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修仙小神医 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阅读 修仙小神医 最新章节列表

第1章

我叫李二狗,今年十六岁,因为老爹老妈不争气,一个成天只顾着喝酒,一个成天只想着打麻将,两人都不管我,将我扔给了上了年纪的爷爷。也为此没上过啥学,成天就山里山外地瞎蹦跶。虽然字认得没城里的娃厉害,但是我敢说,就李家村上下打老少爷们加起来,看过的女人也没有我多。

而且,不是我吹,这些年我看过的女人比走过的独木桥还要多。

嘿嘿,要说我这福气一般人真是享受不了,打小一被沙子迷住眼睛,就喜欢求着身边的婶子给我吹个眼睛止疼。

那时候,我爷爷李大福是李家村数一数二的老神仙,眼睛不瞎,但算起命来一点儿不比瞎眼的算命先生差。乡里乡村的遇到个大事儿小事儿总喜欢到我家找爷爷算上一卦,时间长了,大家都会卖我爷爷几分面子。

所以,在我爷爷死掉以前,我差不多跟全村大小媳妇都打过交道,加上我人小嘴甜,村里的大小媳妇都爱跟我聊天。兴许因为我是小孩的原因,这些女人在我面前什么荤话都敢说,导致我现在对男女之间的事看得比谁都透。

但老实说,除了头几回我真是被沙子迷住了眼睛,搞得眼睛睁不开,后来的几乎全是我故意装的。

当时我年纪还小,就觉着女人身上的味道香香的,闻起来就像过年才能吃到的大馒头,就忍不住装起傻来,总想找个机会多在她们身上赖一会儿。毕竟,一年到头,只有过年我才能吃上馒头,平常时间吃不到,闻闻总算是可以的。

只可惜,没多久我爷爷就死了,而且死得特别突然。本来那晚就下着大雨,我爷爷不知道怎么想的,半夜三更就一个人瞒着大家偷偷跑到后山去,结果被雷劈了,人直接就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幸亏,半道儿上有根树桩子拦着,把我爷爷的尸体拦在了山腰子上。

不然,我跟李家村的老少爷们上上下下不知道得走多少冤枉路,才能找到我爷爷的尸体。但可惜,我还是来晚了一步,我爷爷的一条大腿跟一只眼珠子全被山里的野狼掏了。

跟我一同来找爷爷的乡里汉子说,我爷爷是泄露了太多的天机,才会落得一个尸骨不全的下场。我也不晓得这句话是真是假,但爷爷确实曾经说自己泄露了天机,而且还是为我算卦泄露的。大概就是,只要我留在村里,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现在想起来,爷爷要是真的因为泄露天机惨死的话,那真是老天爷的眼睛瞎了。

老实讲,我真的觉得我爷爷这一卦错了,现在留在农村里头,哪有什么发展前途。但不管怎么样,我是打心里不想离开李家村的。毕竟,离开了李家村,就离开了全村老老少少对我好的婶婶们。

爷爷死了之后,我基本就成了个孤儿。

不过还好,这些年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我几乎跟李家村的女人都能搭讪几句,关系好的,我甚至还可以香一个嘴巴,蹭吃蹭喝更是不成问题。不然指着我那对成天不着家,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爹妈,我铁定早饿死了,哪儿还能像现在这样逍遥自在,今天在西家婶子家讨点吃的,明天到东家小媳妇整得喝的。

扎推在女人圈子里的日子,就是爽啊!

