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霖墨染宸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阿霖墨染宸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墨染相思江南远(已完结)全文阅读,作者“墨染溪玥”。该书主要讲述了: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她是前世今生专为与他相遇的奇女子……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阿霖墨染宸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公子久等了。”阿霖微笑着行了一礼,换了一身行头的她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姑娘无需客套,唤我墨染吧!”墨染宸看着盛装的女子,忽觉眼前一亮,施施然走了过来,带着阿霖往不远处的亭子走去。

白色石子铺就的小径踩上去很舒服,路旁的花园里各色鲜花芳香扑鼻,以兰花居多,其中很多名贵品种阿霖都不曾在别处见过。园子里的下人都很有默契的集体失踪了,有眼力见的谁也不想杵着当灯泡。

“看来公子,啊不,墨染哥哥也是个爱花之人,府中这些兰花养护得这么好,定是你珍爱之物吧。”阿霖改了称呼,笑眯眯说道。

“姑娘也喜欢兰花吗?”墨染宸嘴角不自觉勾了起来——墨染哥哥,这个称呼他喜欢!

“喜欢啊,兰乃是花中君子,谁不喜欢,墨染哥哥叫我阿霖就好,左右我在这里还没有认识的人,若能和你成为朋友,那真是人生一大幸事!”阿霖喜欢笑,一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是自然的暖意,看得人顿生亲切之感。

“如此甚好,霖儿是我的恩人,大恩不言谢,你既唤我一声哥哥,我自当视你如亲人。”两人边走边聊,行到亭子里坐了下来。

白玉的案几上摆着几盘精致的点心,配着花茶淡淡的清香,成功地勾出了阿霖的馋虫。

“尝尝!”墨染宸好笑地看着阿霖两眼放光的馋样,亲自给她拿了一块桂花糕,“这个季节最适合吃桂花糕了,府里的厨子菜做得不错,做糕点也是一绝。”

阿霖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确实不错,软软糯糯,甜而不腻,带着桂花特有的甜香,是她喜欢的口味。虽然她素喜吃辣,对甜食比较挑剔,却也赞不绝口:“墨染哥哥你也来一块吧,真的好好吃啊!”

“我很好奇,你除了这个还有别的爱好吗?”墨染宸接过桂花糕,笑着端起茶杯,送到阿霖手里。

“别的爱好,有啊,墨染哥哥不是见识过了吗!”阿霖一脸坏笑地看着墨染,敢笑话她能吃,哼!

见识过了?对了,紫竹林里那一大群马蜂。墨染宸失笑:“原来霖儿的爱好是养蜜蜂?”

“不用我养,它们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但它们听我的话,只要我招呼一声,方圆几里的蜂群都会飞过来找我玩的!”阿霖得意的笑道。

“哦,这么厉害!”墨染宸失笑。他并不觉得惊讶,民间能人异士多了去了,召唤蜂群咋一听很神奇,其实很多养蜂人都能做到。他不知道的是,阿霖的能力并不局限于蜜蜂,只要她想,天下会飞的生灵多半都会听从她的召唤。

“墨染哥哥别小看我,马蜂什么的只是小菜一碟,你等等啊。”像是看出了墨染宸的戏谑,阿霖有些不悦——看来不露一手,还要被小瞧了去,没见过世面的家伙。阿霖抬起茶杯,猛灌了一口,运足力气吹了一声长哨,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一脸不信的墨染宸:“墨染哥哥莫急,你默数五个数看看。”

此地隔着山林毕竟有一段距离,再快的老枭飞过来也需要时间的。

墨染宸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在心里默数起来,没等他数到五,一阵扑棱翅膀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一只漂亮的雪尾鸢收起翅膀停在了紫衣王爷的肩膀上,歪着头用一双明亮的红眼睛看着对面的阿霖。

阿霖也歪着头瞅着这只个头不算大,却十分灵敏的鸟儿,它有着黑白分明的羽毛,除了翅膀带有黑色的花纹,从头到尾毛色雪白。这种鸟儿具有高超的飞行和滑翔能力,振翅空中悬停的绝技更是鹰类中独一无二。此刻的它,收起了作为一个猎手所有的攻击性,大概有些好奇阿霖招呼它来做什么。

