原本不烦她,她搞这种幺蛾子,最后也只会被讨厌。”
    “那可不是,喜欢就喜欢呗,哪个男的愿意被那么多人堵啊,不要面子的?”
    “不止因为这个。追人还得对症下药。”江嘉树撇嘴,“她根本不知道许泽吃女生哪一套。”
    其他几个人嘴脸八卦:“不是吧,还有陈许泽吃的套路?”
    江嘉树嗤笑一声,“我跟你们说,我可是门儿清!以前我问过他这方面的问题,他告诉过我。”江嘉树挑眉,“你们不知道吧?他喜欢女孩子抱他。”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江嘉树抱臂感慨道,“说来也是,哪个少年不怀春?虽然是陈许泽,偶尔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个像正常人的瞬间的。”
    他们不太信:“你问这种问题他竟然会回答你?”
    “千真万确!”江嘉树肯定道,“陈许泽自己亲口说的,他说的很清楚——拥抱,带一点橙子香味的拥抱,他很喜欢。”

    幺幺见我心(周窈陈许泽)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走的最急的是最美的风景,伤的最深的是最真的感情。

    赞(1)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