还真不是我往自己脸上贴金,一般的老女人,我还不稀罕得搭理她。也许,真像我爷爷说的,我天生身上带着一股子福气,凡是给我吹过眼睛的婶婶们,哪怕是成天在野地里干活,她们也没晒成木头碳子,反倒是越来越来诱人了,简直就像林子里的桃子,水嫩嫩的。

但是,我虽然喜欢跟女人说荤话,但是村里的一枝花李湘湘却是个例外。

说起李湘湘,我的心里就一肚子火。二十六岁还没嫁出去的老姑娘,大学毕业后也没找到个工作,一门心思地就想往城里面跑,可惜就是个乡下丫头的命。仗着老爹李强是村长,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本来,我跟她是进水不犯河水,毕竟大家搁一个村儿住着,他爹多少还算是个官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就算平常那老女人就算是翻着大白眼瞅着我,我也不愿意多跟她计较。

可他娘的,我忍了几次,这老女人竟然把我当成软柿子捏。上次下大雨,我就脚下不留神一滑,没管住自己的手碰了下她的小屁屁。好家伙,李湘湘登时就表现得跟烈女一样,转过身,就赏我一耳光子,冷着脸骂我癞蛤蟆。

妈了个巴子,就算是李家村的女人全都死绝了,我也不稀罕占她一丢丢的便宜。哪怕,我不得不承认,李湘湘这女人的翘~臀摸起来手感就是好。

嘿,我正愁想不到法子报一耳光子的仇,李湘湘这老女人倒自己送上门来了。说来也巧,大下午的,天气又热,我便下河摸了几趟小鱼,打算多整点小鱼,晚上拿给隔壁屋的田婶,到她家里凑合一顿。

刚从河里爬出来,我就看到李湘湘鬼鬼祟祟地走进玉米地里。我忙套上大裤衩,光着上半身,就跟了过去,走进玉米地里一看,顿时如遭雷击。

李湘湘幽会的对象竟是招摇撞骗的胡小天。他娘的,胡小天说是胡家村的赤脚大夫,其实就是个混混,压根儿半点医术没有,在城里混了两三年,然后一回村,就到处嚷嚷着自己跟城里的大夫学了医。

好家伙,胡小天一见到李湘湘,直接就上手帮着李湘湘脱衣服。

“真的要脱衣服么……不脱行不行?”李湘湘刚解了个纽扣,就磨磨蹭蹭起来。

“姑奶奶,你爹可是村长,借给我胡小天十八个胆子也不敢占你便宜!再说哪有检查身体,还不脱衣服的!”

胡小天嘴上一本正经地说着,手上却一点儿不老实。两只猪蹄子一直在李湘湘的身前蹭来蹭去,贼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片雪白的美景,睁得眼珠子都恨不得要掉下来似的。

奶奶个腿儿,真不知道李湘湘怎么想的,是不是脑袋瓜子进水了,胡小天随便胡诌了几句话,她立马就答应了,缓缓地解开了自己的衬衫扣子。

“刷”的一下,雪白的两只大馒头猛地蹦出来,看着跟小山堆一样,直挺挺地挺立在身前。他娘的,要不是为了抱李湘湘的一巴掌之仇,我怎么着也得跑出去捏几把。

胡小天表面一副正色的模样,但那两眼睛里简直跟喷火一样。

李湘湘扭扭捏捏地解开了腰上的小腰带,将腿上的牛仔裤,一点一点地退了下来……

奶奶个腿的,这个李湘湘平时看起来挺保守的,想不到还是个闷骚的人,竟然还雪人家电视上的人,里面打底的小衣服竟然是雷丝的。

别说是胡小天恨不得把眼睛瞪得跟电灯泡一样大,连我在一旁看得都起了反应,一瞬间硬了。

“奶奶个腿的,真大!”胡小天激动地压上了李湘湘的身体,粗鲁地揉捏着李湘湘身前的美景。

“嗯……”李湘湘闷哼了一声,断断续续地说道,“那个……这也是在检查吗……?”