墨染宸一脸震惊地看着一人一鸟在他面前眼神交流,这回他相信这姑娘不简单了,要知道鸢这类猛禽是极难驯化的,数量也很稀少,而且眼前这一只明显是野生的,它的眼神带着一个捕食者才有的犀利。

阿霖拿起一块桂花糕,送到雪尾鸢面前:“我知道你爱吃肉,但是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的,试试看嘛!”见那鸟儿傲娇地把头扭到了一边,她也不生气,耐心地把糕点又送过去。

如此几番,雪尾鸢终于妥协了,勉为其难地啄食了一小口,然后甩了甩头哀怨地看了阿霖一眼。

“明知鸢是肉食性的鸟类,你还逼他吃糕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墨染宸忍住笑,看着阿霖把剩下的桂花糕塞进自己嘴里,打心里替这只鸟儿觉得委屈。雪尾鸢通人性地跳到墨染宸小臂上,转过头,用嘴碰了碰墨染宸的手指,像是对他的说法表示赞同。

“我就是喜欢强鸟所难怎么了嘛!而且我是觉得光吃肉对身体不大好,再说这桂花糕那么好吃,换了别人我还不给呢!”阿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起来,笑眯眯伸出手和墨染宸一起给雪尾鸢顺毛。

“既然墨染哥哥那么喜欢,不如就收养阿鸢吧,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了。”阿霖打蛇随棍上,一高兴直接把她费力召唤来的鸟儿卖了。

“送给我,他会听我的话吗?他是你召唤来的会不会只听你的话?”墨染宸满含深意地看着阿霖,心里想的却是——留阿鸢不如留你,你若愿意留下来和我一起养他,岂不妙哉!

然而毕竟是萍水相逢,已经自作主张把人带到了王府,再强加挽留似乎太过唐突。而且阿霖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宸王府,更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有心没有道破就是想让她自己发现,看看她的反应。

这来路不明的丫头已经成功地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不想过早的让身份成为他们之间的隔阂。虽然让她知道是早晚的事情,墨染宸还是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先和她交个朋友。

王爷这个身份虽然尊贵,却不是他最在乎的,有些人对他趋之若鹜就有人敬而远之。他希望这姑娘不是这两种,而知道了他的身份还能真心把他当朋友的人真的不多。

不知是不是墨染宸的心思打动了老天爷,总之,他幸运地留住了他想留下的人,以及那只叫阿鸢的鸟。

原来阿霖一直没跟他提要回家是因为她在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家,倒也不是说她是孤儿或者居无定所的乞儿——看着也不像。问及她家住何处时,阿霖神秘兮兮告诉他:她家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离都城远的不得了,隔着千山万水,大漠黄沙……总之一句话,她不是这个地方的人。至于来这里干什么,阿霖卖了个关子,“墨染哥哥问那么多干什么,不是说要报救命之恩吗?阿霖倒是有个好主意。”

然后阿霖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就自得其乐在王府住下了,因为她不知道这是王府嘛!

宸王府嘛,当然比什么酒肆客栈气派多了,重点是不愁吃喝,还不用付钱!

“墨染哥哥,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地方吗?”接下来的几天,除了下人和丫鬟,阿霖没有在府上见过墨染之外的人,她并不知道这是某人特意安排的,只隐约觉得她的墨染哥哥似乎不是普通人。

三五日相处下来,两人品茶,下棋,喂鱼,养鸟,日子过得似神仙般逍遥,直到……

“墨染,听说你有了美人相伴,日日红袖添香,都快忘了自己的好兄弟了!”来人一身白衣翩翩佳公子,剑眉星目好样貌。虽不如墨染宸那么出尘入画,却也是让人过目难忘的俊朗潇洒。

正在提笔作画的阿霖抬起头,“墨染哥哥,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吗?长得倒是不错!”阿霖放下手中的画笔,心里腹诽:不过,还是没有墨染哥哥好看。

“哪里来的乡野丫头,竟然直呼宸王名讳,墨染是朕的亲哥哥,我桑黎国卿封的王爷,不是你能随便叫的。”说完不顾墨染宸难看的脸色,咄咄逼人地看着阿霖。

“我,你们……宸王,宸王怎么了,既然把我当朋友,怎么就不能叫名字,我就叫墨染哥哥怎样,你能奈我何?”阿霖气鼓鼓地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九五之尊,没有丝毫要行礼的意思,左右她又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好你个墨染宸,竟然不告诉我你是王爷,拿本姑娘当傻子耍,还救命恩人,真是气死我了!阿霖瞪了两人一眼,一甩袖子转身跑了。你们两兄弟慢慢聊,国家大事我不参合,本姑娘先走了。