“可不是,我还能是欺负你不成。”胡小天一边揉着李湘湘身前的美景,一边睁眼说瞎话。只说了几句话,胡小天的另一只手也不老实,溜到李湘湘的小蛮腰上。

李湘湘连个对象都没有,哪里懂得男女之间的事,就大开着身体,任由胡小天摸来摸去。只不过,胡小天的手法太奇怪,整得她浑身有些发软。

空气里,飘散出一股奇特美妙的味道。我虽然也没有交过女朋友,但并代表我什么都不懂,我甚至知道这味道来自李湘湘的身体。他娘的,李湘湘这个老女人刚刚嘴里还说着“不要,不要”,不过片刻就变成了“快点,快点”。

偏偏,胡小天就是个爱搞事儿的主,非得逼着李湘湘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想要。不然,就卡在最后一道门,愣是不愿意动一下。

李湘湘怕是撑不住了,捂着脸颊承认道:“想要……”

我咕咚咕咚地咽了咽口水,奶奶个腿的,这么香艳的画面,是要憋屈死小爷哦!

正当我看得起劲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一条小青蛇,在我的大腿里侧狠狠咬了一口。

“啊……!”

我忍不住痛,大喊了一声,震得整个小树林都晃了一晃。

那头的李湘湘和胡小天自然也听见叫喊声,胡小天被这一声鬼吼吓得直接射了,两人慌慌张张抓起衣服,就朝小树林的另一头跑去。

第2章

奶奶个腿,被小青蛇这么一咬,我顿时就忍不住嚎了一嗓子。还没等我缓过神来了,脑袋瓜子里面的出现一本《透视仙法》,乖乖个咚滴咚,难道这就是爷爷要我留在村子里面的原因?

不过书上再怎么精彩,也比不上我眼前亲眼瞅到的一幕刺激。可惜,偏偏我嚎的一嗓子,正巧卡在男女干那事儿的关键档口,躲在玉米地里面的李湘湘受不住惊吓,朝着胡小天的裆~部猛地就踹了一脚丫子,疼得胡小天忙捂着自己的宝贝疙瘩满地打滚,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已。

嘿,我瞅着胡小天那怂样,就猜保不准李湘湘再用点儿力气,他的宝贝疙瘩就没了。不过,李湘湘那小蹄子真是个自私的主儿,看见胡小天疼成这样,一点儿都不担心,扯了地上的衣服就往树林子里面钻。

一场好戏就这样被一条小青蛇给搅黄了,真他妈的可惜,好在农村里面的小青蛇没什么毒。不过虽然没有毒,但是这伤口还是得处理。我捂着伤口,一瘸一拐的开始朝村子上走去。

还好这玉米地离村子没有多远,跑到村子上的时候,村子上的小诊所正好开着门白白水仙正在里面给村子上的王大爷看病。

王大爷七老八十的人了,竟然还一眯着一双贼眼睛脸,正色眯眯地看着白水仙看。

白水仙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外面套着医生的白大褂,胸前的两颗纽扣没有扣,露出了面前藏在连衣裙下面的雪白。

这个老不正经的!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假装伤得很重,直接整个人朝白水仙身上倒去,搁在白水仙的王大爷的中间。

白水仙在给王大爷输液水,正在抚着王大爷的手腕,往王大爷的手臂上扎针。因为没有注意到我倒过来,所以扎在王大爷手臂上的针被我的身体一压,给压歪了,针没有戳上王大爷的静脉,痛得王大爷差点跳了起来。

白水仙一把接住我的身体,我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闻着那两只雪白之间传来的幽香,忍不住在心里一阵窃喜。

“狗蛋,你咋的了?”白水仙扶着我,担心地问道。

旁边的王大爷,气得恨不得都要跳起来踹我两脚了,大骂道,“小兔崽子,没看见爷爷坐在这里让你白婶扎针呢啊!你这一倒差点没把我给戳死!”

我没有理睬气急的王大爷,依旧假装伤得很重,连说话的声音都跟着压低了嗓子,故意弄出一副难受的样子,“白婶,我……我被个毒蛇咬了……”

我故意说得有气无力的。估计是我的演技太好,还真就把白水仙给唬住了。她紧张的将我身体负了站起来,在我的身上看了看,“狗蛋啊,你哪里让蛇给咬了?”

在一旁的王大爷简直气得暴跳如雷,上来想把我拽到一边,“你信他的鬼话呢,这小子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八成又是在忽悠我们玩呢!”

王大爷显然不相信我的鬼话,一个劲的将我往边上拽。他一把年纪了,力气还不小,几下子晃得我头都晕了,在让他晃下去,估计我得让他晃吐了。

不成,我可不能栽在这个糟老头子的手上,况且,这老色鬼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想老牛吃嫩草,欺负我的白水仙。

我继续抱着白水仙,耍赖皮似的把头死死埋在她怀里,女人身上特有的幽香顺着我的鼻子蹿了进来,真他娘的香啊!

我忍不住睁开了一直眼睛,瞄了一眼白水仙那两雪白之间的深沟。结果怎么着,我竟然不止看见了那道若隐若现的深沟,竟然还看见了白水仙裙子底下那枚红色的小内。椭圆形的钢圈紧紧罩住白水仙面前那两只沉甸甸的白面馒头。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猛地从白水仙的怀里起身,双眼紧紧看着白水仙的面前。

没错,我真的能看到白水仙衣服里面的小内,甚至还能透过小内看见在那一圈罩子底下的雪白。

奶奶个腿,老天竟然这么给力,让我竟然可以透视!

我忽然忍不住笑了,这他娘的,以后我岂不是要走运了!

白水仙看我突然笑了,还笑得这么诡异,不禁心里有些发毛,以为我是中什么邪了。紧张的看着我说道,“狗蛋,你这是咋了,你别吓婶子啊。”

王大爷就不同了,直接一巴掌拍着了我的脑袋上,语气不善地说道,“你个小兔崽子,抽啥风呢,鬼笑个啥?!”

被王大爷的这一巴掌打了回过神,我有些生气地瞪了王大爷。这个老西,下手还挺重的。我转身正好看见了王大爷松松垮垮的黑裤子底下,他家的小家伙已经抬着头。只不过,因为他的裤子比较松,所以从外表看,看不出什么。这个老色鬼,就知道他对白水仙没安啥好心。

我懒得搭理他,转头将目光落在白水仙身上。如今得了这么厉害的能力,可不是用来看糟老头子的,当然得死死盯着白水仙了。

此刻白水仙在我的面前,简直就像是剥了皮的玉米一样,身上的美好压根儿就藏不住。雪白又美妙的肌肤,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丝的赘肉,还有接着再往下……

我的目光一点点往下移,眼看就要落在小腹的下面了,白水仙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语气焦急得不得了,“狗蛋啊,你到底咋了?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被蛇咬了,毒性进入身体,舌头给毒麻了?”

“婶子,刚刚伤口有些疼,疼得我一时开不了口。”我胡乱编了个理由说道。我要是再不说话,估计白水仙都要急哭了。

“伤口在哪里,快让婶子帮你瞧瞧。”

我把大腿伸到白水仙的跟前,让白水仙给瞧瞧。伤口已经不往外流血了,但是,伤口周边明显肿了,还肿了好大一块。虽然没有我表现的那么疼,但确实还是有点痛的。

白水仙在伤口上挤了挤,发现两个小孔里面已经挤不出血了,“啥时被咬的?”

“就刚刚,在河边。”

“看清楚是啥蛇了不?”

“看清楚了,是一条青色的没有花纹的小青蛇。”我想了一下说道。

“没有花纹,就是条小青蛇,那还好,没啥毒,不过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防止伤口感染。现在是夏天,流汗又多。”白水仙说着就要准备去拿消炎的药水。

王大爷本来以为我唬人玩的,结果发现我的大腿上确实有两个蛇咬的小孔,也不好再说什么。白婶现在忙着帮我清理伤口,一时半会儿又顾不上他,再说他本来也没啥毛病,就是想来蹭几口白水仙的豆腐的。

“你现在这边有事,那我就等你不忙的时候在过来吧,反正我这也不是大毛病。”王大爷跟白水仙说道。

白水仙点了点头,“那行,王叔,您过会儿再来吧。”