“皇上,你何必……”墨染宸无奈,摇了摇头追了出去,丢下了看好戏的某人。他是打算让阿霖自己看破身份的,但没想到是这么个破法。

“霖儿,别走,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希望你留下来,我的身份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就是怕你介意。”墨染宸踩着满地的落叶追上了蓝衫姑娘,其实是阿霖自己放慢了脚步,她想起墨染宸身上的伤,刚刚痊愈的人最忌急火攻心。

“墨染,哥哥,宸王殿下……”阿霖有些落寂地看着他,她本来很想多留些时日,自从来到这异国他乡,举目无亲,好不容易有个聊得来的人。

片片飘落的黄叶落在两人身上,如枯叶之蝶生命燃尽最后的挽歌,原来秋意真的已经很浓了。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在你面前,我只是墨染,好不好?”喘了口气,忍着发闷的胸口,墨染宸满怀期翼对着她伸出了手。

“墨染哥哥,再会。”阿霖看着他挤出一个有些疏离的笑容,给她些时间吧——其实他是什么人她真的不介意的,只是……

遇见是两个人的事,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遇见只是一个开始,离别却是为了下一次遇见。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看了一眼高悬的门匾,宸王府三个字有些刺眼,她怎么那么神经大条啊!阿霖逃也是地回到了日前落脚的客栈,墨染宸没有追来。

不知为何,一颗心空空荡荡,面前的小食也少了些滋味,她突然,不想留在这里了。拔下头上的玉兰簪子,簪子上有三个古篆的小字——莫染尘,“墨染宸”,出神了片刻,就算要走,也是明日的事儿了。算了,不想了:“店家,给我拿壶好酒来。”

“得嘞,姑娘稍等!”

宸王府,某人一脸不悦:“皇弟,这下可满意了?”墨染宸负手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桑黎国的一国之君。

“皇兄这是怪我这个做弟弟的搅了你的好事吗!这么说,我们宸王殿下这回是真的动心了?王兄若真看上了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要把她找回来又有何难。”

“本王不会逼她做任何事。”丢下一句话,紫衣王爷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哟,生气了!”真是好心没好报,你难道还能瞒她一辈子不成。

入夜,某客栈,一身夜行服的王爷身手矫捷地翻进了客栈的客房。房内弥漫着一股不太浓烈的酒香,躺在床榻上的姑娘翻了个身,醉意朦胧地喃喃:“风临,墨染,墨染哥哥~”

黑衣人闻声一愣,脸上的神情变了数变:“霖儿,我在。”小心地扶起榻上的人,让她靠在自己肩上。他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了来,还是那神出鬼没的雪尾鸢带的路,怕她一个人不安全,却没想到,她还喝了酒。那一声墨染哥哥已经成了魔咒,激起他内心最深处的波澜。

听了他的应答,阿霖像是放下心来,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睡得安稳了,还在他肩头轻轻蹭了蹭,真是像只猫儿。墨染宸看着怀中的人睡熟了,半晌才不舍地放下,给她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夜凉如水,桑黎国的深秋已经如约而来,客栈旁边的河水冒着冷气,河面上漂着枯黄的落叶,黑衣人停在一座石桥上,盯着河水出神。流水落花春去也,这个秋天似乎有些差强人意。

也罢,知道了也好,早晚也是要知道的,只要她还留在这都城,住哪又有什么区别,还不是在他眼皮子底下。

阿霖并不知道某人来看过她,醉过之后她觉得心情好了很多,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地逛大街去了。来桑黎国不过月余,她已经很喜欢这个地方了,这个国家和她的母国完全不一样,有着分明的四季,因为都城遍植桑树,养蚕人特别多,阿霖猜测这也许就是桑黎这个名字的由来。

溜溜达达到了河边,这个时节来的人很少,阿霖在一颗不十分粗壮,长得很有个性的柳树下坐了下来,烟柳是此地有名的景致之一。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可惜现在不是春天,要不要留下来呢,好想看一看来年春归,这里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色……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