第3章

王大爷走了以后,白水仙让我坐在一张一床上,还让我躺了下来,说这样更方便她帮我清理伤口。于是,我便在床上躺了下来。

白水仙转身去兑药水了,我看着她一扭一扭地朝着药柜走去。

如今,我有了透视眼,白水仙那丰满的身材在我面前一览无余,那线条优美的后背,就像电视里说的那S曲线一样,完美无缺。再往下,那两瓣雪雪白的雪白像是发好面的大馒头似的。娘的,那要是能抓上一把,一定贼柔软,贼舒服。

我正美滋滋地想着,白水仙已经转过身来,手里拿着红药水朝我走来。

白水仙端着一小碗红药水,用棉签沾了一点,然后抹在我的伤口上。

红药水里带有酒精,抹到伤口上,那叫一个疼啊。

我忍不住皱紧了眉头。白婶看见了,笑着说道,“狗蛋,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白水仙一笑起来,就露出了面颊上的两个小酒窝,别提有多好看了。

瞬间,我就忘了伤口上的疼只一个劲的看着白水仙那好看的脸蛋。尤其是她那双又圆又大的丹凤眼,眼球乌溜溜的,像一对乌黑的玻璃球。

白水仙被我看得不太好意思了,嗔怪的说道,“狗蛋,你老是瞧着婶子干啥?”

“因为婶子你好看啊!”我眼睛眨都没眨的说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白水仙确实好看,在村里面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漂亮。只不过,可惜的是这么好看的女人,竟然嫁了个不中用的男人。

她男人干事儿不行,结婚挺长时间的,一直要不了娃。就因为这事,她男人在村里面就被人叫成了软蛋,后来没多长时间,他就扔下白水仙一个人,跑到城里面打工去了。

白水仙被我没个正经的样子一下子逗得笑了出来,“小嘴甜的,跟吃了蜜似的,就会哄婶子开心!”

我继续嬉皮笑脸的说道,“婶子,你咋我吃了蜜了,我这小嘴确实可甜了,要不我给婶子也尝尝。”说着,我就假意撅起了嘴巴。

白水仙被我的话臊的满脸绯红,帮我擦伤口的手不由地多加了几分力道,在我的伤口上狠狠按了一下,假装生气的说道,“让你再跟婶子胡说八道,没大没小的!”

“哎哟!”我疼得叫了一声,哭求道,“哎哟,我的好婶子,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个傻小子计较啊!”

白水仙当然不会真的跟我生气,很快脸上又露出了小脸,说道,“狗蛋,你老实跟婶子说,是不是背地里干啥坏事了,不然怎么会被蛇咬了,还是靠大腿处。”说这话的时候,白婶的眼睛一直在瞟向我的双腿之间。

我连忙摆着手,“婶儿,您可冤枉我了,我真的没干啥坏事,也就是在河里摸点小鱼小虾,谁知道就碰上了一条该死的蛇啊。”

“真的?”白水仙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明显是不相信我。

“可不是真的嘛,天地良心啊!”我对着天花板竖起三根手指,假装发誓的说道。

白水仙替我清理好伤口以后,找来了白纱布,将我的伤口处给缠了起来。白水仙柔软无骨的小手,每碰一下我的大腿,我的心里就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痒的,刚清净下来的心忍不住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我闭了闭眼睛,在脑海里酝酿了一下,然后在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白水仙还是什么都没穿似的,坐在我的面前。他娘的,也不知道白水仙平时洗澡拿的什么香皂洗得,皮肤雪白雪白的,身上又香香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往下看去。

白水仙的下身穿着一件跟上身配套的里裤,也是枚红色的,巴掌大一点,压根儿就包不住她浑圆的翘~臀,愣是勒出一条印子,把两只浑圆的翘~臀分成几瓣似的。

我又闭了闭眼睛,想再看更里面的……

.

赞(16)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